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36氪独家 | 医疗大数据企业「思派网络」完成数千万美金 C 轮融资,想成为下一个 Flatiron ?

原标题:36氪独家 | 医疗大数据企业「思派网络」完成数千万美金 C 轮融资,想成为下一个 Flatiron ?

36氪独家获悉,医疗大数据企业思派网络在2018年初已经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 IDG 领投。本轮融资后,思派网络将继续提升医疗大数据的质量与完整性,扩大线下支点,并进一步拓展公司与医院、药企、保险企业的合作。

思派网络最初从服务肿瘤医生入手,解决医生的科研与患者管理需求。由建立患者临床数据库及患者随访管理系统出发,目前公司已经形成SMO(临床试验现场管理)、RWE(真实世界研究)、DTP(肿瘤专业药房)、PPO(肿瘤优选专家网络)四个业务板块,建立了临床肿瘤数据和临床肿瘤医学业务(SMO+RWE)、医疗业务(DTP+PPO)之间的闭环,为患者、医生、药企、保险公司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据透露,2017年思派网络已经实现1亿左右的营收。

医疗大数据由于行业准入门槛高、市场验证周期长、个性化需求强等因素影响,通常被视为大数据行业应用中难度较高的领域。近年来,在国家卫计委牵头下,国有资本主导的三大健康医疗大数据集团正式成立,“1+7+X”的健康医疗大数据规划正在逐步成型。这预示着健康医疗大数据将迎来爆发式增长。分析认为,预计到2020年我国健康医疗大数据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800亿元。

在此背景下,Flatiron Health模式是否能应用于中国?中国是否能出现本土的Flatiron Health?思派网络在商业变现与未来发展上又有哪些规划?带着这些问题,36氪近期采访了思派网络的创始人马旭广。

从中美医疗大数据差异说起

从思派的发展路径可以看出,公司一开始对标的正是美国的肿瘤大数据公司 Flatiron Health 。而这家公司近期刚传出消息,将以 19 亿美金被罗氏收购。

思派核心团队曾在投资方斯道资本(原富达亚洲风险投资)的协调下到美国与 Flatiron 的 co-founder Zach Weinberg、高管团队、以及其投资人 Google Venture 有过多次交流。马旭广发现,Flatiron 在美国面临相对成熟的外部环境:

  • 法规方面,FDA 有计划接受监管级的真实世界研究 RWE 数据;
  • 需求方,罗氏为首的美国肿瘤相关医药企业对 RWE 数据有清晰的规模化的需求;
  • 数据提供方面,美国有相对规范的肿瘤EMR系统,在拿到谷歌1.3亿美金后收购了全美第二大的的肿瘤专科EMR公司,覆盖200多家社区肿瘤诊所,获得了相对标准的持续数据源。

“因此,Flatiron作为一家技术公司,有机会快速在其自有的EMR数据源和客户之间创立一个“专业联接器”,出任数据管理和价值挖掘的角色。” 马旭广称。

而反观国内,中国目前没有肿瘤专科EMR系统,缺乏提供多医院、广覆盖的相对标准的持续数据源。制药企业和研发机构对数据的需求还在相对早期阶段,相关政策法规有待发展。囿于几个核心因素的限制,在中国开展肿瘤数据业务比Flatiron在美国困难多倍。

马旭广认为,成熟的多医院多科室标准肿瘤专科EMR体系的建立和运行耗时长,国内很难有一个初创公司像Flatiron一样“单独聚焦肿瘤数据”可以做到成功。

在中国的同类企业,首先要赢得专家信任和支持,建立多中心的肿瘤真实世界数据体系。同时必须理解患者、制药企业、研发机构和保险公司的需求,脱离单一的数据分析模式,提供基于专家网络和数据平台的一站式解决方案,以及更深层次、更多附加值的医学和专业服务,为各方直接带来研发和严谨疾病管理上的帮助,才能获得市场的认可。

完善真实世界研究,重视数据质量

无论是美国的 Flatiron,还是中国的临床肿瘤大数据企业,“真实世界研究”都成为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建立完善的基于肿瘤真实世界数据体系正在成为服务好医生、药企、保险公司的关键所在。

