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文史记忆︱老金华人都认得这个地方……这里的往事可以拍成电视剧

原标题:文史记忆︱老金华人都认得这个地方……这里的往事可以拍成电视剧

“小邹鲁”金华,文化资源丰富、地位独特。为充分挖掘、展现这一丰富的资源,提升浙中生态廊道的文化内涵,金华市政协文史委联手市社科联、市方志办、市文物局、市档案局、市婺文化研究会和金华之声、金报全媒体中心、金华晚报、浙江新闻客户端等共同推出“文史记忆”,寻找八婺共建共融共享共赢的文化力量。

老站

十几条铁轨,人字形站台,歇山顶式站房,在婺江边、中山西路附近,是保存完整的。

小飞蓬,猪央央,续断菊,各种杂草在铁轨间肆意生长。没有呼啸的火车来打扰,只有婺江的风在日夜吹拂。

铁轨无语,岁月有痕。今天,要拨开历史的迷雾,寻找沉淀在它们身上的动荡风云、如烟往事,也还不难。

听闻市委市政府将把老火车站打造成铁路文化主题公园,作为浙赣铁路浙江省境内目前唯一保存较为完整的弃用老火车站,能在历经沧桑后涅槃重生,也许是它最好的归宿。有关它的前世今生和未来,再次浮上金华市民的心头。

一座火车站

一个城市的现当代史

老站

金华老火车站所属的杭江铁路(后称浙赣铁路),是中国自主修建的第二条铁路,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条省营铁路。

杭江铁路的起点是杭州,终点是江西玉山。这条铁路在修筑前,经过了长时间的呼吁和酝酿,最早的呼声来自晚清。好事多磨,直到1928年秋天,张静江担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时,杭江铁路的修筑计划开始付诸实施。

这条全线360多公里长、花费1400万元的铁路,没有中央财政拨款,浙江省政府自行筹款修建了萧山到江山段的铁路。其中,省政府筹100万元,余250万元由上海华人各银行分担,还向中英庚款董事会借款20万英磅,其间还发行过建设公债。

1932年3月,铁轨铺到金华。其中,金华江铁桥的建筑,从第三孔装至第十孔,只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被《申报》评价为“办事之神速,出人意料”。

1

通车典礼

1933年11月,铁路延伸到江西玉山,同年12月28日,杭江铁路举行通车典礼,地点就放在金华火车站。

除了邀请当时的各级官员外,时任浙江建设厅领导专程赶到上海,招待各路记者,请他们到金华参加通车典礼。

1933年12月28日清晨,从上海赶来的中西各路记者,从杭州三乡庙码头出发,乘船到西兴码头,上岸后,杭江铁路专车已在等待。“八时十四分,汽笛一鸣,车轮滚动,鞭炮齐鸣,并有飞机一架,盘旋天空,表示欢送……十二点十二分,达义乌县,警队站立迎候,民众亦放鞭炮表示欢迎。车行经义亭、孝顺、塘雅诸站稍停又开,至一时四十五分到达金华县,计程一百七十一公里,约费四小时。车站上万头攒动,彩旗飘扬,警队毕枪示敬,来宾纷纷下车……”1932年12月31日的《申报》,记载了这次典礼的盛况(其中有些字迹难辨,难免有错,请多谅解)。飞机、警队、彩旗、鞭炮、鸣枪……隆重的仪式,传达的无非一种信号——这真的是一条举足轻重的路。

老站

参加典礼的嘉宾,除了大饱眼福、获得优待外,还得到了一枚全线通车纪念章。纪念章的一面铸有张静江的肖像,章上镌刻有“本路创办人张静江先生”的字样和头像。

2

风雨铁路

树大招风。被称为繁荣浙江之交通动脉的杭江铁路,很快就被事实证明,它不仅仅是一条简单的铁路,它迅速被裹挟进政治时局,成了兵家必争之路。

1937年,日寇入侵,杭州沦陷,浙江省政府多次搬迁,永康、丽水、松阳、云和……使得浙西南地区一时成为省政治、军事中心,金华成为各类物资的集散地、中转站。每日开行金华—株洲、南昌、长沙、桂林的客货列车。凡福建、江西、安徽、湖南等省出口的茶叶、桐油、猪鬃、蚕丝等土特产物资,均由金华转运到温州、永嘉等出海口。同时,从香港、上海等地由水路运来的各种工业器材、油料、食盐、生活日用品,均通过金华转运至以上各省。

据不完全统计,仅1937年到1939年3月,金华共开行军运列车1700余(列)次,运送军队150余万人次,伤员6万余人次,军需品23万余吨,为抗日战争作出了积极贡献。

因为重要,所以珍贵,因为珍贵,所以争夺。艰辛建成的铁轨,在国仇家恨、政治更迭面前,几度被毁,历经坎坷。

1940年10月和1941年4月,日军两度进攻浙东,轰炸浙赣铁路(1937年,杭江铁路改为浙赣铁路),铁路员工一面抢修保持军运,一面奉命拆除东端铁路;中国守军反攻,日军退回占领区后,又加紧抢修拆毁铁路,保持通车。

