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面筋哥"又爆红!拒绝网络直播 蜗居苏州小旅馆等机会

原标题:"面筋哥"又爆红!拒绝网络直播 蜗居苏州小旅馆等机会

近期,“流浪歌手”程书林突然在网上红了。

2013年他在接受采访时演唱的《面筋歌》视频被网友挖出,经加工剪辑后,在网络传播起来。视频中,他身着不相配的灰色花毛衣和运动服,蓬头垢面,有些邋遢,曲调简单、歌词朴素的《面筋歌》在其摇头晃脑,夸张搞笑地演绎下,让人忍俊不禁。

视频丨程书林接受采访时演唱《面筋歌》

网友们看后均表示,又一首神曲即将诞生,并将程书林戏称为“面筋哥”。

▲网友的评论(部分截图)

与此同时,大家开始觉察到,参加选秀后的这5年,“面筋哥”程书林几乎杳无音讯。有人称,他早已签约公司,成了网红明星;也有人称,他仍四处流浪,生活异常艰辛……

4月12日,红星新闻记者在苏州见到了“面筋哥”程书林。与视频中相比,他变化了不少:一头长发垂到胸前,棉麻黑色长开衫下,脚上带铆钉的长筒靴泛着光亮。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几年一直在流浪,写过上千首歌词,还组过乐队,也曾倾其所有自费录制过几首歌,但反响平平。对于近日偶然的“爆红”,他认为这或许能给他带来转机——他已收到一些直播网站的邀约。

为此,他特地赶到苏州,蜗居在汽车站附近,不足5平方米的宾馆,40元一天。他在等待,等待一家工作室为其规划未来发展之路。

神奇的《面筋歌》,一首广告宣传歌

伴奏出了问题,程书林站在录音棚里,略显紧张。

他双手微张,悬在半空,调整呼吸,随后又垂下双手,拨弄扣在头上的耳机,如此反复几次还是未开始,他不得不调整面前的话筒架来化解尴尬。

▲工作室为程书林安排的试音

“花田里犯了错,说好破晓前忘掉;花田里犯了错,拥抱变成了煎熬……”两分钟后,程书林参加某选秀综艺节目的试音终于开始了。

之前与这位“新晋网红”合影的年轻选手纷纷抬起头,望向录音棚,可是听了几句,又不约而同地埋下头玩手机。当红星新闻记者询问其唱得如何时,多数选手笑而不语,仅其中一位以“唱得很有特点”冷冷回应。

对于工作室为其安排的这次试音,程书林很淡然,“就是玩一下”。

▲工作室为程书林安排的试音

而五年前的那次选秀,他也是抱着同样的心理——当年39岁的他,已做流浪歌手好几年了,一直想找机会让大家听到自己的歌,于是就在杭州报名参加了比赛。

因为年龄大,他第一轮就被淘汰了,但他的经历和演唱方式吸引了导演组的注意。随后他被复活进入第二轮,又以全票获得晋级,但最后还是止步第三轮。如今在网上传播的视频《面筋歌》正是他第二轮比赛结束,接受媒体访谈时演唱的。

程书林没想到,5年之后,这首歌会突然走红。他拿出手机,和记者一起观看视频。对于和他一起参赛的“流浪诗人”,他指着屏幕哈哈大笑,“什么流浪诗人,就是流浪汉,他的大衣都是我买的。”

程书林流浪的这些年,短时间和他搭伙“过日子”的流浪汉很多,“流浪诗人”只是其中一个。当初他看见“流浪诗人”经常到垃圾桶边捡吃的,于心不忍就让他跟着自己。他们一起参加节目,一起接受采访,外人称其为“流浪兄弟”。他们在一起生活近半年,后来“流浪诗人”走丢了,此后就没再见过面。他曾去对方经常出没的地方找过几次,但一直不见其踪。至今不知“流浪诗人”的名字,只知他是河南商丘的。

至于《面筋歌》这首歌的灵感,程书林坦言,2008年他在上海摆摊做过烤面筋,当时刚起步,南方对烤面筋不是很认可,生意不好,他就花了半天时间写了“这首广告宣传歌”,目的是让烤面筋打开南方市场。

后来,目的没达到,他的住处遭遇小偷,所有家当都被清空了。他不得不走上街头,跟着一位盲人师傅开始做“流浪歌手”。

试音结束,程书林开车赶去和老朋友“清江浩哥”见面。每次等待红灯,他就点开手机,放不同版本的《面筋歌》听。“网友比我有才,搞得比原唱好听”,他有些得意,不断刷新网络上的点击量,“最高的已400多万了”。

▲程书林在车上播放自己的音乐作品

他的这辆长安汽车是前段时间买的,2000元。因为使用年限长,这车各方面性能都有所下降,挂挡和刹车常伴着很大的声响和抖动。车的后座堆着生活用品、衣服、鞋子以及演出用的音响、话筒架和乐器。为了演出效果,他还特意买了一只能调动气氛的蜡嘴鸟,前挡风玻璃下成了它的栖息地,落满了粪便和羽毛。

