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老街,最后的主人!作者:郁震宏

原标题:老街,最后的主人!作者:郁震宏

手持烟斗者为拂袖方外——陈家昶先生。

主人之庐,在废墟之南,他常在此踽踽独行。偌大一堆废墟,如何运出去,运到哪里好,芥荫先生很担忧。主人门前,横着一条小河,东、西各通美国,南面便是二维码的世界。临河一排老屋,大门皆已上锁,没有一个人,狗吠声声,不知从哪里传来,芥荫胆小,不敢走近,我们也便算了。弄堂边的房子最高,门额上“聿修厥德”四个篆字,维持着这老街最后一点体面,使人想象这曾是读书人家。透过门缝望进去,空荡荡的,墙上不见唐伯虎的画,地上亦没半个金元宝,不知为何要锁起来?

我与主人相识多时,访高士之庐,却是第一次。主人说,河的西面是一个岛,往南是运河,连着大麻。我的祖宗,想必比我先到过此地,或许同主人的祖宗吃过酒,一起聊过范厂长的祖宗。只是没有留下诗来,便成了一桩死无对证的公案。

主人家的院子

主人住在小河与废墟之间,16号,是他的房子。

主人居则读书、画画、写字、刻章、养花、睡觉、吃饭。后两项的水平,不及范厂长,至于前几项,范厂长自愧不如,单举画画写字,芥荫也称他为“老师”!主人偶尔穿过废墟,到街上吃酒喝茶,弄堂里便漂起一串老烟的香味。酒边茶炉,永远有他的老友——八月江南,缺一便不完美。深夜归来,倘若接到范厂长的电话,这寂静黑暗里便是他一片爽朗的笑声。

主人笑眯眯地研究学问,放下书来,笑眯眯地说:德清西边的土话,把做官说成“做狗”,大官就叫“大狗”,小官就叫“小狗”,升官发财,就是“升狗发愁”。

主人的院子里,有一株乾隆年间的茶花,与老宅同龄。主人爱她,超过爱范厂长。茶花不知是谁种下的,主人说,两百年前,这里是大户人家的私塾兼书房;民国手里,宅子的主人姓柯,是西泠印社的。

我们围着茶花树,静静地喝茶,只觉得手机是多余的,甚至连喝茶也是多余的!

主人家的天井里,一庭落花,落在哪里就在哪里,一切都是天意,自然就耐看。并不像范厂长,晓得客人要来,便半夜起来,摇落一树花,再按照审美,一片一片放好位置。当然,好看也是好看的,芥荫先生就怕他累坏了身体,今夜的麻将又得三缺一!

看看主人的花园,花草背后,便是性情!

主人姓什么,叫什么?哪里人?不要紧。陶渊明说“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主人院中有一株两百多岁的茶花,他没有自号“茶花老”,我只知道他有一个别号,叫——拂袖方外!

手持烟斗者为拂袖方外——陈家昶先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