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中兴被禁之后:A事件困局,大风起于身后

原标题:中兴被禁之后:A事件困局,大风起于身后

中兴通讯遭遇美“禁令” 中兴通讯:坚决反对美商务部决定

|李芮 王正珺 编辑|王珊

来自美国的一纸禁令,不仅让拥有8万员工的上市企业面临停产的困境,还在多层面引发反思。

“美国的禁令可能导致中兴通讯进入休克状态。”4月20日,在深圳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说,禁令对公司全体员工、遍布全球的运营商客户、终端消费者和股东的利益造成直接损害,我们坚决反对。

这是一个注定被记入中国信息产业发展历史的事件。

在企业的困局背后,你可以看到个体的命运和公司乃至国家系于一体;“友商”不再是劲敌,成了“兄弟”;计算机机领域的专家展开了持久的辩论;互联网和制造业巨头入局芯片制造;年轻的老师写出了可能改变一所学校课程设置的帖子。

这些细微的事件一定程度上预示着眼下困局的走向。它们一起等待安静的邮箱里早日传来好消息。

悬在头上的剑

刘晓雯最初看到新闻的时候是乐观的。

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这意味着美国激活了此前的拒绝令,让在核心零部件上依赖美国的中兴通讯,面临考验。

刘晓雯是2018年即将进入中兴通讯工作的应届毕业生。她加入的员工群传来消息:工作照旧,大家相信公司有能力化解危机。她没有多想,继续在老家考驾照。

今年夏天,她即将从上海一所重点院校毕业。按照上海市应届毕业生落户政策,签约中兴,这个成绩不错的硕士生可以获得3分加分,顺利拿到上海户口。

拒绝令被激活的第二天,中兴宣布股票停牌。三天后的4月20日,美国商务部新闻官表示,对于中兴的禁令目前没有扭转的余地或协商的空间,要严格等到7年后才有望重启协商。当天,公司董事长殷一民在发布会上表示,“美国的禁令可能导致中兴通讯进入休克状态”。

中兴通讯是全球第四大通信设备商。目前在5G技术的研发上具有领先优势。4月2日,中兴通讯官方宣布,和中国移动广东公司合作,在广州成功打通了基于3GPP R15标准的国内第一个5G电话。

以往安静的微信群开始令人不安地活跃起来。员工们高呼“中兴加油”的视频被发进群里,有些员工站成ZTE(中兴通讯)的队形,为公司打气:风雨同舟,砥砺前行!共渡难关,中兴加油。

几乎没有工作经验的刘晓雯意识到,公司可能真遇到了难关。

“感觉好像是2016年地震的时候劫后余生,今年有余震。”宋辉滨在中兴工作约5年,他向后窗透露,对中兴来说,最艰难的时刻始自2016年。那年3月,美国以中兴通讯及其3家关联公司因向伊朗转出口美国管制货物,违反美国相关出口禁令为由,将4家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即美国出口限制名单。

该事件在公司内部引起较大震动,被称作“A事件”。

后来,在中美政府协调下,美国商务部给中兴颁布了临时许可证,保证中兴通讯可以正常采购美国元器件和软件。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约8.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1.55亿元)的罚金,另有3亿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取决于未来七年公司对协议的遵守情况。中兴成为违反美国出口管制规定而被罚款金额最大的海外公司。

宋辉滨记得,当时“中高层换血”,涉案人员被处理。合规部门在A事件后被独立,并提升到最高级别。公司不仅聘请了外国律师作为出口管制顾问和观察员职位,每月还针对全员进行内控、进出口管制、信息安全方面的培训和考试。

他和同事都认为,公司在整改上表现出了极高的诚意。一个可供证明的有力细节是,工作的文档材料都要在服务器保存几年,美国方面会随时调取。

那时候,美国的制裁和悬在头上的剑一样,不知道会不会落下来。

“交了罚款,达成了和解,内部又深刻反思”,宋辉滨觉得,公司扣除罚款等因素,整顿了管理体系,2017年业绩恢复,甚至好转。他一度认为公司已经平稳度过了困难时期。

直到4月16日,拒绝令被激活时,意外和震惊再次裹挟了他,“觉得这么小心,不会再犯错了吧!”

4月17日,中兴董事长殷一民在一封内部信中写道:“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8万中兴人共同的力量,在此我呼吁并要求全体员工,希望大家坚定信心……来促进危机的解决。”

(公司群里的员工声援视频。受访者供图)

被裹挟的亲历者

在公司的困局面前,刘晓雯的生活陷入另一种危机。

去年她和中兴签约后,开始筹备在上海买房结婚。2018年春节过后,她和男朋友找到了一套售价360万的二手房,房东同意等到9月底过户。男朋友卖掉了老家的房子,交了10万块定金。

“如果9月底不能交足贷款,要给20%违约金。”他们发愁的是,如果公司有变,不能入职就没有户口,这意味着,要交72万违约金,“(相当于)老家的房子就没了。”

