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广州生态文明建设观察行|除臭复清,这条河经历了什么?

原标题:广州生态文明建设观察行|除臭复清,这条河经历了什么?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内在要求,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大任务。

随着全市水环境治理和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深入推进,去年以来广州工作力度不断加大,工作成效逐步显现。但面对依然严峻的防治形势、面对仍然脆弱的治理成果,当前的广州,正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更大的决心、更硬的举措、更实的作风进一步全力推进解决突出环境问题,坚决打好碧水攻坚战、打赢蓝天保卫战。

这是广州的重大任务,也是广州的内在需求。对广州而言,这是深化干净整洁平安有序城市环境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满足市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要求,也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引领型全球城市的生态支撑。

一场“硬仗”已经打响。为进一步推动构建共建共治享环境治理新格局,营造全社会关心支持生态文明建设的良好风尚,共同推进提升生态文明建设水平,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今起推出“天更蓝水更清——广州生态文明建设观察行”大型系列报道,首期栏目我们将深入现场,深入观察广州重点河流生态环境保护治理整改的落实情况,聚焦环境治理过程中遇到的现实难题和解决方案。敬请垂注。

河流档案:永和河

永和河为东江一级支流,发源于黄埔区红旗水库,自北向南流经黄埔、增城后汇入东江北干流,全长21.1公里,其中黄埔段7.5公里、增城段13.6公里(新塘7.9公里,永宁5.7公里)。增城段流域面积44.58平方公里,支涌共9条,长约23.43公里。

建设一条百余米的截污管网,为了避开高压线路,成本要增加100多万;管网建设动辄与供水、供电、通信、城轨等线路交叉,工程协调千头万绪;“散小乱污”企业多如牛毛,偷排偷放难以管控……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尽管困难重重,但经历一年多截污控源整治后,曾经到处是垃圾、又黑又臭的永和河,水环境已得到明显改善:在永和河增城新塘顺欣花园段,记者见到这里的河水变清了,黑臭消失了,河岸两边的“美人蕉”随风摇摆,河里的鲫鱼相映成趣……

截至2017年底,永和河初见成效阶段公众评议满意度为79%,水质明显好转,基本消除了黑臭,达到初见成效标准。

为巩固整治效果,增城还将投资约7.2亿元,在永和河流域内实施的项目共16宗。“洗楼、洗井、洗管”等行动也将继续,防止已关停的工厂死灰复燃。

从久治不愈到初见成效,当地采取了哪些措施来破解永和河治理困局?该河治理对全市治水工作有哪些启发?近日,记者深入永和河一线,对此进行了调查。

难题:大管网建设费用高周期长

对策:多方协调严控工期

“以前河里都是垃圾,河道淤塞,到处是蚊蝇,别提有多邋遢了。”日前,记者在永和河沿线走访时,增城区永宁街简村一名村民说,本次整治之前,永和河已经黑臭了好多年,多年来是当地村民的一块心病。

永宁街道党工委委员罗文彪告诉记者,早年,永和河沿线均未实施截污,河两边餐饮店、洗车场等生活污水、工厂生产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入永和河,加上流域“小散乱”排污企业众多,导致永和河水体受到严重污染。2016年,永和河被纳入国家住建部考核的35条黑臭河涌之一,要求2017年底完成整治,基本消除黑臭。

消除永和河黑臭,受到广州市和增城区高度重视。多年来,增城是广州重要的制造业生产基地,“增城牛仔”享誉世界,与此同时,“小散乱”工业企业也遍布增城。因此,永和河不仅存在生活污水排放,还有涉及多方利益的生产污水。

“治理关键在于截污,”专家一致认为,完善配套截污管网建设是其中重要的一环。然而,由于没有先期的管网规划,截污管网建设困难重重。

“一般来说,污水管道应该铺设在地下五六米深的地下,但在永和河顺欣花园到顺欣广场段,因为这里的高压电线埋在深达10米的地方,为避开高压线路,污水管道只好深挖到了地下15米。”罗文彪介绍,这段污水管道横跨荔新公路,长度约140米,因为高压电线5米之内不能架设管道,永宁街只能采取挖超深井的方式,仅建设成本就增加了一百多万。

记者了解到,在治理永和河过程中,类似的案例还有不少。比如新新公路横跨广园公路长岗新村路段,因为要避开3条油管,他们只好也挖了12米的超深井。“为了赶工期,设计单位和建设单位几乎每天晚上开会到凌晨,讨论建设方案,难度很大!”

