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寻找真相:抗战爆发时中国军队的装备状况

原标题:寻找真相:抗战爆发时中国军队的装备状况

原作者 殷杰

繁杂混乱的陆军装备

“七七事变”爆发时,中国陆军共编有183个步兵师又42个独立步兵旅,骑兵9个师又5个独立旅;炮兵4个旅又18个独立团;加上其他特种编制与地方部队,共202.9万人。这些部队分属不同的派系。总体而言,装备以枪械和轻型火炮为主。由于国内18个兵工厂生产能力不足,且技术落后,仅能生产步、机枪和轻型火炮。因此抗战爆发时,中国陆军的装备极端混乱,既有德国、日本、挪威、英国、波兰、俄国、美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瑞典、荷兰、奥地利、葡萄牙、捷克、丹麦等十几个国家生产的武器,也有国内兵工厂自清末以来各个时期的产品,堪称万国武器博览会。这些武器生产跨度长达半个世纪,既有当时较为新型的毛瑟98K,也有清末购入的奥匈帝国M1895斯太尔-曼利夏步枪,甚至还有美国雷明顿公司于1860年前后定型的十三太保连珠步枪。这些枪械即使是口径相同,配套弹药也不能互换。只要有一种型号子弹的来源断绝,便会有一种枪械变成废物。其他武器的情形也同样如此。

抗战爆发时,中国陆军装备质量的参差不齐与种类的纷繁杂乱,只是就整体而言。具体到当时国内各派系部队,则实际情况差异极大。

装备最好属滇军 鲜为人知的是,抗战开始时装备最为精良的军队,并不是公认财力雄厚的中央军,而是人数并不甚多的滇军。60军出滇抗战时,下辖3个师和直属队,拥有炮兵和高射炮兵,全军5万人,是当时中国人数最多的一个军。

该部每个步兵连下辖3排9班,计战斗兵148名,装备有63支法国勒贝尔1886型步枪,6挺哈乞开斯轻机枪,3挺重机枪,4个掷弹筒,3门迫击炮。

每营辖3个步兵连和重机枪连。重机枪连装备哈奇开斯重机枪6挺,分属于3个排。每排有2个机枪班,1个弹药班。连另有弹药排,携带5个基数弹药,有驮马24匹。

每团有官兵2 480人,辖3个步兵营,1个迫击炮连,1个高射机枪连,1个护旗排,1个通讯排,1个防化排。迫击炮连有81迫击炮4门(或81迫击炮2门,60炮2门),编入两个迫击炮排,另有1个弹药排,有驮载骡马24匹。高射机枪排装备哈奇开斯13.2毫米机枪2挺,有驮马16匹。护旗排装备步枪28支,轻机枪2挺。通讯排装备有10门电话总机1台,5门电话总机1台,手摇话机10架,话线15千米,有驮马4匹。

每旅下辖2团。旅部为师的派出机构,无直属队,无装备。除了旅长有卫士4名,副旅长有卫士2名,参谋主任有勤务1名各带有枪1支外,副官与佐属人员均无武器,系由各团调来传令兵2~3人并随带武器,归指定的副官指挥,负责传达任务并担任警卫。

每师下辖2旅。师司令部下辖参谋、副官、军法等八大处,师直属队由特务连1个,通讯连1个,工兵营1个,辎重营1个,野战医院1个,卫生队1个。另雇佣挑夫约500余名,称铁肩队,负责运输任务。特务连装备步枪60支,哈奇开斯轻机枪4挺,驳壳枪20支。通讯连装备有10门电话总机1台,5门电话总机2台,话机15架,话线50千米,无线电收发报机2台。

军属炮兵装备的是德国克虏伯兵工厂出产的山炮。

抗战初始,60军不仅装备齐全,官兵每人一顶法式钢盔,而且所用武器成色颇新,质量上称,与日军相比毫不逊色。该军抵达台儿庄前线时,有不少武器是刚刚开箱启封的。但是,该部使用的法式枪械配用的8毫米枪弹,国内仅有云南自建的兵工厂出产。因此需要补充的枪弹,只能千里迢迢从云南运来。

