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为什么优秀的女性都是雌雄同体?

原标题:为什么优秀的女性都是雌雄同体?

优秀的女性都是雌雄同体

4月10日,一部被称为是都市女性镜像剧的《北京女子图鉴》开播了。

该剧改编自《东京女子图鉴》,由其版权方株式会社渡边娱乐和东京日历株式会社正版授权,主演是七哥。

《北京女子图鉴》讲述了大学毕业后的陈可依由于不满四川老家一眼望到头的人生,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奋斗打拼的故事。

真正的北京租房生活,狭小阴暗、手机信号还极差的地下室;

大佬领导组织的中年油腻饭局,席间的各种不动声色的谄媚迎合,以及女孩们展示自我渴望攀上高枝的企图。

《北京女子图鉴》剧组最开始还采访了在北京打拼的各色女子,对于“为什么来到北京”这个问题,有人希望自己的生活更不一样。

有人因为不甘于现状,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

“来到大城市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小城市已经装不下了。”来北京30年的苏芒说。

当下有很多职场剧,不是女主一出场就已经技能点全满,就是全靠男主上位。

《北女》里的陈可,也是在不断寻找自己价值的路上,“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

也让大众再一次把目光聚焦到现实生活中的女性如何靠自己的奋斗成长。

今天还是有大部分人相信坚毅和理性是男性的特质,而敏感和爱好和平是女性的特质,那么现实中所有优秀的女性都是雌雄同体——她们兼具所有这些特质。

那么,为什么优秀的女性都是雌雄同体?雌雄同体的职场女性是什么样子?

我们来以下面这位2014年福布斯全球权势女性榜,位居榜首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来举例~

有人说:“女性通常天生比较敏感、爱好和平。如果最终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是女性,我们可能会更加安全。”

芭比娃娃和叶卡捷琳娜二世

默克尔是一位牧师的女儿,她曾经对一位摄影师说,她的童年“没有阴影”。她的传记中说,牧师家庭和谐而宁静——典型的德国毕德麦雅时期的中产阶级生活,即使那是在70年代的民主德国。默克尔的家乡福格尔桑是苏联驻军基地,年少的她就利用这个机会和士兵们练俄文。默克尔的俄文无懈可击,初二就参加了一个德国俄文竞赛,并获得在民主德国旅行以及到莫斯科旅游的奖励。她在莫斯科买了她第一张披头士的唱片。

作为一个物理学专业的女生,她理性地把自己最欣赏的一条物理规则运用到政治生涯中——“没有质量便无吃水深度”。从年少时她就自有一套对付困境的方法:比较。凡是和她共事过的人都知道她事事都会以比较为基准,她会比较制度、政治程序、解决方案,正反模型始终在她的脑海中并存,经由智库验测再产生判断。

默克尔还善于计划,她把“秩序、结构、计划”这些在民主德国培养出来的特质带入了她的政治生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的每一步都要经过计划。和大多数人不同,距圣诞节还有两个月,她已经在想礼物了,“我总想知道我会收到什么礼物,即使这样就失去了惊喜的乐趣。使我的人生保持井然有序,避免混乱,这对我来说更重要”。

她身上还同时并存普鲁士风格的责任感,和新教徒的工作态度。勤劳,追求正确性,比别人更努力,都是默克尔从小被训练出来的。而且她还知道只有不断地进行自我修正,才能做得更好,懂得更多,居于领先地位。这些特质一直跟随着默克尔,并且让她每次面对重任时,总是首先婉拒。对未来的谨小慎微,和对人品“谦卑”的异常重视是她为什么对法国总统萨科奇总是抱有距离的原因,她甚至习惯于,每当有一段时间各种局势过于顺利,她总是担心,一定会有什么重大的意外发生。

所以,人们在默克尔身上看到的是无与伦比的理性,她时刻让人知道自己是一个体贴入微的人,有责任感,有组织能力。她还非常守时,也不怕亏待自己——就是永远比别人更努力,在欧债危机时,她可以耐着性子开一场又一场的会,一天只睡几个小时。

同时,以她谨慎的个性,她长时间思考未来,并为之担心,她的一句名言是,“我在专制政权下生活了35年,它与我的过去密不可分。有人说这不会再发生了,但我对此总是心存疑虑”。她甚至担心西方民主与市场经济会式微,非常喜欢比较以及系统研究的她,得到非常清晰的信息:西方国家将面临最艰苦的自由之战——“我唯恐冷战过后世界上许多开放社会将遭受危害,而我们的能力将无力应对。”

绝不动摇

虽说讨厌被拿来与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比较,但她认同撒切尔的名言:“我绝不会动摇。”她也非常欣赏美国的两位国务卿赖斯和希拉里,因为她们都是一路从华盛顿走过来的坚毅女性。她一直觉得和希拉里很亲近,也希望希拉里可以竞选美国总统。默克尔和赖斯则更多是学术上的交流,因为赖斯在斯坦福政治系任教时,是俄罗斯与东欧专家。她和默克尔都会说俄语,这让两个女强人有了更多共同语言。

她和希拉里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喜欢穿裤装。喜欢穿裤装,这在默克尔政治生涯的初期饱受诟病。当年,科尔把默克尔作为年轻的妇女部长和政治新星带到美国出访,关于这位年轻的部长应该穿何种正装(当然是裙装),也是由科尔的亲信亲自打理的,这让她非常不舒服。

在叙利亚男孩艾兰死在土耳其海滩之前,默克尔曾被邀请在《我在德国挺好的》谈话节目中与多名青少年互动。一名13岁黎巴嫩难民小女孩在节目中表达了想留在德国的愿望,默克尔一脸严肃,回答:“有时,政治就是很残酷。你要知道,黎巴嫩的巴勒斯坦难民营里有成千上万人。如果我们说‘你们都来吧’、‘你们都从非洲来吧’,我们将无法承受。”小女孩当场痛哭起来。

这让社会舆论纷纷,说她过于冷血完全没有同情心。但是,在默克尔那里,永远是政治正确先行,不然,她如何掌管一个强大的德国,面对整个欧元区的危机?

报道说,有叙利亚难民私下叫她“默克尔妈妈”。

默克尔肯定从来没有想过做难民们的庇护者、他们的母亲。她的角色,更像是一个严峻而冷静的德国父亲。

《世界上最好的关系是志同道合》

作者:席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