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扼腕!广东公安这位刑侦情报高手,倒在办案路上

原标题:扼腕!广东公安这位刑侦情报高手,倒在办案路上

  本文3156字,阅读完需要11分钟

逝者

朱恒文(1973-2018),中共党员,1995年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政工专业毕业后进入广东省公安厅工作,先后在省公安厅监察室、政治部人事处、刑侦局反恐怖工作处等多个岗位工作。2013年5月后任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刑事犯罪对策处副处长、刑事情报研判中心负责人。在全省追逃工作中,他带领办案民警,牵头组织5次“飓风”追逃专项行动,抓获各类逃犯1340名,其中潜逃多年的命案逃犯61名,打造了广东刑侦最强追逃的品牌,开创了广东公安刑侦情报工作先河。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个人嘉奖3次,荣获“中共广东省公安厅直属机关委员会优秀共产党员 ”称号。2018年4月16日,出差赴珠海组织侦办专案期间,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4月18日11时许不幸逝世,因公牺牲。

4月16日上午,广东省公安厅打击办常务副主任、刑侦局政委梁瑞国向媒体通报广东公安“飓风2018”首役战果。他的身边,坐着两名追逃专案负责人,准备着随时答记者问。

梁瑞国无法想象,12个小时后,上午还坐在他身边的老同事朱恒文,竟然在出差办案中猝然倒下。

“那天才在发布会上看到朱警官,当时他还说会后要赶去珠海。”参加了当天发布会的记者,得知朱恒文因公牺牲的消息后,无不感到意外、震惊和惋惜。

那天在珠海等待着朱恒文和同事去挖掘侦查的,是去年发现的一个特大跨境涉黑案。

在出差途中溘然长逝的朱恒文。

2017年6月,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刑事情报研判中心收到一条在押人员举报线索。凭借着多年情报工作直觉,朱恒文判断其背后极有可能隐藏着一条复杂的地下黑色链条,随即组织民警深挖扩线。在连续工作48小时后,他和同事们成功研判拓展出一个特大跨境犯罪团伙。

2018年1月,在公安部刑侦局协调指挥下,广东省厅刑侦局组织全省多个地市公安机关对该案主要涉案人员开展统一收网行动,成功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制定行动方案、指挥现场抓捕、继续审讯深挖,连续30多个小时,朱恒文全程战斗在一线,战果也受到公安部和省厅领导的批示肯定。随后,公安部部署要求对该案继续扩线深挖。2018年4月,公安部刑侦局决定4月17日在珠海召开专案协调会,组织该案下一步侦查打击工作。

“接到通知那天,他正在组织"飓风2号"追逃专案收网行动,马上又前往珠海办理专案协调会。4月15日上午,又赶到深圳筹备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刑事犯罪工作推进会。4月16日上午回广州在省厅机关参加"飓风1号""飓风2号"新闻发布会后,中午又马上赶去珠海参加专案协调会。”

说起那几天马不停蹄的行程,和朱恒文一起赴珠海的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情报中心民警章华禁不住眼眶泛红。他说,4月16日那天中午,为了节省时间,朱恒文只吃了一个汉堡。

当晚十点多,朱恒文还在和同事一起复盘案件,“他感到身体有点不舒服,说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大概十一点再碰头。结果到了十点四十多分,我就接到了他打来的最后一个电话。”

章华回忆,电话里朱恒文语句表达已经有些含糊不清,他只听清楚一个房间号码。他和其他同事迅速赶过去,老朱已经倒在床上,呼吸困难。

文科出身的情报高手

当时正在广州到珠海出差路上的梁瑞国,接到电话加速赶到酒店,与救护车几乎同时抵达。

4月16日朱恒文(右一)出席广东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

“恒文,我是梁瑞国,你要挺住!”在送朱恒文上救护车的电梯里,梁瑞国想喊醒他。

“我和他是老朋友、老战友、老同事,从他挣扎着睁开的眼神中,我感到他强烈的求生欲望和很无助的感情。”回忆起老同事的眼神,梁瑞国哽咽良久。“从这以后恒文就陷入了深度昏迷,再也没有醒过来。”

朱恒文一行从亚美尼亚押解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回国。

连夜赶到珠海的顶级脑科专家诊断,朱恒文突发脑干出血,出血部位正是控制呼吸和心跳的中枢部位,首次出血量达到七八毫升,几乎无法进行手术。而根据医学判断,出血三毫升以上就是致命的。