最为精税的中央军 1934年,国民政府在德国顾问团的帮助下,制订了三期全国陆军整军计划。抗战爆发前,中央军有35个师完成了调整,24个师完成了整理。所谓的调整就是将现有部队进行武器补充和军事整训。所谓的整理就是根据之前建立的德械师的样式,重新对部队进行编组和整训。

根据编制,整理师每连辖3个排,每排下辖3个班,每班装备1挺轻机枪,10支步枪。每营下辖3个步兵连,1个机炮连(6挺重机枪,2门82毫米迫击炮)。每团辖3个步兵营,1个迫击炮连(6门82毫米迫击炮),?1个小炮连(6门20毫米机关炮),1个通信连和1个特务连。每旅辖2个团。每师辖2旅或3旅,2个补充团(采用换装德式装备时淘汰下来的旧式装备),1个炮兵营(?3个榴弹炮连共12门75毫米山炮,1个战防炮连共4门37毫米战防炮,1个高射炮连共4门20毫米高射炮),1个工兵营,1个通信营(2个有线通信连,1个无线通信排),1个辎重营,1个特务营,1个卫生队。全师共有官兵14 000人。

伴随整军计划的,是国民政府向德国订购了大批新型武器装备。中央军各部都或多或少地得到一些德制军火。其中尤以第36师、第87师、第88师和教导总队装备最好,号称德械师。由于中央军数量众多,更新装备需求量大,有限的进口军火不敷分配,不足部分由国产武器补齐。因此,同样是中央军的嫡系部队,其实际装备水平也参差不齐。

以刚整理完的第88师为例,该师编14 000人,装备有步、骑枪4 000支,轻机枪324挺,重机枪72挺,山、野炮12门,战车防御炮4门,机关炮24门,团属迫击炮24门,营属迫击炮24门,高射炮4门。这些武器大部分为抗战前刚从德国进口的武器,成色新,性能好。

作为汤恩伯起家部队的第89师,每班装备有轻机枪1挺,每营有机炮连一个(4挺重机枪,2门迫击炮),每团有高射机枪连一个(6挺),每旅有小炮连1个。全师计军官666人,士兵11 851人。装备中正式步枪4 500支,哈乞开斯轻机枪324挺,24式马克沁重机枪48挺,24式马克沁高射机枪24挺,二十响驳壳枪218支,十响驳壳枪314支,勃朗宁手枪14支,左轮手枪29支,信号枪83支,宁造82迫击炮24门,6年式75山炮12门,欧刀根小炮12门,37毫米战防炮6门,刺刀4 500把,大刀1 017把。和第88、第87、第36师、教导总队等德械师相比,第89师兵种齐全,编制上并不差,但防毒面具却只配备了四分之一,步枪全是国产中正式,其质量比其原装进口的毛瑟98K有一定差距。全师的装备水平比起第11师、第1师也颇有不如,在中央军中属二流水平。

在特种兵方面,中央军拥12辆英制卡登·洛伊德Mk VI超轻型坦克,32辆维克斯坦克,(其中16辆是6吨轻型坦克,16辆是3.5吨水陆两用轻型坦克),10辆德制1型轻型坦克,6辆意大利菲亚特(Fiat)3000B型轻型坦克,12辆德式sdkfz 221轮式装甲车,这些武器装备了中国军队唯一的装甲兵团。

当时中国陆军的4个炮兵旅有18个炮兵独立团,大部分掌握在中央军手里。由于国内无法生产重炮,因此这些炮兵部队的装备多为引进。1932年,国民政府向德国购买了75毫米博福斯山炮48门,成立了一个两团制炮兵旅。1934年,中国向德国订购了24门150毫米 FH-18型野战重榴弹炮,总计价值900万马克(算是巨款了),装备了一个摩托化重榴弹炮团。1936年5月,又向德国订购了88毫米SKL45炮20门,克虏伯150毫米要塞炮8门,85毫米要塞炮14门,88毫米要塞炮16门。

