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帖相参入化机

原标题:碑帖相参入化机

碑帖相参入化机

中国国画院副院长张晓凌

——刘成杰书法赏读

刘成杰痴迷于书法之道,数十年来游心于北碑南帖之间 博涉篆隶楷行草诸体,取法广泛,意态宏阔,而又能碑帖相参,融会贯通,出以己意,故其书既具有北碑博大雄奇的气象,又深得南帖疏放妍妙的神韵。综述之,其殊堪称道者有三。

以其师承无门,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而又蹈畏途之艰,此殊堪称道者一也。

碑帖相参,实为清代中期尊碑抑帖之风兴起以来书法演进的又一重大转捩。“尊碑”之说,清人阮元启其源,包世臣推其波,康有为助其澜,致使近世以来书坛,金石碑学之风大炽,名家辈出,成就卓荦。而深究“尊碑”之说及其创作实践,其虽以矫正帖学积弊为鹄的,但其自身难免粗鄙僵化之习,故习北碑者,也不乏矫枉过正而致身后无闻者,此实属郐下无讥。

刘成杰的书法创作以碑帖相参为取径,一方面基于他对中国书法演进规律的深刻理解与把握,一方面也顺应了近现代以来碑帖融合的书法发展大势。但碑帖相参并非坦途,其难度往往令后学者望而却步,畏葸不前,成功者更是寥若晨星。刘成杰逆势而行,可见其心志之坚。故其书发越生命精神,其骨力之洞达清奇,气势之沉雄开张,神韵之古澹天真,实为其心志之自然流露。

以其文质并举之书艺,创为碑帖相参之新格,灵裁别寄,风规自远,此殊堪称道者二也。

刘成杰书法的精妙之处在于其质实骨健,气清神腴,以及在此基础上展现出来的的“达其情性,形其哀乐”的精神内涵。刘成杰深谙书法艺术的语言规范与精神实质,他不仅强调形式语言与技艺规范的精进,而且注重内在骨力与精神气格的强化。其书艺外兼修,文而不华,质而不野,既传承了北碑南帖的精神传统,又创造了新颖独特的个人化艺术风格,其精妙处,勘破碑帖相参之窔奧,足以“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

以其兼收并蓄、化古出新之法,博涉旁通,兼善诸体,此殊堪称道者三也。

刘成杰的书法,篆、隶书笔意古雅朴拙,浑厚大气,寓含金石气韵;所作楷书,则端庄劲健,雄浑静穆,凛凛然有君子气象;其行草书,则用工最勤,也是成就最为突出者,其运笔追求万豪齐发,祈福钮挫,留不常迟,遗不恒疾,随手万变,任心所成,其线条如锦里裹铁,遒劲奇纵,充满了力之美感与动之旋律,而其结体布局,则疏密有致,开合有度,放收自如,既显方圆流峙之形,揖让周旋之态,又得经纬昭回之度,屈伸飞动之理,禀阴阳而动静,体万物以成形,磊落逸势,妙合天倪,有清风厉水,漪澜成文之意趣。

刘成杰精研碑帖相参之法,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绩,且花甲之年仍临池不辍,劬勉以求,因而完全有理由相信其书艺必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白朴《驻马听·吹》

裂石穿云,玉管宜横清更洁。霜天沙漠,鹧鹓风里欲偏斜。风凰台上暮云遮,梅花惊作黄昏雪。人静也,一声吹落江楼月。

马致远《双调折桂令叹世》

咸阳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千戈,项废东吴,刘兴西蜀,梦说南柯。

韩信功兀的般证果,蒯蒯劇通言那里是风魔?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醉了由他。

范仲淹《岳阳楼记》

吾谁与归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後天下之乐而乐歟。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诗经《国风唐风绸缪》

绸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今子今,如此粲者何!

张鹤《青玉案,咏冬》

北国风劲飘丹舞,翠红去,青山兀。道梓格高凌众木。千峰白絮,冰坚是处,何惧寒欺骨。

飞鸢翮举冲霄翥,傲岁含春更霜女。暖盎浮阳融朔土。玄英心醒,高洁不惑,莫道严冬苦。

米芾

一日不书,便觉思涩,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

《神采》书道之妙,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

张岱《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松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无题》

铅华洗尽入梦怀,闹市处子对云台。

了得东风更桃符,唯吾与君听天籁。

《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毛泽东《清平乐·会昌》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只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闻鹧鸪。

贺新郎·绿树听鹈鴂

[宋] 辛弃疾

绿树听鹈鴂。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秦观《點絳唇》

醉漾轻舟,信流引到花深处。尘缘相误,无计花间住。

烟水茫茫,千里斜阳暮,山无数,乱红如雨,不记来时路。

苏轼《定风波》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睛,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天道酬勤

李清照《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青玉案·元夕

宋 · 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刘禹锡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登旅顺炮台感怀》

积贫失海疆,羸弱刀俎上。东倭穷兵甲,北熊卧榻床。

黑烟熏绿草,狼啸复野旷。拭干百年泪,警醒向海洋。

不堪空对耳。登高再引吭。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宋代: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从上小学描红模子始,习书法,临柳公权玄秘塔,无人指教,不得甚解。没有家传,亦没有童子功,随性涂鸦而已,之后时断时续。成年,服役,在部队电影组,有写字的环境,斗胆拿起毛笔。七十年代初,文化荒芜,找本字帖都难,组里有写好字的老同志,跟其学习,毕竟二手,仅其皮毛。又偶得张猛龙贴,甚喜,习字数年,然而先天愚笨,独自摸索,不得要领,自觉长进甚慢。年近花甲时日,重拾搁置多年毛笔,无知无畏,无约无束,旋臂即写。出始毫无章法,慢慢摸索,嚼出个中一些味道。再读帖,再观摩,再体会,再下手,终有一些感悟。

文字初现以涂鸦始,视觉线条形成不同角度的美感,流传至今,名曰书法,聚成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能够拾笔蘸墨书于纸上,与古人对话,真是幸事。不管写得优劣,都是一份机缘。传承传统自在客观,这是无法回避,且必须面对的。重要的是,书写大字,须排除功利性,随性情,重品质,写出自己的模样。——刘成杰

责编:严京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