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为什么你刷手机是浪费时间,她却可以与 GUCCI 合作挣钱?

原标题:为什么你刷手机是浪费时间,她却可以与 GUCCI 合作挣钱?

你每天花多长时间刷手机?早晨没睁开眼就摸手机,看看昨天仅睡的4、5个小时落下了什么消息。

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得了一种病「 Social Media Anxiety Disorder - 社交网络焦虑症」。

而她,和你一样是「病友」每天都在刷手机,却可以利用这点和Gucci合作名利双收?

本文由「NOWRE」授权转

ID:nowre_official

你每天会花多长时间用来刷社交媒体?

是不是从一睁眼就开始查看、回复消息,刷朋友圈刷微博刷 Instagram?作为活在社群媒体的时代,几乎每个人都是 「社交网络中毒者」。

承认吧,网络成了你最重要 (甚至是唯一) 的信息来源。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要在虚拟网络中寻找快乐和满足了?

因为过分依赖虚拟世界,不少人其实都患有 Social Media Anxiety Disorder - 社交网络焦虑症,简称 SMAD。当我们还沉迷社交媒体、挥霍时间时,已经有不少人对此进行反思,甚至聪明地将其作为自己的创意来源。

今天要聊的这位台湾新晋艺术家 John Yuyi - 江宥仪,她就凭借自己围绕社交网络的艺术项目获得了与 GUCCI 等大牌的合作机会。

在一众奢侈品牌当中,近年来把社交营销玩得最溜的要数 GUCCI。

继 #GUCCIGram、#GUCCIGhost 之后,去年 GUCCI 又以 #TFWGUCCI (That Feel When) 在社交平台上开展线上营销活动。套路还是一样,GUCCI 邀请了一众来自世界各地的先锋艺术家,让他们围绕品牌力推的腕表系列进行创作。再添加 tag 放到 Instagram 、Twitter 等平台上,从而进一步掀起全民参与的浪潮。

而 John Yuyi 凭借自己作品的超高人气,在中间没有任何引荐的前提下成为了 GUCCI 主动合作的第一位台湾艺术家。

她的作品是整个推广活动中点赞数量最多的一张

在 #TFWGUCCI 的合作中,John Yuyi 用自己擅长的创作手法将社群媒体符号转换成纹身贴,并且融入 GUCCI 的经典符号,再以身体作为画布呈现出来。在整个 #TFWGUCCI 推广活动当中 John Yuyi 的作品最受欢迎,并且成为 GUCCI 赞助广告的内容,也帮助这个奢侈老牌再一次达到了病毒式传播。

John Yuyi 擅长用崭新的方式诠释纹身文化,将有着社群符号的纹身贴纸放在脸上更是反映了现代人与网络之间的复杂关系,想要表达、渴望获得认同。这些都令她的作品能与大多数网络使用者产生共鸣,从而迅速走红。

除了备受 GUCCI 喜爱,John Yuyi 前段时间还被 Alexander Wang 邀请以名人嘉宾身份出席品牌的 2018 秋冬大秀。有实力坐在头排看秀,以艺术家身份出名的 John Yuyi 如今在时尚圈也算是获得了相当大的认可。

同样都沉迷于社交网络,John Yuyi 为何却能与大牌合作?

同样都是 「社交网络中毒者」,为什么我们玩手机只能消磨时间而 John Yuyi 却可以玩到与 GUCCI 合作?也许是因为她能在随处可见的事物中找到灵感并且以最快速度转化为作品吧,概括起来就是 「创意」 和 「执行力」。

John Yuyi 在国中时就喜欢跟别人穿得不一样,后来考上了台北实践大学学习服装设计。因为参与学校的实习计划 John Yuyi 获得了在纽约华裔设计师 Jason Wu工作室学习的机会,在这一过程中她开阔了眼界并且决定往艺术方向发展。

回到台湾后 John Yuyi 一边在「VOGUE Taiwan」做造型助理,一边为申请美国纽约的艺术家签证坚持创作。当时她做了一组黏土装置的摄影作品,并且将其与连体泳衣做结合,既能体现服装设计的背景又能以创意方式展现摄影作品。连体泳衣做出来之后放在网站上没想到销售一空,她当然也凭此顺利获得了为期三年的艺术家签证。

在纽约有更多的机会,John Yuyi 也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作品。从上大学时她就开始经营自己的社群,深知自己还有大多数年轻人都是 「网络成瘾者」 以及 「视觉型读者」。

在这时她联想到曾经做过的脸部纹身贴图,想着如果把自己的 Facebook Po 图贴在脸上然后再拍照片 Po 出来那应该还蛮有意思,这样一做结果反响热烈。

Face Post

Body Post

这些被称作 「Face Post」 和 「Body Post」 的纹身贴图就成了 John Yuyi 的长期项目,她将来自社交平台的各种数字符号、话语、图片等等制作成纹身贴纸,然后再将图案转印到身体各部位。

用到的材料十分简单,呈现的方式却足够有新意。因此 John Yuyi 的作品在网络上持续发酵,甚至吸引到人气模特水原佑果与其合作拍摄「Yuka’s Snapchat」。

Yuka’s Snapchat

后来同样催生了 John Yuyi 用自己裸体照片创作的 「Skin on Skin」 系列,把皮肤的纹理放在另一层皮肤上,也是一种循环的概念。因为非常喜欢王菲的「出路」的歌词,John Yuyi 也将其印在脸上做出 「Exit Faye Wong」 等作品。

Skin on Skin

Exit Faye Wong

John Yuyi受困于社交网路,亦受益于社交网络。

走红之后 John Yuyi 受到了各大媒体比如「NYLON」、「NUMERO」、「VOGUE」、「BAZAAR」、「i-D」的报道和采访,尽管真诚的她表示自己在做这些作品时并没有想要赋予什么深层次的含义,相反仅仅出于好玩以及可以帮助缓解自己的焦虑情绪,但我们仍然能从中感受到这些作品对社交媒体和大众文化的反思。

去年独立品牌 Collina Strada 的设计师 Hillary Taymour 举办了一场以 「SMAD - 社交网络焦虑症」 为主题的秀,John Yuyi 被邀请以模特身份参加,这正是因为她本身就是SMAD患者。

谈到 SMAD 给人最大的困扰,John Yuyi 说:「有些人会在社交网络平台上而不是现实生活里找自我认同,有时候网络绑架了你的生活、情绪还有假期。本该在海边好好放松,但你只记得拍一张美照发在网上,却忘了要好好在海里游泳」。

John Yuyi 曾受困于网瘾,每天花大量的时间不停地刷各种社交平台。同时她又受益于网络的便捷和快速,以一种非常低的成本,不用像一些传统艺术家受限于专业性技能和客观条件,只需要社交平台这种 「媒介」 就能将自己的创意传播给全世界,从而获得广泛的关注和更多的机会。

John Yuyi 是在创作网络艺术还是为网络创作,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她将自己对社交网络的焦虑展现在作品上,并且借助网络可以把这种反思传递给更多人。

现在我们都习惯于在社交平台上 「报喜不报忧」,比如说精心调试照片的颜色,并且配上已经编排好的文字,Po 到社交平台上之后隔一会就忍不住去查看有多少人点赞。如果点赞数或评论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还会失落甚至有冲动想要删掉自己刚发的状态。

很多人还会为自己的照片加上各类 tag,是不是身上贴满标签才能体现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毫无疑问虚拟网络与我们的现实生活密不可分,这也是一个标签化的时代。这种现状没什么不对,因为它是时代的趋势。但我们要想清楚,在社交网络上的行为是为了满足自己,还是满足他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