到抗战爆发时,炮兵第1旅、第2旅各装备博福斯75毫米山炮48门;炮兵第6旅、第8旅各装备38式75毫米野炮72门;独立机械化炮兵第10团、第14团各装备FH18型32倍管150毫米榴弹炮24门;独立机械化炮兵第11团、第13团各装备LeFH18型105毫米榴弹炮24门;独立炮兵第4团、第6团各装备38式75毫米野炮36门;独立炮兵第8团装备民14式150毫米榴弹炮16门;独立炮兵第9团装备斯奈德75毫米山炮28门;独立炮兵第17团装备民14式150毫米榴弹炮16门;独立山炮第1营、第2营、第3营各装备博福斯75毫米山炮12门;独立野炮第4营、第5营、第6营各装备克虏伯75毫米野炮12门。此外,中国军队还装备有四、五辆列车炮。长江吴淞、江阴、南京、半壁山、田家镇,还有虎门、福州、青岛等地的要塞炮虽然大部分老旧,但新买的也有近60门。这批炮兵部队在抗战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曾给日军造成极大的杀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东北军 抗战爆发前,国民政府除了对中央军加以整训外,另外还对东北军10个师、粤军10个师、川康军26个师及9个独立旅进行小幅度的调整和补充。总体而言,地方派系部队装备纷繁杂乱,远不及中央军。但各地方派系情况各异,各部队装备质量相差悬殊。

东北军的武器装备除外购外,主要来自沈阳兵工厂。该厂设备先进,枪炮产量很大,质量上乘。“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该兵工厂,俘获了全套生产设备和大量库存枪炮。日军对其的评价是“不亚于大阪兵工厂”。据统计,该兵工厂沦陷前,所生产的大炮占整个民国期间中国生产的大炮近半数,质量也属最佳。靠着该厂出产的大炮,1927年奉军重新入关时,编成了当时全国,也是民国唯一的一个炮兵军,军长邹作华,下辖2个炮兵旅。在枪械方面,该厂不仅大批量生产辽十三式步枪,而且在“九·一八”事变前,甚至开始着手仿制捷克ZN29半自动步枪。

“九·一八”事变爆发时,东北军每连下辖3排,每排4班。每班步枪10支,捷克式轻机枪1挺,掷弹筒1具,手榴弹每人4枚。每营辖4连。每团下辖3个营和直属的重机枪连(马克沁重机枪12挺),迫击炮连(82迫击炮6门),平射炮连(辽14年式37毫米平射炮4门)和通信排各1个。旅辖3团,1个特务连(该连为旅部卫队,全部装备冲锋枪),1个骑兵连(下辖4个排,全连官兵182名,装备七九骑枪),1个重迫击炮连(150毫米口径重迫击炮6门),1个通讯连(拥有全套的有线和无线通讯设备)。

当时的东北军,其拥有的重机枪、迫击炮数量和质量在全国首屈一指,尤其是平射炮和重迫击炮在当时全国领先。但“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失去了沈阳兵工厂这个主要军火来源,国民政府又不允许其外购装备,加之与红军作战时的损耗,因此到抗战全面爆发时,东北军的武器装备质量比1931年有所下降,但在国内仍属上乘。1935年,东北军第107师1个加强团在榆林桥被红15军团歼灭,红军缴获迫击炮8门,重机枪16挺,轻机枪一百余挺。此时的东北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由此可见一斑。

