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孟森《明清史讲义》:近代明清史学的开山之作

原标题:孟森《明清史讲义》:近代明清史学的开山之作

中华现代学术名著200种

第47种

合而计之,研治清史不过三十年耳,而撰述之富,成就之大,影响之深,自非后辈末学所能望其肩背者也。

——王钟翰

孟森 (1868—1938)

孟森,字莼孙,别号心史,江苏常州人。著名历史学家,公认的中国近代清史学科的杰出奠基人,开创了明清断代史研究之先河。

他十四岁就学于当地名师周载帆,以应科举之试。嗣后留学日本,并于其后撰写翻译了一些有关法学及经济学的著作。中年时,孟森作幕广西龙江兵备道,又为著名实业家张謇亲近幕友。他留心于地方政治经济现状,曾参与了清末立宪运动,著文表抒所见。入民国后,孟森先生逐渐抛弃政治活动,专力治史尤专清先世事迹,潜心钻研,于民国三年(1914年)发表《心史史料第一册》,已见其对清先世研究规模。1915年,在《小说月报》上发表《董小宛考》一文,考证冒襄侍妾董小宛与顺治皇帝妃子董鄂氏并非一人。同年,参与商务印书馆《辞源》编写。

1929年,孟森先生受聘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讲授清史,自此开始专注于历史研究。两年后又受聘国立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先后开设“满洲开国史”、“明清史料择题研究”、“明清史”和“清史研究”等四门课程,并总负责整理北大所藏内阁大库档案。得益于北平丰富的图书资源和内阁大库档案,继之以汲汲钻研,此后七年成书数百万言,远迈于旧日之所作,有功于学术亦最宏。著有《明史讲义》、《清史讲义》,对史实进行考订叙述,多有发明创见;所作评议,亦具精辟独到之处。他还先后发表明清史及其他断代史论文近百篇,多收入《心史丛刊》、《清初三大考实》中。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卢沟桥事变,企图灭亡中国,独霸东亚。先生留守北京大学,目睹敌人暴行忧愤成疾,延至冬尽逝去。病中吟诗多首,痛发所感。

《明清史讲义》:超越前人,集其学术之大成

先生于明清史研究,发表单篇论著甚多,总计近百篇,绝大部分收入《明清史论著集刊》及《续编》中,兹不一一举述。其断代专著有《明清史讲义》,系在北京大学历史系授学所用者,于两代政事大端,人物活动皆多具灼见明识,超越前人。

这部讲义共作四编,前二编为明史,后二编为清史。明史始于开国,迄至南明,兼及李自成、张献忠和建州兵事。清史也始于开国,至咸同而止,目录中标“光宣嗣出”。这部讲义经我整理,将道光后期即今作近代史部分裁去,另将原冠于《清史讲义》前的《八旗制度考实》一文,收入《明清史论著集刊》。这部讲义,先生除参用自己所撰有关专题论著外,多取官修正史,也即《明史》及《清史稿》等,旁及其他官私著作,稽考补苴,以求明备。

于明大致分为四个时期,首述明开国制度,列举民事、军事两大端,指出其于土田赋役规划及推行收效之大,关键在能“尽心民事”,“作养廉俭”。次述明中期,所标章目为“夺门”。于明末时期讲述万历之荒怠,天崇之乱亡,附及南明之颠沛,谓“明亡之征兆,至万历而定”。考析详明,持论得当。尤于天崇形势,多具灼见。

于清将重点集中放在康雍乾三朝,分作“巩固国基”和“全盛”二章,即一代武事和文治的成就表现所在。其天命以来的前三朝皆与明朝相为起讫,故从简略。清代巩固国基实由康熙,他进行了巩固和扩大统一,从而为近代中国奠定基础。 讲义于雍正之创制及雍乾武功之继续,并于嘉道间各地各民族反清起义,均详述始末,以繁不俱举引。总之,先生致力明清断代史研究,成绩斐然。

先生喜为考证故实之文,于明清事案人物多有专篇,如明建文、朱三太子等,于清尤多,合“太后下嫁”、“顺治出家”、“雍正承统”为《清初三大疑案考实》,另《科场案》、《奏销案》、《字贯案》、《闲闲录案》以及董小宛、顾眉(横波夫人)、孔四贞、香妃、顾太清(丁香花)五个女性的著述文字,皆具有时代人事的重要意义,非一时兴致漫然命笔之作。

治史之楷模,延续中国学术的血脉

先生之治史,多本中国传统方法,曾道“自唐以下,史家眉目终以欧阳(修)、司马(光)为标准,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又谓后世“于《新唐书》之文省事增,致为不满……夫果文省事增,则文虽有删节,事尚非无所流传。若只有《旧唐书》,唐一代事迹未免叙述太少”。“观《通鉴》取材往往在正史之外可知”。同上注。窥其旨趣,即撰史必须广征史料,剪裁精当,而后成书。

于《清史》则谓:“保存清史料之职责,今由故宫文献馆(今第一历史档案馆)专任之,而他学术机关亦有分任,尽其力之所至,整理排比,使有秩序,刊布流通,使不放失,供修清史之用,并供清史成后补苴纠驳之用。断无收合史料,责史家麕聚于一书之理”。这就是说,史料与史书,截然为两事,目的要求均不相同。这个道理,人人明晓,但作来实难。今天撰史动辄以千百万言为计划,不先有数倍于成书的史料长编,何由而得?从先生启发之言,使人憬然感到,欲成巨著,必当用大力气搜辑史料。

先生治史从事考证,善于发见问题,多为对有关问题辨误纠谬,以求明了史实真相;诸如万斯同对建文出走,清太祖七大恨原文,乾隆香妃,海宁陈家等文都是。这正是治史者之应做工作。辛亥革命,推翻清朝,禁网开放,奇谈丛出,不予澄清,则杂言妄语,势必愈传愈烈,这和研究历史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是大相乖违的,必须予以驳正。先生对问题发见之明敏,致力探索之勤久,足为治史楷模。而他治史的认真不苟的谨严态度,是极为可贵的。

(编者附注:本文摘自商鸿逵先生为《明清史讲义(上、下)》2010年版撰写的导读《述孟森先生》,有删改。)

猜你喜欢:“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