看着眼前血压越来越低、呼吸困难、手脚强直、脏器衰竭的朱恒文,梁瑞国非常痛心。他不敢相信,平时身体不错、干劲十足的情报高手竟就这么倒下了。

“他把信息化技术运用到刑侦情报研判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梁瑞国说。近三年来,广东公安机关通过他主导开发的广东省刑侦信息专业应用系统、广东省电子笔录系统、广东省刑事犯罪研判分析系统等多个重要系统,运用大数据技术进行分析研判,成功侦破案件8万多宗,打掉犯罪团伙1236个,抓获犯罪嫌疑人5562名。

实际上,朱恒文是学文科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管理系政工专业毕业的他,没有相关技术的学术背景,能做出如此成绩,全靠他肯学肯钻研的精神。

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朱恒文(左一)与大学同学合影。

“在全省追逃工作方面,他带领办案民警对全省在逃人员逐一梳理分析,牵头组织5次"飓风"追逃专项行动,抓获各类逃犯1340名,包括潜逃多年的命案逃犯61名。”梁瑞国说。

2016年电信网络诈骗最为猖獗的时候,朱恒文主动请战参与“8·20”特大跨国电信诈骗专案押解任务。他克服了亚美尼亚与中国两国法律不同、语言障碍、水土不服等障碍,逐一落实证据转换、人员移交和遣返押解等工作,成功押解129名犯罪嫌疑人回国。

他经办的追逃案件中,潜逃时间最长的是一名1992年12月犯下命案的嫌疑人宋某。20多年,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宋某的追捕。2017年6月,侦办民警通过比对分析,发现一名叫周某的男子与嫌疑人宋某存在交集,且脸部轮廓、长相等特征极其相似。

2017年7月,根据前期掌握的线索,追逃民警不远千里,长途奔袭6000多公里到达新疆塔城,在当地警方协助下对周某进行调查,很快发现了周某并将其抓获。落网时,该嫌疑人已在当地安家结婚,容貌、口音也已经大变,但最终还是在强大的情报信息支撑下落入法网。

“可以说,他开创了广东公安刑侦情报工作的先河”,梁瑞国如此评价他倒在病床上的老同事。

儿子与父亲的最后一面

4月27日上午,广州市殡仪馆白云厅,花圈满布。

1000余人陆续前来向朱恒文的遗体告别。来自广东省内和江西、北京、上海等地的同事、同学、亲友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前来吊唁的人群泣不成声。

“亲爱的恒文班长,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朱恒文在江西宜春的中学同窗专程赶来广州,送上挽联致哀。

“45岁,是一个不能死的年纪呀!上有白发双亲待养,下有垂髫幼子待教。”得知朱恒文因公牺牲的消息,大学同班同学林介鸿留下了这样的感慨。

“朱处病重,天黑路滑,你尽快把嫂子接到珠海来。”同事邓国栋4月16日晚上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搞情报研判的他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就是,朱恒文病情应该不乐观。“我不敢多问,希望这只是和之前他骨折一样,慢慢恢复就能好起来。”

朱恒文生前照片。“亲爱的恒文班长,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朱恒文中学同窗致哀。

工作之余,邓国栋和朱恒文一家人关系比较好,“加了他儿子的微信,出事的那几天我不敢发朋友圈,怕影响正在准备中考的孩子。”

朱恒文出事时,今年上初三的孩子正在备考高中直升考试。家人决定暂时对他隐瞒父亲病危的事情。朱恒文和孩子的感情很好,“有时候恒文加班太累了在家里休息,孩子想跟爸爸交流又不想打扰他休息,就搬个小凳子坐在旁边看”,梁瑞国说。

“星期三中午孩子考完试后,我们就把孩子接到临时设立的灵堂,向他宣布了这个事情,孩子非常伤心。”看着孩子,梁瑞国也禁不住自己的情绪,“再见到他爸爸,就是最后一面了。”

令人欣慰的是,十五岁的少年悲痛过后说,会照顾好妈妈,照顾好两边的老人、亲人;会好好学习,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继承爸爸的遗志。

打击特大跨境犯罪团伙的步伐还在继续,情报线索也越来越清晰,朱恒文却永远闭上了双眼,无法亲手将他们绳之以法。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向雪妮 通讯员 门好 汪棹桴 李晓东

图片:通讯员供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