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他是任职最久的CEO,他被英国女王册封骑士爵位,如今却不得不离开他一手创建的公司

原标题:他是任职最久的CEO,他被英国女王册封骑士爵位,如今却不得不离开他一手创建的公司

在苏铭天(Martin Sorrell)仓促离开他一手创建并执掌数十年之久的WPP公司之后,这家广告帝国开始首次寻觅一位新的首席执行官人选。鉴于其庞杂的分支机构网络正面临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挑战,WPP很可能由此分崩离析。

4月14日晚,WPP宣布苏铭天即刻辞去该公司CEO职位。这家全球最大广告公司多年来始终没有为其73岁的创始人培养接班人的做法(尽管股东早就对此提出异议),顿时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它也增加了该公司分拆的前景,因为WPP失去了一位能够把这个帝国粘合在一起的掌舵者。

由于市场目前还不清楚WPP的未来策略,其股价暴跌了6.6%。苏铭天将他在1985年对一家购物篮制造商的投资,转变成了如今这样一个拥有20多万员工的广告帝国。长期以来,他一直被视为无可替代的掌门人。正是在他的精心策划下,WPP才得以将400多家广告公司融为一体。他为诸如可口可乐(Coca-Cola Co.)和宝洁(Procter & Gamble Co.)这类大牌客户举办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营销活动。现在,投资银行家建议这家广告集团出售资产,或者干脆解散。

证劵公司Cenkos Securities媒体业分析师亚历克斯·德格鲁特(Alex DeGroote)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场剧变已经发生。人们害怕另一个盈利警告即将到来。WPP正处于负面消息漩涡之中。”

魔法不再?

WPP在挑战广告市场方面落后于竞争对手

投资银行Liberum分析师伊恩·惠特克(Ian Whittaker)在周一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写道,鉴于其收入增长“一直落后于”集团平均水平,WPP数据管理部门Kantar是最明显的出售对象。出售Kantar有可能为WPP募集35亿英镑(约合50亿美元),这笔钱可以用来减少债务,或者直接返还给股东。

“一大块业务被出售的几率大幅增加。苏铭天爵士堪称WPP的粘合剂,是他将这家公司相当大一部分业务捆绑在一起。”惠特克说。

诸如埃森哲(Accenture Plc)这类最近一直在收购广告代理商的公司,已经被视为WPP资产的潜在追求者。作为一家没有债务的咨询巨头,埃森哲目前价值约1000亿美元,是WPP市值的五倍。

埃森哲(Accenture Plc)

WPP董事会正在专注于寻找一个长期解决方案,以取代当前的管理层安排——作为权宜之计,该公司任命了两位临时运营主管和一位执行董事长。

考虑到WPP正在对抗广告支出的下降趋势,同时还面临咨询公司在数字广告领域的咄咄攻势,以及互联网巨头有可能排挤掉广告代理中间人这一威胁,下一任CEO将不得不重新审查WPP的商业策略。

碎片化联盟

无论哪位高管成为苏铭天的继任者,他都需要在控股公司的框架内精心安排资产布局。在一个像WPP这样的碎片化企业联盟中,这样做是极具挑战性的。”研究公司Pivotal Research分析师布莱恩·维塞尔(Brian Wieser)在一份电邮给彭博社记者的研究报告中写道。

苏铭天是在WPP正在调查其个人不当行为和滥用公司资产等问题这一消息曝光后不到两周,董事会拟定公布调查结果的前几天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的。苏铭天否认了这些指控。WPP在4月14日宣称,相关调查已经完成,但没有透露详情。

由朱利安·罗奇(Julien Roch)领衔的巴克莱银行(Barclays)分析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尽管新任CEO有可能更迅速、更彻底地重组WPP,但新管理层也有可能忙于审查该公司2017年宣布的广告合同,从而无暇顾及这些事情。分析师表示,每逢管理层变更,欧洲媒体股往往表现不佳。

4月16日伦敦时间上午11点51分,在伦敦上市的WPP下跌6.1%至11.16英镑,其市值由此跌至141亿英镑。

元勋级广告人

苏铭天是无可争议的元勋级广告人,他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册封骑士爵位。他是最近的记忆中,英国任职时间最长的CEO,经常公开讨论从英国脱欧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再到Facebook和谷歌(Google)的崛起等热门议题。他因好斗的行事作风和过分夸张的薪酬待遇(特别是当WPP的收入陷入停滞的时候)而招致非议。

WPP创始人苏铭天爵士

在一份致WPP员工的声明中,苏铭天表示目前的纷扰正在“给企业带来太多不必要的压力”;本着为公司和客户利益负责的精神,“我最好即刻卸任。”

在他的告别信中,苏铭天试图鼓舞士气,声称WPP在过去也经历过“困难风暴”。

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商学院名誉教授盖伊·朱布(Guy Jubb)经常批评WPP的公司治理。在他看来,WPP决定不透露指控的具体性质,也不打算公开调查结果,是不利于公司股东的做法。

“重重疑云”

“WPP留下了重重疑云,而像阳光般的透明度才是最受欢迎的消毒剂。”朱布说。

多年来,董事会不顾牢骚满腹的股东,一直支持苏铭天的巨额薪酬待遇,因为他的工作卓有成效。在过去五年,他共挣了大约2亿英镑,这主要是拜一项跟业绩挂钩的奖金方案所赐。

但有迹象表明,苏铭天的魔法正在失效。WPP的业绩指引一再被证明过于乐观,其股价在过去一年下跌了三分之一,跌幅远超面临相同市场挑战的竞争对手。3月1日,WPP下调了公司长期盈利前景。此前,一连串令人失望的表现已经迫使苏铭天采取守势。

广告贬值:WPP是最便宜的广告公司

董事长罗伯托·夸尔塔(Roberto Quarta)已经成为执行董事长,直至该公司任命新CEO。WPP子公司伟门广告(Wunderman)负责人马克·里德(Mark Read)和WPP企业发展总监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出任联席首席运营官。夸塔在一份致员工函中写道,里德和斯科特都是“成就斐然”的高管,受到董事会“绝对信任”。

“他们将携手领导公司,制定WPP的战略,并致力于优化公司的投资组合。”夸尔塔说。

令人遗憾的谢幕

苏铭天的仓促下台,与另一位广告业大亨莫里斯·利维(Maurice Levy)的体面退休形成鲜明对照。现年76岁的利维曾执掌阳狮集团(Publicis Groupe SA)长达30年之久,目前已退居二线,出任该公司监事会主席。

WPP最大股东之一、Harris Associates公司合伙人大卫·赫罗(David Herro)不无惋惜地表示,“苏铭天爵士以这种方式谢幕,着实令人遗憾。同样令人遗憾的是,他没有机会直接参与WPP的权力交接。WPP同仁会惦念他的,但最终,他还是不得不下台。”

撰文:Joe Mayes 编辑:齐宇琨 翻译:任文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