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除了苍山洱海和双廊,大理还有秘境桃源,春日里,花开满山,秋色正浓

原标题:除了苍山洱海和双廊,大理还有秘境桃源,春日里,花开满山,秋色正浓

关注老黑影像志,让旅行,充满乐趣,与众不同。

出于显摆的需要,我喜欢说,我讨厌大理这个内分泌失调、四季紊乱的地方。确实,大理的四季,没那么分明。就气候而言,“四时之气,常如初春;寒止于凉,暑止于温”,是个宜居的城市。

▲ 贪玩的家伙 摄影 / 李晋

所以,我经常“衬衫短裤过四季”。因为雷同的款式、色彩,很多人误会了,以为我总是不换衣服;云南十八怪,四季衣服同穿戴。当然,大理变天的时候,也会冷得要命,遇雨成冬。苍山飞雪,古城降温,是规律。

▲春日花甸坝 掠影 摄影 /老黑

吹了很久没有四季、不分四季、四季紊乱的牛,但真正让我确信的,还是花甸坝之行。这个春日里,我们相约去了花甸坝,那满山的秋色,让我分不清四季。翠绿的,金黄的,粉红的,雪白的,荒凉的,茂盛的,各种状态,全部同框;我凌乱了!

▲花甸坝春日秋色 摄影 /老黑

花甸坝是大理苍山顶上的一个盆地,美丽富饶。据南诏野史记载,早在晋朝以前,就有人类居住。至明代,文学家李元阳在《游花甸坝》中说,“入万花溪,异卉秀葩,名不可辨……行五六里,折而北,豁然夷旷,平甸二十里,净绿如拭。至此,则骑者扬鞭而骋,猎者擢矢而射,步者跃舞,倦者啸歌,如起坐而登云天,人各朗然自异。”

▲花甸坝草场上的牛羊 摄影 /老黑

想象李元阳所述的这个画面,玩的就是气质啊,多么潇洒;也可算人间至乐也。

▲小花甸 掠影 摄影 /老黑

花甸坝和人类生活的关系,较近的可以从五六十年代说起。1952年,喜洲区组织800多人,在这个水草丰美、土地肥沃的盆地开荒。1958年,成立了国营大理县花甸坝农场,是农业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周恩来总理还颁发过奖状。如今,花甸坝可能是唯一的国营农场。

▲花甸坝杜鹃花开 摄影 /老黑

这是花甸坝零碎的历史。它吸引户外玩家、游客的,却是美丽的自然风光。据说花甸坝奇花异草众多,在四季里争奇斗艳。春夏之间,漫山遍野的杜鹃,纵横20余里。哪怕到秋冬时节,依然有五颜六色的野花,四处开放,把整个坝子点缀得五彩缤纷。

▲满山花开 摄影 /老黑

而每年的四五月,是花甸坝最美的季节。山茶、杜鹃、野菊、狼毒、点地梅、蒲公英、野梨等等,使花甸坝成为花的海洋,吸引国内外植物学家。据说,英国皇家植物园里的杜鹃,就是从这里移植过去,培植起来的。

▲花甸坝另一种杜鹃 摄影 /老黑

听闻太多花甸坝的“据说”后,很多年前的五月中旬,我带着阿怒和朋友,去了一次。从早上九点,一路徒步,直至黄昏,终于到达花甸坝。就季节而言,其实我们去晚了,从喜洲上山,一路前行,到大花甸、辗转小花甸,传说中的花海,没有看到。悻悻而归。

▲花甸坝篱笆上的鸟 摄影 /老黑

再去花甸坝,已经是五年后的事了。

汽车沿蜿蜒崎岖的山路,颠簸而上,听着友人讲白腹锦鸡、小熊猫和牦牛的故事,路途就没那么遥远了。我们还在白腹锦鸡和小熊猫出没的地方,停下来,碰运气,试图拍几张照片。

▲花甸坝一角 摄影 /老黑

当然,上山的时候是一无所获的,友人说的那些弯道、林间和空地,白腹锦鸡、小熊猫还有牦牛,都没看到。许是时间不对,它们午睡去了。

▲花甸坝一角 摄影 /老黑

抵达花甸坝,豁然开朗;两山夹一坝,宽数十里,而长不见低,向前延伸。传说中“骑者扬鞭而骋,猎者擢矢而射,步者跃舞,倦者啸歌”的现象,没有看到。不过在那高山草场里,成群结队的黄牛、牦牛、绵羊和三三两两的马儿,在悠哉的吃草、追逐、恋爱,或者躺着晒太阳,顺便反刍,很是自在的样子。对我们的到来,无动于衷。

▲牧羊而歌 摄影 /老黑

身为山人,面对这些景象,我也可以无动于衷。只是它们刚好以那样的姿态,出现在那么美丽的地方,我很难无动于衷。更让我和友人难以无动于衷的,是坝子东西两边的山色。你很难想象,春日里的大山,除了满山苍翠,还有绚烂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山色 摄影 /老黑

▲花甸坝春日秋色 摄影 /老黑

东山简单一些,以青翠、墨绿、浅黄为主,偶有一些树,带着金黄,泛着红色。枝叶不多的白色树干,连棵成片,也蔚为壮观。西山就复杂得多,各种树木,色彩丰富,层次分明;赤橙黄绿青蓝紫,铺满山野,仿佛秋天的景象。可这其中,漫山还开着紫色、粉色、白色、间或红色、黄色的杜鹃啊。这到底是春天还是秋天,我真的凌乱了。

▲花甸坝东山春色 摄影 /老黑

▲花甸坝西山秋色 摄影 /老黑

山高,云厚,风疾,由此而来的光影和层林染尽的山坡,让喜欢拍照的我们兴奋不已。美则美矣,我们的凌乱感还在,春天里的秋色,这算什么回事?