装备参差不齐的西北军 西北军在当时各派武装中以装备差,但训练艰苦而著称。但这只是一般而言,其内部情况差异极大。抗战全面爆发时,最早与日军接战的29军属于西北军系统。该部在1933年长城抗战时,全军只有野炮、山炮10余门,重机枪不过百挺,轻机枪每连仅有两挺,步枪多为汉阳造和晋造仿三八式步枪,装备的确很差。但其后几年,29军移驻平津地区后,收编了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包括冯玉祥装备最好的手枪旅,获得了5、6万支枪,还有原东北军汤玉麟部的三十多门山炮,实力大增。驻扎平津期间,29军用征来的赋税,购买了1万支捷克VZ24步枪、400支驳壳枪和12门高射炮;向蒋介石索要了2 000支汉阳造,400万发子弹和8门步兵炮。29军在允许日本人通过它的防区给伪蒙军运武器,从中扣了2 000支全新的韩麟春式步枪和8门野战炮;还派兵参加王英的大汉义军,趁乱拐走了千余枪支。此外,29军还利用大沽造船厂设备制造大批轻重机枪,迫击炮和掷弹筒,在天津自造子弹。抗战爆发时,29军已经拥有80个团,10万人马。士兵普遍使用捷克式步枪;每班有捷克轻机枪1挺、掷弹筒2门,枪榴弹发射器两具;排长使用伯格曼冲锋枪;连长每人一支二十响驳壳枪;连一级装备有重机枪、迫击炮。张自忠的第38师辖五个旅,11个团,兵力近3万,全师轻机枪700余挺,比中央军甲种师编制的274挺多出一倍多。此外,29军还拥有炮兵、高射炮兵和骑兵,装备不可谓不精良,火力不可谓不强大。

相形之下,同属西北军系统的40军庞炳勋部就差远了。该军下辖39师(调整师),师辖两个步兵旅,一个补充团,炮兵,工兵,辎重,通讯各一营,另有骑兵大队及手枪连。军部直属一个特务营。全军13 000人,装备8 000支步枪,900支手枪,轻重迫击炮约60门,重机枪60挺,轻机枪600挺,掷弹筒200个,山炮4门,战马约300匹。该部武器颇为老旧,型号杂乱,无法与29军相提并论。

装备好坏参半的川军 一般人印象里,抗战初期出川抗战的川军,装备极为低劣。这完全是由于邓锡候的第22集团军给世人造成的印象。

抗战初期的第22集团军,下辖第41军孙震部、第45军邓锡候部。各军直属队只有1个特务营(4个连),每军辖2师4旅8团,各师直属队无炮兵,只有1个手枪连和1个通信连。旅部直属队只有1个手枪连。团直属队有1个迫击炮连(4门川造迫击炮),1个通信排,1个担架排。每团3营,每营4连(其中有的营为3个步兵连1个重机枪连)。全集团军才4万余人。全集团军没有1门山炮、野炮,更没有防空武器和反坦克武器,重机枪每师多的四五十挺,少的20多挺,轻机枪每师多则几十挺(如孙震嫡系372旅旅长曾更生在四川曾经自筹资金买了四五十挺轻机枪,给该旅每连配备了2挺),少的只有几挺。

第22集团军所属部队,每个旅都是一个小派系,且大多是军阀混战的失败者,在川军中也属于杂牌,武器装备无法补充。该集团军装备的步枪80%为川造,其中还有一部分手工制品,这种枪有些时候打两枪就拉不开枪栓,200米外就打不准。还有20%左右为汉阳造,但这些枪使用日久,连膛线都基本被磨光,子弹出膛不走直线,且大多数没有配刺刀,手榴弹每人只有3、4枚。孙震部甚至还装备有产于清末的枪支。该集团军战斗力最强的364旅原为西北军,后投入川军门下,全旅只有8挺重机枪和2挺轻机枪(其中1挺还打不响)。最后在出川前,727团团长张宣武自掏腰包在市场上买了2挺轻机枪(私人武器)。而川军的自己仿造汉阳造不但受到技术老旧的拖累,制造出来的质量更是差劲。由于使用时间太长或是因为本省仿造水平低劣,很多川造毛瑟步枪在200米外就打不准。

相形之下,刘湘的第23集团军装备并不算差。1928年以后,刘湘经三次大规模购买外国武器(其中两次是利用长江走私进口的),进口枪支2万多支,炮数十门,机枪千余挺,子弹数千万发。在几次军阀混战中,刘湘曾打败并收编了十几万军队,获得了不少武器。中央军尾追红军入川后,为阻止红四方面军南下成都平原,蒋介石不仅派出军官团帮助刘湘整顿川军,还拨给刘湘数千支汉阳造及几百万发子弹。

