>娱乐>>正文

公开制造淫乱的他到底有多牛X

原标题:公开制造淫乱的他到底有多牛X

周末,叔补了一部前段时间出的剧,简直牛X到没边了。

一部剧让人深切感受资本主义的骚操作——一百多人建城市修机场搞荒野乌托邦世界。

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最让人感觉震惊的是,这还是一个六集纪录片,七小时还原真相,非常震撼人心。

《异狂国度》

众所周知,美国有着极其包容的宗教氛围,也因此助长了不少“邪教”的滋生。这部纪录片就是关于80年代曾经在俄勒冈州的沙漠中建起一座城市的奥修教,最终在和政府的冲突中,他们败下阵来,结束了对这座乌托邦之城的统治。

在看这个纪录片之前,叔对这个事件的大多数了解来源于官方的定性。

关于这个事件官方的评价是:

最大的投毒案、窃听案、移民诈骗案

而这个纪录片可贵的是它让冲突双方都有了发言权。

全片都是事件中不同立场的人士的讲述,没有一句旁白。

它以客观的视角将这个事件的信息抛给观众,让观众自己去判断。

奥修原名叫阿恰里亚·拉杰尼希,此人1931年生于印度,他口才一流,大学学的是哲学,之后做过几年大学的哲学系教授。

某一天他突然宣布自己开悟了,然后从学校辞职,搞起了宗教事业。

口才一绝,思想脉络清晰,再加上“开悟”,他的宗教壮大的相当快。

当然,这也得益于他那个很像一回事的宗教教义。

他的教义是倡导创新、科技、包容、尊重,打破一切不平等,反对各种歧视,并且追求的是真正的自由

他还支持性解放,反对婚姻制度,提倡享乐主义。

号称性高潮是达到最高自由的路径。

也因此淫乱成为了奥修教的一个代名词。

虽然奥修教被美国定义为邪教,也被世界上很多国家禁止,但在其实如今依旧有人在信奉奥修的教义,甚至以此来修行,他写的书也还在售卖。

奥修教在印度迅速发展起来之后,引起了正统宗教和政府的不满,于是奥修以治病为名带着一批忠实信徒来到了美国开拓事业。

他们想要利用的是美国宪法中的一条:只要有150人就能建立自己的城市

也因此有了我们纪录片中这些人亲历的故事。

安特洛普是位于美国俄勒冈州的一个小镇,小镇的固定居民也就50来人,大多是退休后在这买房定居。

以当地居民的视角来看,奥修教的到来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对于他们而言开始是有钱人在这里买下一个农场,这个农场地势崎岖,一片荒凉。

然而不断的物资运进这个本来荒凉的地方,一座荒野之城就这样逐渐形成。

在很多人眼中,信奉邪教的人或许都是些疯子或者容易被蛊惑的傻子。

但是奥修教的教徒构成却恰恰相反。

他们当中有太多的知识分子和有钱人

各行各业的精英都在其中,大家各尽其力,逐渐把这个乌托邦之城建了起来。

他们甚至在荒漠上修建了完整的水电系统,开辟农田,利用科技。

他们的到来打破了小镇的平静生活,餐馆都被收购成为了教徒聚会的场所。

对于小镇的居民而言,他们无疑是入侵者,二者的矛盾也逐渐激化。

小镇居民为了自己的领土不被侵占,想的办法是民主投票。

结果却反被教徒将了一军,完全将行政权拱手让人。

这个地方成为了教徒们的极乐之所

这里当然在实行着奥修教义中的“性解放”,无处不在的肉欲横流,教徒们在这片土地上追求着自己的“自由”。

当然,他们没有说只顾着享乐,其他东西也在同步发展。

除了形成自己的政府管理,他们还要在媒体上输送自己的理念,建立自己的形象。

然而他们最终还是触碰到了美国政府的底线。

以美国的国情来看,他们跑到小镇上自己乱交一下开发一下,好像也没什么。

但是他们操纵小镇选举,试图建立自己的政权,收容越来越多的人,这份野心明显触碰了底线。

有意思的是美国政府最后赶走奥修动用的是移民法的条例,而不是以打击邪教为名。

除了奥修之外,这里面还有个关键人物——希拉

这部纪录片也给了她大量镜头,大量发言机会。

她话语本身的可信度就需要我们观众自行判断了。

希拉其实对宗教没什么执念,她坦诚自己是一个经营者,她本身更多的是对奥修本人对崇拜。

她在16岁第一次见奥修时就被迷住了。

如果说在这个故事中奥修是贯穿始终当之无愧的男主角,那么绝顶聪明的希拉绝对就是女主角。

她16岁认识奥修,之后逐渐被提拔,成为他的秘书,甚至发言人——为了保持奥修讳莫如深的神秘形象,总有一个人要替他说话。

貌不惊人的她却是教徒门在荒漠中开天辟地的最大功臣,她更像一个果决的政客,始终站在风口浪尖接受挑战。无论是武装训练、经营管理还是控制人心,她都很有一套。

甚至还有当地人士把她和希特勒相提并论。

虽然夸张,但也能窥见她的厉害之处。

当然,教徒们能够做到建造城市这种逆天的事,主要功劳还是因为大家拥有高度统一的信仰,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开创者。

在片中我们看到后期的希拉无法接受失败,甚至采用了投毒的方式,试图逆转局面。她的铤而走险也导致了和奥修的决裂。

最后奥修被驱逐,而希拉进了监狱。

不得不说这个人极富戏剧性,所以也得到了纪录片制作者的青睐。

多年后,她再站在镜头前,依旧可以口若悬河逻辑缜密

教徒们的过多出镜,某种角度而言容易让观众产生情感倾向。

而我们,理应在多方观点中拥有自己的判断。

很多人疑惑,为何这些有钱有能力的人会接连加入奥修教。

以叔来看,一方面是奥修本人极强的个人魅力。

希拉说,见到奥修之后,就算在那一刻被死神带走也甘愿,因为她感受到了圆满。

还有奥修教是一些陷入困境中的人抓住的救命稻草。

有些绝望者在成为教徒之后,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寄托。

片中出镜率颇高的律师斯瓦米·普瑞姆·尼润,在成为教徒之前他已经在律师行业颇有建树,各种名人都是他的客户。

他却感觉自己的生活被工作所困,每天在忙碌中度过。

在朋友介绍下他知道了奥修,从此一切都改变了。

多年之后再回想曾经的山中岁月,他也表示和其他教徒的感情非常深厚。

在这种互相影响的情绪带动下,叔也很难保证自己不被影响。

叔觉得这部纪录片的意义在于给了观众思考的余地。

在大量的采访叙述中,它没有去肯定也没有去否定,而是将一切交给观众判断。

多年之后重新走到镜头前的教徒们,对当年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丝悔意,依旧支持乃至怀念。

不得不说,复杂的人性真的很难去下定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