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泰坦尼克号除了爱情,还有8个被遗忘了一百年的中国人...

原标题:泰坦尼克号除了爱情,还有8个被遗忘了一百年的中国人...

提到泰坦尼克号,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Rose趴在甲板上,抓着奄奄一息的Jack的手,天人两隔的爱情悲剧令人唏嘘……

(图源:hdwallpapers)

一个爱情故事让这艘巨轮的悲剧色彩更加浓烈,也让不少人忘了,这不只是一对恋人的悲剧。

真实情况是,1912年4月14日,从英国南安普敦驶向美国纽约的泰坦尼克号撞冰山沉船,2000多名乘客,仅有700人活下来,生还率31.7%。

(图源:sixthtone)

而最近,一部即将公映的纪录片曝光了更为惊人的消息:船上还有8名中国人,其中6人生还!可是在过去的史料中,他们不曾出现,被遗忘了100多年……

这部关于泰坦尼克号6名中国幸存者的纪录片,名叫《六人》(The Six),由英国纪录片导演罗飞(Arthur Jones)拍摄。

这8位中国人是英国唐纳森轮船公司雇来的广东(香港)籍华工。1912年4月,被公司派去美国纽约经停的阿那特号做锅炉工。

由于当时全英煤炭工罢工,他们只能乘坐唯一能出航的泰坦尼克号。公司给他们买了张50多英镑的集体船票,也就只够睡在三等舱。

像Jack一样,他们位于游轮底层,没有窗,床位小,空气混浊,但对于憧憬着美国梦的这些年轻人来说,这足够让人兴奋了。

(图源:sixthtone)

结果就如电影中演的那样,船撞冰山,很快就沉没海底,2000多人的憧憬化为了绝望的呼喊。

和其他乘客一样,这8个中国人拼了命想活下来。

他们中的2人不幸遇难,沉入大海。有5个人跳入海中,抓住一条破烂的小船浮浮沉沉,直到搜救船发现他们。

还有一个叫“方朗”(Fang Lang)的劳工,像Rose一样爬上一块漂浮的门板,被唯一一艘返回的搜救船成功援救。

这本是个幸运的结局,但真实情况并没那么顺畅。

当时,巨轮制造方白星船运公司为了掩饰泰坦尼克号本身的设计疏漏,请媒体粉饰太平,极力强调船员如何齐心协力,先救女人、老人和小孩,企图转移普通人的视线,美化这场遇难。

明明死伤者超过2/3,头版头条却一片和谐:“全部妇孺已成功获救!”“大部分乘客已上救生船!”

(图源:genealogybank)

各地报刊一边倒地宣扬“Lady first”原则,将船上的男性乘客、船员,鼓吹成舍生取义、大无畏的英雄。

最著名的是《纽约时报》一篇深度报道,其中塑造了几个典型人物:将自己反锁在驾驶室的船长、将救生衣让给别人的头等舱乘客……引起了欧美社会的轰动。

(图源:diaperheritage)

这些形象也出现在了1997年大片《泰坦尼克号》中。

电影剧照

在美国媒体粉饰太平,为他们的英雄歌功颂德的时候,从死亡边缘活下来的几个中国人,等到的却是真正的地狱。

当时美国仍通行《排华法案》,华人受到严重的歧视,“黄祸论”满天飞。

对待出现在幸存者中的几个中国人,人们并没有抱有同样的善意和庆幸,而是开始用各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们:这么多人都死了,你们几个中国人全都活下来了?

甚至开始有媒体编造,是这几个中国男人占了妇女、小孩的船位,抢了他们的生命!

有美国报纸甚至宣称:中国人只会先救男人,不管妇女死活。

(图源:denverpost)

流言愈演愈烈,到最后成了“劣等人种抢夺生存机会”,说他们为了获救,男扮女装,推搡妇孺小孩,丑态百出,道德沦丧……

最终,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几个中国劳工,连岸都没法上,在埃利斯岛就被拒绝入境。

他们不得不辗转于世界各地,苟且求生,而且到哪里都备受排挤,各种冷枪短剑:是你们,抢了别人活着的权利,现在又要来抢我们的工作!

抱着对新生活向往兴奋登船,又在那个灾难拼尽全力游向漂浮门板的方朗,他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活下来,活得更好,却没想到梦想中的美利坚把他拒之门外,还把他视作仇人。

方朗,和其他几名中国人,没有地方申述,只能从此沉默寡言,把这次劫后重生活成了秘密,再不对任何人提起。

直到这次纪录片导演采访幸存者家属,方朗的儿子才得知,原来父亲和他们这个家,差一点点就与这个世界无缘了……

100年来,他们,连同家族后人带着世代的罪恶感,在周围歧视、蔑视的眼光中活着,连呼吸都觉得是耻辱。一位后代说:我们家族连这件事提都不想提,也不愿跟别人说起。

1997年,卡梅隆拍摄《泰坦尼克号》,成为万人空巷的史诗级电影,在中国也拿下4000多万美元的票房。

遗憾的是,中国国内甚少有人知道,泰坦尼克号的海难背后,还有6个苦苦挣扎的中国人。电影中几次出现了逃生的中国人面孔,想必多数人不记得了吧……

更不用提真实情况下,在这条船上出现过的中国人了。制作组在中国采访时发现,90%被问及此事的人都不知情。

就算是知道些零星片段的人,重复的也是100年前的谎言:“听说他们当时的求生极不光彩……”“是家族的耻辱”。

十多年来,制作组走访了英美各个博物馆、图书馆,查了许多史料,结论是,当年那些莫虚乌有的罪名,什么“偷渡者”、“男扮女装”,都是谎言,对这6位中国幸存者非常不公平。

幸存者照片

曾有统计,在泰坦尼克号上,头等舱325人中,存活下来202人,生还率为62.2%;二等舱285人中,存活下来118人,生还率为41.5%;三等舱706人中,存活下来178人,生还率为25.2%。

买得起头等舱的白人,他们是美国有钱有势的上等阶层人士,出了意外势必会引起各大公司的股票下跌、声誉受损、市场不稳定……自然有“资格”先获救。

多年后就有人注意到,在最后一艘救生船上,出现了泰坦尼克号的主人、白星船运公司总裁伊斯梅。

这位商业大亨在成功获救后,对媒体嫌恶地宣称,他所在的搜救船上,发现了几名藏在座椅下面的中国人,他们是偷渡客。

这件事后来被证实是伊斯梅的YY,他的说辞只是为了借中国劳工的“猥琐”,烘托自己的绅士、优雅罢了。

这些白人精英们,不惜将海难美化成一次拯救世界的行动,在自己塑造的男性英雄形象中顾影自怜,却将无数底层死难者的尸体踩在脚下。

而像方朗这样“地位低下”、只能住在三等舱的黄种人,却要被历史遗忘,无人问津……

《六人》的制作成员说,我们要做的是让世人知道,这些人在历史中的真正位置,他们是谁,他们做了什么。

历史或许沉默,但历史从不说谎,说谎的只有书写历史的人。如今再看泰坦尼克号,反倒像极了真实世界的缩影:这巨轮上有白人、黑人、黄种人,有男人、女人,也有老人、小孩,但在生死面前,他们一律平等,谁都值得获救。

source:

http://www.sixthtone.com/news/1000733/titanics-chinese-survivors-resurface-from-depths-of-history#

https://www.whoarethesix.com/blank

http://blogs.denverpost.com/titanic/2012/04/05/april-17-1912-chinese-save-men-women/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