除了这些获取武器的途径,刘湘还大力自制武器。1928年至1937年“七七事变”,刘湘的兵工厂共生产47毫米、82.5毫米、137毫米迫击炮3 606门、137毫米短管炮12门、捷克式轻机枪2 000余挺,冲锋枪4 700余支,步枪2万余支,迫击炮弹51.5万余枚,手榴弹39万余枚,航空炸弹3 180枚。该厂拥有月产子弹200万发的能力。此外,刘湘还委托私营的华兴机器厂生产仿法制启拉利轻机枪上千挺。1935年起,刘湘部的军火生产才渐入高峰,因此抗战爆发时,刘湘部武器装备的成色并不很旧。刘湘的21军每连装备2~3挺轻机枪、4支冲锋枪;每营装备4门川造迫击炮。这个装备水平虽然远不及中央军的整理师,但地方派系中并不算差,至少比起黔军、西北马家军和一些没有地盘的西北军要强得多。

装备不一的其他派系军队 晋绥军虽然只有十几万人,但装备其实也不差,阎锡山创办的太原兵工厂(后改称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在1928年至1930年间,月产量达到轻重炮35门,迫击炮100门,步枪3 000支,机枪15挺,冲锋枪900支,炮弹1.5万发,迫击炮弹9 000发,子弹420万发。中原大战后虽然该厂规模缩减,但抗战前月生产步枪能力最高达到3 800支,轻机枪600挺,重机枪90挺,迫击炮150门。1936年到1937年共生产山炮240门,野炮150门,重炮24门,不仅能满足晋绥军装备需求,还有余力卖武器弹药给其他军阀。同等级别的部队,晋绥军装备的驳壳枪和仿汤姆森冲锋枪的数量,比中央军整理师还要多。

晋绥军炮兵拥有10个独立炮兵团,每团人数一千余,马300余匹,枪300余支。炮兵21团驻扎绥远,随傅作义的35军行动。炮22团驻扎太原大校场,炮23团驻扎后坝陵桥,炮24团、炮25团、炮26团、炮28团驻扎太原新店一带,炮兵27团驻临汾尧庙,炮29团驻大同,炮30团驻阳泉。75毫米山炮团每团装备75毫米山炮36门,下辖3个营,每营3个连,每连3个排(2个炮兵排,1个弹药排),每排火炮2门。75毫米山炮团除炮兵23团有一个营为日产四一式75毫米山炮,其他都装备的是仿四一式的晋造13年式或其改型晋造17年式75毫米山炮。炮兵22团有2个重山炮营,每营3连,每连3排(2个炮兵排,1个弹药排),每排装备105毫米重山炮1门,共装备105毫米重山炮12门。此外,晋绥军总部还直辖88毫米野战炮一个营,装备晋18年式88毫米野炮12门;重山炮1个连,装备晋16年式105毫米重山炮2门;1个苏罗通高射炮连,装备有4门20毫米苏罗通高射炮。忻口战役时,晋绥军甚至可以集中8个炮团,发射4万余发炮弹,重创日军。

不过,由于阎锡山精于算计,购置兵工生产设备时能省就省,能买旧的就不买新的。因此,太原兵工厂生产的武器,质量并不很高。虽然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每年可生产200多门山炮,由于设计、材料等原因,大部分火炮只有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水平,且“经常打几百甚至几十炮就出问题”。彭德怀甚至认为,八路军兵工厂用钢轨生产出来的八一式步枪,比晋造步枪质量还要好。

总体而言,晋绥军的武器装备是强于粤军、桂军、湘军的。至于割据地方的小军阀的装备就更杂了,各个时代的武器都有。五花八门的武器来源,造成制式的混乱和质量的差劲。黔军装备的赤水造步枪性能低劣到连红军都瞧不上,缴获后砸毁了事。宁夏军阀马鸿逵部装备的居然是清末进口的M1871/84式毛瑟连珠步枪,口径高达11毫米,俗称九响毛瑟。还有一些土军阀部队,大量装备民间土造的“撅把子”。“撅把子”外表看起来像手枪,一次只能装填一发子弹,退弹时还要像猎枪那样将枪身掰开。这种土质手枪有的发射手枪弹,有的则发射步枪弹。少数有膛线,多数是滑膛结构,只能在5~10米的近距离内使用。