所谓真实世界研究 RWE,是相较于干预性研究而言的。比如药品上市前的临床试验,从一开始就会选定符合条件的患者入组,入组患者服用的药物都有严格的干预控制,这些干预控制下的试验结果将成为药品效果的重要依据。但是在药品上市后,使用人群就会扩大,原来不符合入组条件的患者或者需要离开试验的患者都可能使用该药物,在加上患者本身可能有其他疾病有药物联用等等情况,实际药物疗效往往不能重复临床试验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药品会发现新的适应症,让更多患者获益,但更多的情况是发现更多药物不良反应,而这些也都是留给真实世界研究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无论是美国的FDA还是中国的CFDA,都越来越重视真实世界研究,以此来完善药物管理体系。

那么真实世界研究的数据该如何获得?

Flatiron为了获得统一标准化的真实世界研究数据,收购了美国第二大的肿瘤EMR系统,但是,中国的EMR系统开发商更加分散,数据收集难度更大。

思派公司的做法是一方面与医疗信息化厂家或医院科室合作,从EMR或HIS等系统中抽取脱敏后的数据,这种方法获得的数据量大但是比较难控制数据的质量和方向;另一种是与医生一起进行前瞻性研究,抽取对列数据,这种方式数据量虽小,但是质量有保证。而要实现医疗大数据公司的的科研和商业价值,就需要将两种模式有机结合。

马旭广认为,思派网络更重视的是医疗数据的质量与完整性,要实现每个数据的可追溯。因为后续数据的应用都是基于对去掉隐私信息的脱敏医学数据进行群体分析,一旦数据库中存现多个虚假病历,整个数据库的价值都将为零。

为了保证数据质量,思派网络在线下投入了大量人力,在合作医院中会派专人辅助医生录入电子病历,保证录入字段的正确性。同时,思派线下建立的DTP专科药房也将根据医生的要求追踪患者的院外随访数据,保证数据的完整性。据了解,目前思派的合作医院在300家左右,未来逐步甄别、扩大数据点,拓展业务规模,现有的以人力为主的数据采集模式也将逐步转向机器录入。

找准付费方,2018预计达8亿营收

马旭广认为,中国的医疗大数据企业如果仅谈技术、数据量本身并没有太大价值,公司需要在线下和前端有很重的线下运营作为抓手才能让获得的数据清晰可靠。在获得了高质量的数据后,同时应用于线下运营和医学服务中,才能以数据基础达到优化药企临床试验、药品上市后评价,以及保险控费的目的。

从现阶段看,单纯的医疗大数据平台仅为医生提供科研支持很难形成系统化、大规模的营收。而药品研发机构和有很强管控医疗费用意愿的保险公司将成为医疗大数据公司更恰当的合作伙伴,通过更好的医疗经济学分析和严谨疾病管理,同时服务患者和医生。

在思派网络业务模块的设置上,也满足了医药企业与保险公司的需求。思派目前分为SMO(临床试验现场管理组织)、RWE(真实世界研究)、DTP(肿瘤专业药房网络)、PPO(肿瘤优选专家网络)。

其中SMO业务已经相对成熟,已经与60多家药企达成合作,帮助他们完成临床试验,加速CFDA的审批。而RWE是解决上市后药品定价问题,为药企完成药物经济学研究,赢得医保报销。DTP药房中,一部分承担了药品零售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完成肿瘤患者的全程管理,为患者的用药管理、院外管理服务提供服务场所。最后PPO平台是将医生、患者、药企、保险公司整合在同一平台中,基于思派的数据和专家资源,完成一个综合性的服务。思派认为,服务药企和保险公司不能仅仅提供数据,更重要的是数据与专家资源的结合,形成综合性一站式的解决方案。

据透露,2017年思派网络已经完成1亿多营收,预计今年收入将达到8亿左右。

马旭广认为,未来十年中国将逐渐形成医疗大数据生态,在这一生态系统中将包括医疗专业领域公司、医疗数据技术平台类公司及医疗相关机构。在专病领域产生具有独立造血能力的肿瘤大数据头部公司后,还会有其他医疗领域的大数据公司出现。同时平台型医疗大数据国家队,在医疗数据处理上技术领先的创业企业都将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专病领域和平台公司的结合将会让中国医疗大数据有更加辽阔的发展空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