▲杜鹃花开 摄影 /老黑

▲山色 摄影 /老黑

在行走、拍照和观察的过程中,我们一点点向山脚靠近。春日里的秋色,和秋天常见的景象很相似,但又不同。走到那些五颜六色的林子下面,总算大概搞清楚了。

▲大理范儿·豆子;李晋 摄影 /老黑

春天的秋色是假象,是树木发芽自带的颜色,不同树木,发的新芽,颜色不同,特别是在顺光、侧光、逆光的时候,颜色、层次跟着变化。这些满山秋色,每一片树叶、每一根枝条,都充满生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花甸坝一瞥 摄影 /老黑

正的秋景就不同了,它们的颜色当然很美,却是从绿色,逐渐变黄、变红,最终萧条、掉落,那种美是苍凉的,萧索的,是生命凋零的象征。

▲春日秋色 摄影 /老黑

▲花甸坝山色 摄影 /老黑

花甸坝那么大,加之我们拍照、蹲点、贪玩,一天其实走不了多少。及至黄昏,我们还在草甸上游荡。我眼看大事不妙,就提议回去歇着;不然天一黑,他们看不见我,把我搞丢了,或者踩到我,都是麻烦事。

▲老黑在花甸坝 摄影 /大理范儿·豆子

山上风云变幻,早晚温差较大。回到驻地,围着火塘,还觉得冷;搞两杯小酒热身。山里物资匮乏,吃得简单。炖点腊排骨,煎牦牛干巴,煮只跑山鸡,炒盘山萮菜,拍个黄瓜凉拌,其它就只有拿野菜凑数了,比如蕨菜、灰挑、野薄荷、鸡油菌、木耳(往后的日子,野菜、菌子更多)。

▲酒大伤身,小酌 摄影 /老黑

花甸坝山高路远,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信号,我们去的时候,连用的电都是自己发,所以晚上到点就断电了。这样与世隔绝的日子里,正好和朋友聊聊天,或者和自己对个话:我是谁?从哪里来?到何处去?

▲面山沉思 摄影 /老黑

我自认没这样的思想高度,和友人吞云吐雾、推杯换盏、打情骂俏,之后扛着相机,拉紧衣领,又消失在黑暗中。你要知道,像花甸坝这样的地方,没有空气污染、光污染,云淡风轻,很适合拍星空。可惜我们运气差了点,架好设备,云层好似约好了一样,此起彼伏,总把星星来遮挡。学拍星空,失败,玩个光绘,失败,铩羽而归。

▲学拍星空 摄影 /老黑

清晨,两山夹裹的花甸坝,在百鸟鸣叫中醒来。我在床上,伸个懒腰。裸露在外的手臂,立马粗了一圈,全是鸡皮疙瘩撑大的呀。山里的早晨,阳光未至,冷。但是窗外的鸟鸣,又成为无限的诱惑。起床,洗漱,化妆;出门,拍照,观鸟。

▲花甸坝观鸟 摄影 /老黑

驻地周边溜达,小竹林里蹲守,野鸟怕人,不好拍。随着风声和泉水叮咚,和着鸟鸣,在这样的自然里,听听鸟叫,也是舒服的事。太阳出来,照在树尖上,鸟儿们也从林间窜到树头,开始梳妆打扮、唱情歌。

▲一对灰头灰雀? 摄影 /老黑

阳光来得快,去得也快,无论拍景、拍鸟,始终略有遗憾。所以,我还要再去,四季皆宜的大理,四季皆宜的花甸坝,你问我什么季节好玩,别为难我了,行吗?

▲老黑到此一游 摄影 / 李晋

这个周末,我们还去,如果你有兴趣,留意我的朋友圈,还有文末留言,我会公布详情;或者加我微信,私聊细节。

▲下山俯瞰苍洱大地 摄影 /老黑

图文原创,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有关作者】

老黑,大理人氏,老黑影像志创始人。摄影师、撰稿人,旅行玩家,自媒体人。新浪认证旅游博主、头条文章作者,搜狐旅游认证专家,一点资讯认证摄影师,乐途旅游专栏作家,百度认证原创作者,大鱼号能量创作者;今日头条、网易、腾讯、凤凰、QQ看点、腾讯认证公众空间、微信公众号、马蜂窝等媒体平台,图文内容创作者。微博:老黑影像志 微信:laoheikezhan 公众号:老黑影像志(laohei-kezhan)

老黑影像志

一个人的传媒机构 | 关于美好生活

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凌乱花甸坝 摄影 /老黑

▲花甸坝观鸟·戴胜 摄影 /老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