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飞机杯与大国崛起

原标题:飞机杯与大国崛起

康总我有个朋友,在网上买个飞机杯,给了差评。

差评原因说来可笑:店家包装太简单,快递员看出送的是飞机杯,送货时看他的眼神似笑非笑,有点奇怪。

像我朋友这样的男人其实不少。虽然靠飞机杯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捱的漫漫长夜,可还是害怕别人知道,自己是用飞机杯的男人。

但在康总我看来,飞机杯实在冤枉。

用飞机杯,绝对是男人排遣寂寞的正当手段。而且,包括飞机杯在内,每当男性成人玩具出现新的进化,都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和技术进入一个新阶段。

别觉得康总我是胡扯,这就给你慢慢道来。

「打飞机」,是镌刻于男人基因里的本能。

早在「圣经」中,就有俄南手淫而被上帝降罪处死的描述,西方人也因此把手淫称做「Onania - 俄南之罪」。

而在中国,刻本最早见于宋代的「笑林广记」,记录了这样一首歪诗:「独坐书斋手作妻,此情不与外人知。若将左手换右手,便是停妻再娶妻。」

可见,男人独处时对至高快乐的追求是不可阻挡的,古老的东方与西方之间没有任何文化隔阂。

很快,东西方男人又达成了一项共识:只用手,不太给劲儿。

首先做出努力的,当然是长久领先于世界的东方大国,中国。

16世纪末17世纪初,中国正处于明朝中后期。民间已经出现资本主义萌芽,小型市场经济呼之欲出,文化上也隐隐有了性解放的趋势,出现「金瓶梅」这种世俗小说。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中国民间出现一门神器,「银托子」——环形,用银打造,讲究者上面还刻有花纹。

据说银托子有2种功用:一是行房事时,把它绑在那话儿下,增加硬度;二是在夜深人静时,可以用它的环形结构代替双手,排遣寂寞。

「金瓶梅」中,西门大官人就随身带着银托子,以备不时之需。银托子小巧、精致、实用,如果没有发达的手工制造业,绝无法制造出如此奇妙的玩具。

甚至,在银托子身上,已经可以看到一点现代飞机杯的影子。但它也有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硬:

用男人最柔软部位与坚硬金属刮蹭,看着都疼,不知道几百年来是银变硬了还是中国男人变软了。

可惜的是,此后中国男人再未对银托子做出改进。与之对应的是,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也迅速凋零,国力相对西方,陷入了停滞不前的泥淖之中。

但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即将超越东方中国的西方,男人们也拥有了自己的深夜玩具。

时值大航海时代,欧洲人在大海上开疆拓土,培育出一个又一个跨越全球的强盛帝国。只苦了那些水手,在船上一漂几个月,晚上除了数星星,只能跟男人们一起玩。

为了排遣寂寞,一项伟大的发明应运而生。水手们用皮革缝制女性人偶,陪伴自己度过船上摇晃的夜晚,还给它们取名为「旅行夫人」。

17世纪,作为「海上马车夫」,一队荷兰商船漂到日本,东瀛人民第一次见识了人偶这种奇技淫巧,给它们起名为「荷兰妻」,这名字至今仍在日本用来称呼充气娃娃。

可以说,人偶是大航海时代的一个绝妙注脚。事实上,每个西方国家强盛时,几乎都会有关于人偶的佚事传出:

一战前,奥匈帝国曾是欧陆最强盛的帝国之一,维也纳也是艺术家聚集。而成长于其中的艺术家柯克西卡被爱人抛弃后,就找裁缝用动物皮毛做了一个她的等比例人偶;

柯克西卡人偶设计手稿

二战时,纳粹德国初期连战连捷,据说希特勒不想让德国纳粹和非雅利安女人发生关系,下令发明人偶,供广大军官将校士兵使用;