治理难度大,协调同样难。污水管网建设期间,不同管网建设单位之间的协调也是治水的痛点之一。说起繁琐的施工程序,罗文彪时不时皱起眉头,他说,“如上述案例,即使不考虑经费,施工过程中我们首先还是要用仪器探测,然后人工探槽开挖确定标高,再呈报相关管网单位审批,由他们派人现场监督才能动工,单是协调工作就费了不小精力。”

增城区河长办副主任黄冠强介绍,为治理永和河,增城建设了污水主管长约35.48公里,支管长约67.36公里,完成河涌清淤、生态修复、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等工程,投资约6.96亿元。

“耗费巨资之外,协调线网这一‘硬骨头’确实是工程施工普遍存在的问题。”黄冠强举例说,建设新新公路污水管工程就涉及供水管网、高压电缆、通信线路、城际轨道等交叉,如按常规逐个单位协调,耗时之长难以承受。

最后,几番争取后,由区水务局牵头永宁街、区河长办、区轨道办、管线单位等有关部门召开了多场工作协调会议,各方才同意在人工探管确定标高后,先行初审的施工保护方案。“争取同意进场施工,再补办正式审批手续,这才为工程争取大量时间,最终在去年12月初如期完成了工程建设。”黄冠强说。

难题:雨污溢流急需建设“毛细血管”

对策:溯源排查争取截污最大化

河涌污染治理关键在于截污,但是增城污水管网建设的历史不过10年左右——污水管网建设规划先进性远赶不上城市化进程,解决暴雨期间的溢流污染问题也是治水的一大难点。

记者走访了解到,由于增城新塘等片区产业发展和城镇化进程较早,建设往往先于规划,导致居民区、商业区和工业区连在一片,形成旧村和旧厂区混搭景象,雨污分流设施难以全面覆盖。要提高污水收集率,进一步改善水质,还需要建设大量的污水支管网。

增城区河长办副主任黄冠强坦承,目前,仙村镇,石滩镇三江、沙庄片区,中新镇福和片区,新塘镇沙埔片区,永宁街宁西片区等区域污水管网还没有覆盖,短期内仍难以实现河涌截污。就永和河而言,其截污支管网也仍未能全流域覆盖,个别合流制排污口虽已截污,暴雨期间还是会出现溢流现象等。“永和河长岗村矮岗河石材城、瑶田村新围工业园片、民营工业园大陂河出口、久裕商贸城等雨污合流口的问题都是我们正在推进的重点工作。”

“对于一些合流制排污口暴雨期间会出现溢流问题,我们正加快推进对溢流口进行全面的排查,溯源污水的源头,分清雨污水管道,争取截污最大化,减少污水直排河涌。”黄冠强介绍,目前,增城正加快污水支管网工程建设、农污工程查漏补缺完善区域污水管网系统,将污水、雨水管网分开布置,实现区域生活污水零排放河道。

为解决上述问题,目前增城已制定了《增城区城镇生活污水支管完善指导实施方案》。方案总计实施43宗污水支管项目,建设支管长度183公里,投资约14.3亿元。其中在永和河流域内实施的项目共16宗,建设支管长度约97公里,投资7.2亿元,目前所有项目已启动前期工作,争取今年6月份进场施工,届时将进一步优化全区(包括永和河流域)的污水管网,大大提高污水收集率。

难题:“散小乱污”企业查处难

对策:环保不达标实行“一票否决”

要彻底改善永和河的水质,一方面耗巨资建设截污管网,另一方面还要重拳出击整治沿岸污染源。

去年12月,市民郭某通过广州水务微信公众平台举报,在增城区永宁街长岗村新新公路长岗村段发现某材料公司未经净化的废水排入河。随即,该企业受到相关部门的查处,被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而按照此前市河长办的《广州市违法排水行为有奖举报办法》,郭某获得了罚款数额的10%,也就是5000元的奖励。