程书林不在意这些细节。

他买车就是为了方便辗转于各个城市,“带着全部家当不断上车、下车,游走全国实在艰难”。从2009年开始做流浪歌手,他每隔段时间就换一个城市。在他看来,变换驻地是获得收入的保证,“老在一个城市谁会看?他们可能会给一两次钱,但肯定不会给第三次。”

音乐圈的最底层:要出歌得全靠自己

车在一家自助火锅门口停下,他的朋友已先到了。“清江浩哥”也音乐爱好者,他们相识于网络,后来合作过几首歌曲,成了好朋友。“清江浩哥”在一家公司做保安,闲暇时就作曲赚点钱,补贴生活。他通常将歌曲制成小样发到朋友圈或QQ群,寻找买主。据他说,他的歌从几百到上万都有卖过。

程书林平时话很少,朋友聊天时,他多在倾听。“清江浩哥”认为,他目前最难的是找到自己的定位,如果以原创、搞怪、另类歌手出来,会有很多人喜欢,但规规矩矩地唱歌,肯定没戏。他建议程书林趁着火热,重新录制《面筋歌》,要放得更开,唱得更搞笑,表情更夸张。

吃火锅的这天晚上,他们聊了各个时期的网络神曲。

聊《老鼠爱大米》《白狐》《天在下雨,我在想你》背后作者的辛酸成名之路;聊《套马杆》《伤不起》《香水有毒》词曲创作;聊《小鸡小鸡》不及他们一起为鸡年创作的歌曲,“都不如我们的,还能火”。等到最后杯盘狼藉,他们似乎也没得出什么结论,只是不断强调“只要有钱投入,我们也能火”。

在程书林看来,他们虽然热爱音乐,也进行原创,但却属于音乐圈的最底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和他一样,文化水平不高,仅凭自己的一腔热情,搞创作,自己花钱制作歌,只为了自己能有作品流传,能被更多人听到。

这几年程书林没签过公司,主要原因是没有公司要。为了有作品,他找工作室录制过几首,贵的两三千,便宜的三四百,“一条龙服务,包制作包上传网络”。

如今网络上能搜到的歌曲,全是这样制作的。

程书林出生于河南信阳农村,初中毕业后就进入社会。

他结婚较早,有5个子女。为了抚养他们长大,他不得不扛起生活重压,各地打工。他进过工地,帮人养过猪,也做过类似烤面筋的小生意,最后被迫无奈做了流浪歌手。

2009年他刚走上街头时,因为常年不着家,妻子与他离了婚。除了两个大儿子已经进入社会挣钱外,他得每个月给另外正在读书的子女寄生活费。每天省吃俭用,钱宽裕就住300元一月的小宾馆,没钱就住地下通道。

为了吸引观众,他往往会想很多办法。早期跟着师傅,他扮过残疾人;为了更像歌手,他在造型上下功夫,续长发,刮络腮胡,穿上更接近街头艺人的服饰;他和一位年轻朋友组过乐队,因为两人都属虎,组合名为“虎虎生福”;他特意买了一只蜡嘴鸟,通过长时间的训练,以便在演出中调动气氛(观众给钱,蜡嘴鸟会飞过去用嘴衔住,拿回来)。

▲程书林给蜡嘴鸟喂食

“虎虎生福”乐队成员徐有明至今还记得,有一年圣诞节,上海下着雨,非常冷。他俩穿着黑色垃圾袋改装的衣服在街头演唱了一整天,到晚上衣服裤子全湿透了,他们发现挣的钱除去吃饭和住宿,就没了。节假日都如此,平时更惨淡。做了一段时间流浪歌手,维持不了生活,徐有明回了老家。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程书林也找了另外一个接近音乐的生活方式。他到云南帮助一位节目导演办民族春晚,他以免费劳动力交换每场晚会上台演出几分钟。

失去收入,他生活过得很艰难,去年甚至向儿子借了几次钱。

偶然的爆红后:“未来如何,还得慢慢来”

在苏州的几天,他又收到节目导演的信息,希望他回去帮忙。但是他没回去,他认为偶然“爆红”的视频也许能给他带来转机。

近日,他收到一些直播网站的邀约。但他有些不放心,最后选择了以前替他录过歌的工作室合作。为此,他特地赶到苏州,蜗居在汽车站附近,等待工作室为其规划未来发展之路。

至于如何推广,他不懂,也没太多过问,“反正一切听他们安排”。负责帮助程书林做推广的王井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他们还没有和程书林签约,只是先免费帮他推广,未来怎么合作,还得慢慢来。

他认为,程书林和专业歌手有一定差距,但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加上自己原创,会让观众觉得很励志,“能不能大火还不知道,但应该有机会”。

END

红星新闻记者丨潘俊文 发于苏州

编辑丨汪垠涛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