4月21日,转机若隐若现。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商务部允许中兴通过“非正式程序”提供额外的证据。美国商务部一名高级官员透露,根据官方规定,中兴通讯并没有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但美国官方已同意随后通过非正式程序接受这些证据。

公司反馈给刘晓雯的情况是乐观的。

拒绝令被激活后,中兴立即停止了所有与美国出口禁令相关的业务。但员工的工作一切如常。她看到,一个名为“中兴算法师大赛”的活动还在浙江大学举办,特等奖的奖励是25万,外加中兴蓝剑直通卡(直接入职中兴优质岗位的一项福利)。

不过,禁运事件在应届生中仍引发了不安和讨论。

“最近大家都是,失眠,很慌,毕业设计也没心情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应届生建了一个QQ群,加强沟通。他告诉后窗,大家比较担心公司受影响后,试用期被裁员,“春招结束了,都找不到啥工作了。”

在网络问答社区知乎上,有人质问那些想毁约的年轻人,“你难道不想和中兴一起挺过去么?”“中美贸易大战将落下帷幕,你不想成为亲历者么?”

也有人信心满满,“我反正没有违的打算,如果倒闭了或者发展不好,我就去读个博士,转去做芯片设计或者器件,自主研发芯片总是要人做的,三四年出来之后继续做研发,和美国硬杠。”

这个表态赢得了一串点赞。

4月25日,中兴通讯供应商深圳劲拓股份发布了一份公告。经管理层与独立董事商讨,劲拓股份做出了放弃合同违约追偿权等多项支持中兴通讯的决定。公告一出,股民和网友感叹,真是“感动A股”啊。

除了供应商,中兴也得到了竞争对手的声援。

4月20日,一篇名为《作为曾经的华为员工,我想替中兴公司说两句公道话》的文章发表后,阅读量很快10万加。

写下这篇文章时,自媒体人格总想起了全球各大机场里,经常会出现的一个场景:在卡塔尔多哈、德国法兰克福、美国洛杉矶……两拨各自嘻嘻哈哈的中国人,互相见面时永远不打招呼,在登机广播声里,登上同一架回国的航班。

格总说,“通信圈的人都知道,华为和中兴是死敌。”虽是“友商”,但平时基本连招呼都不会打。

中兴危机后,大部分的华为前同事都非常痛心。一个前同事在后台留言告诉他,曾经不止一次半夜三更被电话铃声叫起来——因为中兴的技术方案修改而需要做出针对性的调整,导致她不得不加班。“她说,正是你的对手让你变得更强大,如果没有中兴,任老板可能就不需要你了。”

还有同事感慨中国企业出海不易,夹缝中求生,“中兴是民族产业,中国的公司要挺过去,有点唇亡齿寒的感觉。”

中兴的不少员工转发了那篇文章。有人在文章后台给他留言:其实跟华为打来打去的,但是真的把大家当一家人,我们是兄弟嘛。

(卸任两年的中兴创始人侯为贵再度复出,77岁的他推着行李箱在机场忙于转机的照片引发热议。图片来源网络)

了不起的芯片

刘晓雯的男朋友炒股,前段时间看好中兴的5G前景,一度打算买入中兴的股票。

“知道它是国企,在5G研发上领先,也有不少专利。”但很快,危机爆发后,他们第一次意识到中兴股市停牌的背后,正是整个中国在国产芯片研发上的落后。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2017年我国芯片进口额超过2601亿美元,为全球第一。中国芯片进口额已经连续两年超过原油。

罗亮从一个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中兴的困局。他是中兴的前员工,在他看来,核心技术的失落始终是公司,乃至全通信行业发展的一个隐患。“核心的元器件平时都要(从美国)大量采购、备货,现阶段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他先后担任过硬件研发和项目管理工作,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他对老东家被制裁并不吃惊,“只是要看什么时候,哪些因素(会)触发。”

中兴危机背后核心技术缺失,某种程度上,刺痛了全社会的神经。有网友调侃,公交车上的大妈都在讨论“中国芯”。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潘伟涛写了《选好课也是爱国》的一个帖子,火了。两千多字的文章,其实是一个名为《专业集成电路设计》的课程推荐。

那是通信工程学院唯一一门介绍芯片设计全流程的课程,由于课程设置问题,很少有学生选修。文末,潘伟涛放了两张照片,一张是航母,另一张是被红色国旗覆盖的芯片。最后,他写道:前几天看到了一个说法,国防报国,参军报国,其实选择做自己的通信芯片也是一种最急迫的报国方式!

文章最初发在他科研团队的微信公众号上,后经学校官方微博推荐,迅速走红。1980年、1990年毕业的校友们看到了,给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打来电话,“这门课太重要了啊!”