“小散乱”工业企业41家,纳污范围内的商业服务店档150家,其中餐饮业108家、住宿业5家、洗车美容维修37家……这是经过前期摸查,永宁街为自己开出的永和河“小散乱”工业企业等污染源整治清单。

去年以来,“散小乱污”企业乱排放偷排现象成了位于永和河下游的塘美村的重点打击对象。“我们刚关停了一家偷排污水的小型纸箱厂。”新塘镇塘美村支书、村级河长刘沃康告诉记者,两周前,他发现有企业往永和河偷排废水,经过多日追踪排查,刘沃康和民间河长发现是一家刚搬到村里的纸箱印刷厂所为,有关部门立即对其实行了关停措施。

“对于偷排,我们村一直是‘零容忍’。”刘沃康自豪地介绍,早在2006年,塘美村就对散小乱企业说“不”,提高企业进驻门槛,全面清退小企业、小作坊,以建设干净有序的农村人居环境。“村集体统一意识,村民也普遍愿意牺牲租金利益,换取更好的生态和生活环境。”刘沃康说。

永和河塘美段长1.98公里,单靠河长“单打独斗”查处力度并不够。为此,塘尾村还与其他部门联动、并发动了民间监管的力量,把河涌保洁和日常监管工作纳入“村规民约”,村民也逐渐实现了自觉落实“门前三包”的主体,政府与民齐治水、共维护得到实现。

随着产业的转型升级和环保打击力度的加大,企业环保意识不断提高,企业排放污水的情况总体上得到了遏制,但仍然存在少数小企业顶风作案。“白天黑夜都安排了专门的工作人员巡查,一旦发现偷排立即处理。只要环保不达标,不管是什么企业,村里实施的是‘一票否决’。”刘沃康说。

广州全市打击违法排水力度正不断加大。近日,广州市河长办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入推进整治违法排水相关工作的补充通知》明确提出,造成排水设施堵塞、损害,金额5000元以上的,排水设施权属部门向公安机关报案及出具定损报告,可根据刑法第275条故意损坏财物罪追究刑事责任。

河涌治理是由不同部门联合作战的系统工程。“‘洗楼、洗井、洗管’行动继续,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水务、环保、城管等部门联动,加大对永和河周边工业园区的污染防控,防止已关停的工厂死灰复燃。”增城区河长办有关负责人表示。

【专家视点】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王筱虹:

治水难需解决污水管网建设“历史欠账”

都说广州治水难,建设先于规划、污水管网的历史欠账是一大难题。很多市民认为,工业废水是造成河流污染的主要原因,但其实河涌两边居民生活污水以及小散乱企业的偷排才是最难治理的。

为什么?其一是工业企业在设立的时候都要经过环评,不符合环保手续的无法开办;其二,工业企业多集中在工业园区内,由统一的污水处理设施进行处理之后再经污水管道输送到专门的污水处理厂。即使有偷排的现象也能追踪到源头。

在治水的过程当中,人们发现,流经人流密集的城中村、城乡结合部的河水断面通常水质会比较差。原先没有统一规划污水管道,随着城市的发展,外来人口的增多,随之增加的生活污水可能就会就近排放到附近的河涌,造成污染。

目前,广州还存在很多这样的没有污水管道的住宅小区。这些区域污染源过于分散,容易形成监管漏洞。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将排进河流的污水集中收集,然后统一经过污水管道到污水处理厂。近年来,广州花了很大的功夫来铺设污水管道,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老百姓对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甚至可能觉得治水花了这么多钱但是成果并不明显。对此我们也做过调研,那些列入黑臭水体名单里的河涌,确实看到水变清了,不过水质的改善是个系统、长期过程,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长制久清需要时间和耐心。

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加大环保力度。今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组建生态环境部。就是为了整合分散的生态环境保护职责,统一行使生态和城乡各类污染排放监管与行政执法职责,将有效改变过去“九龙治水”的局面。近日,广州市河长办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入推进整治违法排水相关工作的补充通知》,对规范排水户排水行为作了更清晰的明确。

伴随着湖长制、小微水体治理的推进,我们希望广州治水力度能够越来越大,保护好绿水青山,让老百姓生活更有获得感。

【策划统筹】黄颖川 刘怀宇

【记者】宾红霞 朱伟良

【摄影】肖雄 实习生 冯小尔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