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全世界最繁华的下水道王国,里面住着数千名等死的人...

原标题:全世界最繁华的下水道王国,里面住着数千名等死的人...

大家有曾想过自己居住的城市下,存在着另一片“王国”的情形吗?

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曾被称为“东方巴黎”,是一座充满华丽建筑、巴洛克式宫殿和各种林荫大道的美丽城市。

但是在它的繁华的都市和广场下,是第二个没有游客可以看到的城市—— 一个充斥着流浪者和吸毒者的地下王国 ...

Gara de Nord火车站是布加勒斯特最大的中心火车站之一,一眼望去火车站建筑大气恢宏,十分气派。

但如果靠近车站周围一看,会发现附近有不少地洞...

每当过了午后,就会时不时看到有人从地洞里钻出来,或爬进去...

这些地洞便是地下王国的入口,到了深夜,地底苏醒的人们便像不死生物一样爬出地面。

而地下的世界,是一个“恐怖”的“王国”。在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四分之一的居民患有结核病。人们挤在排热管中保持温暖,在黑暗中腐烂 ...

你可以说,住到这里的人活着就是为了等死。但是即便如此,依旧有着成千上万的人想要住进这里...

没有“邀请”的人是无法进入地下国度的。

在小男孩尼克的“引荐下”,“地下王国”的面容逐渐浮现在公众眼前...

地下的世界是一个与地面完全不一样的平行世界....

在狭窄的地下空间里,几十号人密密麻麻地挤在地道两端。

这里有音乐、有电视、有宠物、有奇奇怪怪的装饰品。

你甚至能找到厨房,各色的厨具堆积在厨炤上...

地下的空间并不宽敞,但是人们经过开凿,令原本不能住人的地方变得可以容身。

房间与房间之间靠着拥挤的“小道”连接,要去到其他地方,你必须弯下身子,匍匐前进。

房间里并没有所谓的床。找点东西搭个空间,再铺上地毯、被子,就可以睡觉了。

运气好你也许可以找到一块平地,而运气不好的话,就只能在管子之间睡了...

狭窄和高温并不是地下王国的全部,这里最主要的特征,还是各种各样的“瘾君子”...

这里的人们几乎都拿着一个黑袋子吸食着一种叫Aurolac的东西。

这是一种从塑料中提取出的银色物质,带有致幻的效果,非常廉价,虽然没有海洛因毒性大,但也是毒品。

一个女人的双腿之间有一个注射器; 一个小孩盯着你,嘴里叼着Aurolac的包,慢慢地抽,眼神空洞而无光...

这里的每个人几乎都是艾滋病毒阳性,四分之一患有结核病,还有许多人有肝炎

他们大多在搬进地下王国前就染上了毒瘾,搬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一隅容身之地...

地下的世界没有管束,吸毒的行为也就越来越猖獗。

有一些地下居民会结成伴侣,甚至有些人还有了孩子。然而,由于他们常年生活在地下,且本身就患有疾病,他们生下的孩子大多营养不良,疾病缠身。

而且因为没有规范的管束,很多小孩从小就跟着父母一起吸食毒品。滥用药物的作用加上常年蜗居地下、不见阳光,这里的青少年几乎都发育得很迟缓。

这样一个充斥着毒品、疾病、死亡的地下王国,有着自己的“国王”—— 一个被称作“李小龙(布鲁斯李)” 的男人。

布鲁斯是这个国度的王,掌控着食物、水电、和准入许可。

他是一名父亲、导师,还是控制整片区域的毒贩。

半裸体,胳膊和腿盖满厚厚的锁链和挂锁。皮革背心上覆盖着钥匙圈、胸针和奖牌,胳膊和肚子上有着大片的纹身和自残痕迹...

他的大腿上纹着小时候的他,以及一行字:'下水道之王李小龙'。

20多年前政府倒台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了。他在下水道长大,周围的朋友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下都去世了,只有他活了下来。

很难说他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他贩毒,偷东西,还组织地下居民偷窃。

但同时,他又收留那些找不到庇护所的流浪汉、孤儿、病人,慷慨的把他们接到地下世界,给予他们帮助。

他明白贩毒并不是一件好事,但那却是来钱最快的方式。他用贩毒来的钱养着地下的居民们,交钱给地头蛇为地下居民们带来安全和物资供应。

即使过着一种不算体面的生活,但布鲁斯却用种种行动传递着一种仪式感,养宠物、办派对、挂画像、收集装饰品...

他想要告诉大家的是:

“这里的人大多来自孤儿院,我一直在努力地维持现在的一切。我们就是想要证明,我们其实和社会上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们不是社会的败类、阴沟的老鼠或罪犯。

这个社会不帮助这些边缘人,他们就只能寻求我的帮助,我能提供食物、温暖的家、建议和理解。”

许多“下水道孩子”们亲切的称呼布鲁斯为“爸爸”,因为他们大多都是孤儿,被布鲁斯收养带大。

故事开头的地下世界“引路人”尼克也是布鲁斯的孩子。

尼克从小成长在离异家庭,生父在垃圾场养大尼克,每天逼迫尼克在垃圾山捡东西去卖,自己是个酒鬼,一不顺心就对尼克拳打脚踢。

最后尼克受不了了,逃离了生父,开始在布加勒斯特街头游荡。

当布鲁斯发现他时,他躺倒在大街上,人来人往,无人帮助,还染上了严重的毒瘾。

于是布鲁斯领养了这个男孩。

尼克因为注射吸毒患上了艾滋病,2013年曾经差点死在医院,幸好还是活过来了。

虽然布鲁斯贩毒,但他严禁尼克吸毒,毒瘾犯时,布鲁斯也只允许尼克吸食一点Aurolac。即使Aurolac毒性不强,布鲁斯还是时常感叹...如果早两年找到他就好了。”

当布鲁斯和尼克在一起时,布鲁斯紧紧地搂着尼克。

尼克说,“布鲁斯是每天在医院看望我的人。他给我带来了钱,果汁和糖果。与拉卢卡夫人一起,如果没有他们,我应该早死了吧。

拉卢卡夫人便是布鲁斯的爱人。他们一同抚养尼克长大。

拉卢卡夫人对布鲁斯的感情也是充满着纠结。

“就我个人而言我真希望我能杀了他,或者至少能够惩罚他(贩毒)。但为了地下住着的这些人们,我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需要他,他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救世主。”

拉卢卡说完这些后,布鲁斯笑着搂过了拉卢卡,尼克挤在他们中间,微笑着。

这幅画面让你明白了,即使他是一个罪恶的毒贩,但他也是把垂死的尼克一直养到19岁的人,是尼克一生中唯一的亲人。

“我们是一家人”拉卢卡说。“即使我们有着我们的问题,但我们是一家人。”

随着落日的余晖逐渐消失,斑驳中三人留下了一张令人困惑的全家福。

满是黑暗,又遍布光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