1942年4月,日军发动浙江战役,诸暨、义乌、兰溪、金华、衢州先后沦陷,南昌的日军也向东夹击,浙赣铁路被迫全线放弃。

1943年,日寇为扩大侵略和大肆掠夺,修复了杭州—金华段铁路,并抢建了金华—武义长约40公里的铁路支线,将大量优质氟矿石运到日本,倒在近海储藏。

1945年6月,日寇在太平洋战争中失败,预感到末日将临,将金华、义乌、诸暨等站及沿线的钢轨拆毁,运往东北。

1947年3月,国民政府修复浙赣线铁路,金华铁路运输再次恢复。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浙赣铁路设施被国民党军队破坏。

1949年5月,金华解放,广大铁路职工以冲天干劲,修复遭到破坏的铁路,恢复了铁路运输。为支援解放大军南下,仅在9月份16天的时间里,就连续开行军运列车342列,运送军粮4000余吨,其他军用物资2.2万余吨,为解放大西南作出了极大贡献。

老站

解放后,铁路运输条件逐渐改善,铁路运输能力不断增长,客货运量急剧增长,金华站已是上海铁路局直属区段一等客货运站。

除了负责金华本地站点的运营之外,还承担起杭州至江西交界各线路站点的客运、货运工作,是浙西南地区物流、人流的主要中转站,温州、台州、丽水等地的人们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很多是从金华老火车站开始的。

1996年1月,金华老火车站的客运业务移到了新建的金华火车西站。忙碌了大半个世纪的铁路,渐渐沉寂下来。

没有枪林弹雨,没有轰隆隆的车轮声,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流,成为小飞蓬、猪央央、续断菊的自然生长地,成为人们怀旧、拍婚纱照和写真集的场所。周围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铁轨还是静静地躺在地上。看着岁月静好的金华,它们也许会想,寂寞一点又如何。毕竟,它们已经用自己的经历昭示世人:一个修得起铁路的民族,还得强大独立,才能使用好铁路;当一个民族安稳时,铁路才能安稳。

3

沧桑站房

在今天的时代花园西侧,有一幢两层楼的建筑,歇山顶,主楼立面十三开间,两边各有几间附属翼房。房上的瓦片不再光亮,外墙的颜色斑驳陆离,屋里空空荡荡。熟悉的人知道,这是一个有历史的站房、饱经沧桑的站房。

1931年5月,当杭江铁路的轨道快铺设到金华时,金华车站开始动工兴建,次年2月就建好了。这座9个月就建好的站房,被后来的人们用“极为简陋”4个字来形容,站房只有数十平方米,墙壁用竹片抹泥建成,站台是数十米长两米宽的土站台,外加一个雨棚。

这样的车站,怎能满足运输需要?

(向上滑动查看全文)

1934年,杭江铁路公司重新建造金华车站,次年建成。新火车站非常壮观,整幢站房一字排开,中间5间为楼房,两端各4间平房。外墙立面仿西式,墙面的图案非常新颖美观,看上去就像一大幢洋楼。房子的屋顶是铁皮,藏在外墙的后面。

这幢气派的车站,在上世纪30年代的金华是非常高大壮观的新式建筑。但是,没多久,它就被整容,因为,日寇来了。1943年,日寇出于长期占领和掠夺的需要,在铁皮漏水、破损严重、铁皮瓦紧张无货的情况下,将铁皮屋顶改为歇山四落式瓦片屋顶,外墙上那些精美的图案,那些出自能工巧匠之手的图案,全部被涂抹清除。

1959年,站房扩建,原13间站房全部改为两层楼房,两端再扩建4间平房,候车面积扩大到21间。1979年,站房再次扩建。1996年1月,铁路改线,站房退出了铁路运输的舞台,但它没有退出历史的舞台。

坊间曾有声音,说现存的老火车站是日本人造的,有人不服,专程跑到上海铁路局查资料,证实站房是中国人造的,日本人改了站房的屋顶,毁了站房外墙上精美的图案,站房是日寇侵华的罪证。这个执着的人,就是老火车站前站长俞祖昌。

我市古建筑专家汪燕鸣等人,曾多次去考察这个站房,认为它保存完好,有重要建筑价值和历史价值,应该保留。

4

失踪的纪念碑

老金华人还记得,老火车站前有个广场,广场上曾有一个灯塔。其实,广场上不止有灯塔,还有纪念碑。

1937年,杭江铁路与江西萍乡铁路相衔接,同年9月10日全线通车,杭江铁路改为浙赣铁路。为纪念这一重大时刻,金华车站门口的广场上,用花岗岩砌了一座纪念碑,上书“浙赣铁路通车纪念碑”。

(向上滑动查看全文)

1942年,金华沦陷,为了抵御外敌入侵,无数将士殊死搏斗,英勇牺牲。1945年,日本投降,山河重光。为了纪念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将士,浙江省政府在“浙赣铁路通车纪念碑”外抹上水泥,改为“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

“文革”期间,此碑连同底座被拆。拆除时,用红色的漆在花岗岩上写了编号,而后,在原址上用砖头建了一座宣传塔。

1979年,车站扩建,宣传塔被拆。

那块里面写有“浙赣铁路通车纪念碑”、外面写有“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的碑去了哪里?老火车站前站长俞祖昌曾经到五星烈士陵园查找,不得其踪。

退休以后,俞祖昌用画笔画出了老火车站每个时期的样貌,其中包括那块纪念碑的变迁。“如果能够找到这块碑,肯定是文物了。”

历史已去,历史未去。

关于老火车站,还有太多的故事没有说完………

作者:赵如芳

监制:吴远龙、越华

金华市政协文史委与金华之声 联合推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