二战后,美国成为第一强国,纽约成为世界之都。恰是这个世界之都,百货公司屡屡发生人偶模特被窃案件,被人盗走当作成人玩具…

不难看出,只有一个国家强盛时,国民才有精力去研究新的男人玩具,并且舍得把名贵的原材料花在那件只有10分钟的小事上。

然而,故事进行到这里,一个文化中满是奇淫巧技的国家还未登场——日本。

说起日本,直男脑子中会出现各种格式的小电影。但日本人追求的,可不仅仅是视觉上的刺激。

早在江户时代初期,日本一位名叫善祐法师的和尚做出了一个叫「吾妻形」的玩意儿,供男人使用:

外壳借鉴制作刀鞘的技术,内部附上一层羽绒,再填入纳豆或山药做润滑。不仅方便使用,还提供了绝佳的触感。

可以说,「吾妻形」正是飞机杯的鼻祖。此后300余年,日本人陆续做出各种丧心病狂的尝试:

把丝瓜籽取出后直接使用,把魔芋在热水中浸泡后切出孔洞使用,相似的尝试还应用在南瓜、黄瓜、凝固的淀粉…所有能入口的柔软东西,日本人民一个没放过。

不过在300多年的时间里,飞机杯发展局限于水果边界的拓宽上,最多加上西瓜、香蕉等在日本名贵的水果。

日本飞机杯技术的真正腾飞,出现在二战后,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的时期。

上世纪50年代,成本相对低廉的人工合成橡胶开始在全世界普及。日本人民当然不会错过这种好事,马上尝试把人工橡胶应用在飞机杯上,批量生产。

事实上,世界上所有触感柔软的高科技材料,全部被日本商家应用在了飞机杯上:橡胶、硅胶、乳胶乃至NASA研发的超感材料…

到了80年代经济泡沫时期,日本经济达到空前绝后的繁荣,GDP世界第二,奢侈品消费全球第一,新干线贯通全国,科技产品领先世界。

而飞机杯,也在此时迎来又一次革命:在飞机杯里装个电动马达,带来震动刺激效果。

如今一部手机就能搞定的震动效果,在30多年前却是绝对的高科技。当时一个装了电动马达的飞机杯,轻轻松松卖到1万日元,按当时的汇率,约合40美元。

要命的是,这种带电的精密玩意无法清洗,只能使用一次,也就是说,撸一发1万多日元…

天价如此,但这种飞机杯购买者众,销量可观。当时的日本经济昌盛,国民购买力强大,可见一斑。

直至今日,日本仍然是飞机杯工业最发达的国家。但若是说飞机杯的下一步进化,我们应该把目光投回古老的东方大地,中国。

2016年,人工智能AlphaGo在围棋上战胜了世界冠军李世石,同一年,讨论智能机器人反叛人类的美剧「西部世界」开播。

媒体讨论,「终结者」和「黑客帝国」等电影中,人工智能奴役人类的场景似乎近在眼前。

而在工业4.0大潮中的中国,相比恐惧,商家们却更多看到了机会。人工智能汽车,人工智能家居,人工智能翻译…

所有旧时代的工业产品,中国人一个没放过,一门心思给它安上人工智能的光环。当然,飞机杯也不例外。

2016年开始,不断有中国厂家推出人工智能飞机杯,它们有相似的样貌:

配合VR眼镜播出的图像,飞机杯可以自主掌控收缩等动作,还会根据用户的反应进行反馈,实时调节,真正做到人机互动…

借着人工智能的东风,中国会就此在飞机杯工业中占据领导者地位吗?现在看来,很有可能。

中国的情趣用品市场号称300亿,其中仅一家国产飞机杯厂商的市值,据说就已经达到6.5亿。在这背后,使用100块的一次性飞机杯的中国男人,数以千万计。

在康总我看来,男人握住飞机杯的动作简直意味深长。

从明朝先锋到维也纳的艺术家,从纽约市民到东京白领,你会发现所有爱用成人玩具的男人,全部是强盛国家的国民。

当一个国家的男人用100块的一次性飞机杯爽一发时,他正处于最幸福的消费升级时期。

所以,别小看任何一个用飞机杯的男人。买得起,说明能挣钱;愿意花钱获得快乐,说明有情趣;一个人独处时还在运动下半身,说明能力强…

如果有姑娘看到最后这里,我想告诉你们:

用飞机杯的男人不是不爱你,他只是有钱闲得慌。

编辑:宋书欣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