装备低劣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抗战爆发后,红军主力改编成八路军,下辖115、120、129师,分别由红一、二、四方面军主力编成。这三个师均为两旅六团的乙种师,师属山炮营均由陕北地方红军部队改编。由于长征途中,红军为数不多的山炮损失殆尽,因此这些山炮营一门炮也没有,实为步兵部队。八路军挺进华北敌后时,这三个师属山炮营都留在陕甘宁边区,不久后都改编为警备团。

八路军3个师中,115师的装备相对最好。1935年10月,344旅的前身——红十五军团在劳山战斗中,歼灭东北军第110师2个团和师直属队,缴获长短枪3 000余支,轻重机枪180余挺,炮12门,战马300余匹和电台1部。在半个多月后的榆林桥战斗中,红十五军团歼灭东北军第107师1个加强团,缴获迫击炮共8门,重机枪16挺,轻机枪100余挺。红一方面军和红十五军团会师后,组织了直罗镇战役,歼灭东北军109师及106师1个团,缴枪3 500余支,子弹26万发。在1936年的东征战役中,红一方面军缴获晋绥军各种枪2 000余支,炮20余门。在随后的西征战役中,红一方面军又缴获2 000余支枪。这些武器装备中,以缴获东北军的枪械品质最好,极大补充了红一方面军和红十五军团在长征中的损失。虽然后来为了与张学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红军主动退还了部分东北军的武器,但王以哲为了示好,就送给红军一批七九步枪,子弹数万发。张学良也在西安帮红军筹集了3 000支步枪和60万发子弹。西安事变时,为了准备对抗中央军,张学良和杨虎城请红军调一部分开赴关中驻防。杨虎城部送给红十五军团徐海东部100箱子弹。其他红军部队也得到了一定的补充。因此,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改编为115师时,其武器装备并不算太差。

红二方面军改编而成的120师装备就差多了。据周士弟日记记载,120师共有迫击炮4门、重机枪35挺,轻机枪143挺,冲锋枪68支,步马枪4 091支,驳壳枪788支,马刀2把,刺刀117把,各种子弹276 955发,马222匹,骡298匹,驴26头。

八路军三个师中,装备最差的是由红四方面军改编而成的129师。红四方面军入川创建川陕根据地,主要是与四川地方军阀作战,缴获的枪械品质不高,性能不好。张国焘就曾说过:“因为好久没与中央军作战,因此部队缴不到好枪”。在草原分裂后,张国焘成立伪中央,率红四方面军全部及红一方面军的红五、红九军团南下作战,在百丈关战役中战败,损失极为惨重。与红二方面军会合后,红四方面军重新北上。过草地后,红四方面军中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红九、红三十军又在河西走廊全军覆没,因此129师师部率三个团出征山西时,共有3412支步枪,724支马枪,步马枪弹43 012发,平均每支步马枪有10发子弹;539支驳壳枪,2 872发驳壳枪弹,平均每枪5发子弹;93支手枪,3支伯格曼冲锋枪,共有6 051发子弹;93挺轻机枪,27 361发轻机枪弹,平均每挺有294发子弹;29挺重机枪,23 222发重机枪弹,平均每挺重机枪有800发子弹;迫击炮6门,迫击炮弹67发。此外,还有55把刺刀和204枚手榴弹。

由红军主力改编而成的八路军尚且如此,南方八省游击队改编而成的新四军情况就更糟了。这些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各地坚持斗争的游击队本来就装备极差,南方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这些游击队损失大,缴获少,付出了极大的牺牲才最终坚持下来。新四军成立时,全军编4个支队,总计10 300人,3000余支枪,其中绝大多数是磨损严重的老套筒和汉阳造,中正式很少。许多战士还拿着大刀和梭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