潘伟涛告诉后窗,学校领导很重视,在考虑下学期把这门课程设为必修课。

4月20日至21日,包括中国最高领导人在内,七常委集体出席了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习近平指出,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要下定决心、保持恒心、找准重心,加速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

这是中兴事件后,首次出现来自最高层的声音。

资本市场也前所未有地表现出兴奋。

4月25日,马云在日本早稻田大学与学生、企业家对话时称,中国、日本等国家需要开发自主半导体技术,以摆脱美国对全球芯片市场的控制。就在4月20日,阿里全资收购了中国本土芯片设计公司杭州中天微系统。

在净利润迎来史上最佳之后,连续十年分红的格力“突然”宣布2017年不分红了。格力4月27发布公告称,公司留存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建设、智慧工厂升级,以及智能装备、智能家电、集成电路等新产业的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 这一动作,被众多媒体解读为“董明珠要造芯片”。

中兴通讯被美国宣布“禁售”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18日的晚上,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临时组织了一次圆桌会议。包括国家龙芯课题组组长胡伟武在内的多位专家,参与了会议讨论。

他们探讨了一个国人当下十分关注的问题:为什么我们造不出美国人那样的芯片?

在信息工程领域,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是:“拿出’两弹一星’精神,举全国之力把芯片业搞上去”。

但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认为,基于芯片研发的巨大投入,以及产业链冗长的特点,单个企业做研发投入很难投得起。与此同时,通用芯片如果在市场上不能获得认可,做出来也没有用,拿过去“两弹一星”这样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例证过来,已经不具有意义了。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4月22日的一个学术会议上也疾呼:“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千万不要重蹈大炼钢铁的覆辙,也不要再犯全国上光伏的错误,有许多深层问题需要进行讨论。

备受期待的催化剂

写出《选好课也是爱国》的教师潘伟涛对芯片的研发,态度冷静。

“国家对芯片研发的支持是非常大的。”潘伟涛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总装备部微电子技术专家组组长郝跃的博士生。2010年,博士毕业后,他到高校任教,发现“教育领域的投入太薄弱了。”

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细节是,前几天学校进行优秀科研人才选拔面试,他问一个学生是否听过FPGA(在芯片设计,起步、验证阶段的一个重要工具),学生答,没听过。

这让潘伟涛非常不安。他曾调研过西方大学的课程设计,“计算机领域的学生都要学电路设计,有助于各领域专业芯片的研发”。但是在国内,除了微电子专业,通信工程、电子信息工程等专业,通常不做硬性要求。

芯片设计也不曾受到多数学生的青睐,他们追赶的是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有一次他到北大访问,看到不少通信工程的学生,辅修的课程是金融,感慨万千。

“我们所有的实验都是直接在人家的芯片上做的,(芯片设计)这一步被直接忽略了。”即使是全国范围的电子线路竞赛、FPGA设计大赛,赞助商也是外企。

曾在华为任职过的一位员工对热闹的“芯片”概念泼了一碗冷水。“芯片产业从设计、制造、材料各个环节都落后。”他说,整个产业链最难的是芯片设计软件,第二难的是芯片的流片生产。

4月19日,硅谷科技公司Cadence被要求停止和中兴的一切合作。这是一家系统设计工具提供商,业内称为EDA,苹果、高通以及英特尔等芯片生产商都需要向它采购软件和服务。

“没有芯片设计软件,啥芯片团队都停工。”那位华为前员工说,谁来出钱造、怎么造,国家怎么投资,都是需要讨论的问题。

在产业界,另一个可能“犯众怒”的问题是,我们一定要在每个领域造出自己的芯片吗?“中美的贸易战,只是一种平衡中美利益的手段,中美的关系早已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了。”格总说,我们是不是一定要造自己的芯片呢?如果可以做,那是不是要现在做?

这一观点,任正非曾在2012年一个内部座谈会上做过讨论。“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芯片,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他还提醒做网络芯片的员工,“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

在诸多争论中,一个被广泛提及的共识是:中兴困局将会成为倒逼中国高科技基础研究,尤其是芯片业走向国产化的催化剂。

“至少,现在用到外国人芯片的企业会开始考虑用国产芯片做一个备份。”潘伟涛所在的研发团队曾开发出一款针对数据传输的芯片,拿到了国际标准,部署成本和维护代价比外国芯片也要小很多,“但质疑声很多”。

潘伟涛知道,国产技术产业化时,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信任”和利益链的垄断,而中兴事件,有望打破现有的局面。

4月22日,美国财长姆努钦表示考虑来华磋商。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回应时称,中方已收到美方希望来北京进行经贸问题磋商的信息,中方对此表示欢迎。

此前,执掌中兴30年,卸任两年的创始人侯为贵再度复出。美方禁令发出后,77岁的他推着行李箱在机场忙于转机的照片被爆出,引发热议。

宋辉滨记得内部邮件里,董事长殷一民写下的一句话:任何通往光明未来的道路都不是笔直的,公司国际化征程也同样伴随着曲折和不平。

“这是产业的阵痛”。宋辉滨和8万名同事,以及像刘晓雯一样的新员工一起等待,希望眼下安静的邮箱里早日传来好消息。

(文中除潘伟涛外,其他采访对象均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