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当中国VR企业都在做眼镜,梁应滔如何带领玖的突出重围? || 专题

原标题:当中国VR企业都在做眼镜,梁应滔如何带领玖的突出重围? || 专题

VR行业历经风起云涌的四年,在这个过程中,玖的数码如何突破、创新,在行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接下来,它又将去往何方?

深耕泛娱乐领域15年,从大头贴做到动感影院,为追求身临其境的完美娱乐体验,他开始涉足虚拟现实产业,短短四年,就带领企业从初出茅庐到崭露头角。2017年广州财富论坛期间,为世界各国嘉宾呈现了一场VR盛宴,他就是广州玖的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应滔。

在本期的《风云粤商》节目中,梁应滔分享了自己如何进入VR行业,带领公司找到创新的商业模式,实现全产业链布局。

以下为《风云粤商》节目对梁应滔的访谈文字版,由无冕财经刘甜整理。

● ● ●

主持人:我们刚才是请到了现场观众先来体验了一把VR的跳一跳,你能跟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设备吗?

梁应滔:这款产品是微信的团队找到我们,说他看到我们在VR领域里的一些应用,于是想在他们的公开课里面去展示一下那个延展的应用。我们就帮他做了一个跳一跳,就刚才观众在里面看到的,全方位的一个展示来的360度,不是手机的屏幕,而且他掉下去能有掉下去的感觉。

主持人:那还是请梁总简单介绍一下VR和AR的概念好吗?

梁应滔:简单来讲的话,VR他是个虚拟现实,他是完全沉浸进去的。AR它就会增强现实,他可能有一部分你看到的是现实有一部分看到的是虚拟的,但VR他全部都是虚拟的。

主持人:那么究竟VR产业在进入中国之后,经历了几年的发展之后,他的未来发展又是如何的。梁总作为这个产业的先行者,他的几年道路又是如何走过的,我们接下来把这个舞台交给梁应滔先生。

梁应滔:今天的话我们主要讲讲,VR这四年来的一个整个发展的历程。2014年的时候,科技圈里面有一个比较大的一个事件,就是FaceBook以20亿美金,收购了Oculus一个眼镜公司。那这个案子就对我自己本身也有小小的一个的触动,这个产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产品,为什么这家公司那么短的时间会值20亿美金,或者这个技术它凭什么值这个钱?

那我在2014年的时候去了美国看这个产品,当时它整个的一个清晰度、分辨率都是很低的,它就是一个很粗糙颗粒很大的一个产品,大部分人看两下的话会相当的晕。但是最起码我们刚才说了它实现了一个360度的景观,也就说我们抬头,眼睛你看哪里,它运算就计算到哪里,马上给你对应的一个场景。这个事情出完之后,到2015年我觉得在产业里面会延伸出两条线,一条线可能是欧美的、以美国为代表的一条线,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呢?他们做的是一个底层的算法,国内的产业的话,我们的很多创业者,或者说我们以前从事图形算法的一些从业者,它会研究一个什么呢?就怎么做眼镜,怎么让这个眼镜跟随这个技术去发展。

然后到2015年的时候,因为有很多线下的产品会有行业的应用。这个应用可能是基于一个泛娱乐应用的一个出发点来去做的。这个应用的话,可能在2015年的3月份以后,我们会发现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的商场、我们的购物广场、可能我们的电影院、我们的卡拉OK厅,里面会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一个产品。它的形态可能还是比较单一,就是一个鸡蛋壳里面坐着,然后戴着一个头盔。

2016年的话它会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整个资本的介入。这个介入就是两条线都很厉害,那个美国那边,还有欧美,还有日韩,还有中国。2016年号称是VR元年。到2017年,2017的话整个行业的发展,它变成一个我们说的稍微的冷静期,我们这个产业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这个产业有多大的机会可以把它做得很大,我们这个产业哪些行业是应用的。就在2017年,这两年的期间我们发现有很多的媒体去介入这个行业,带给大众大量的科普。

所以这块的话,从2018年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讲,它应该是一个类C端(面向个人)的一个发展,我们不管是做硬件端的、做内容端的,你可能带着这款产品回去的时候,可能(生产商)都还跟你直接关联起来了。不是通过我们说的中间的一个商场的一个业主,还有说电影院的一个业主,还有网吧的一个业主来跟你去发生一个有关联的一个状况,而是我们的开发,我们公司,我们从业者都跟你是有关联的。发展到今年的话,2018 、2019我自己定义为从行业的发展,应该它是在类C端里面会有很大的一个市场,这个是前面讲的。我们说的都是我作为一个一直参与产业的人,对整条一个行业发展的一个线路的理解。

梁应滔:下面的话我们讲讲我们玖的的一个发展路线。我自己本身是从事工科的。之前的话我一直在做那个泛娱乐,一个那个大头贴,还有一个动感影院就是我们看到的是4D、5D。那做到了后面的时候,就是4D的时候,已经跟我们的这个产业有点关联了,后来我们把它延展到叫7D、8D,去到8D的时候,8D是个什么概念,人机可以互动。那我们要做这个产品的时候,你要互动的时候,你就做到单一个面的,可能是立体的,就包括我们看我们的屏幕,都是你最多把它突出来,就像有一个东西它跑出来而已,但你还是看不到旁边。

我们在追求这个过程中,刚才前面讲到FaceBook收购这个事件之后,我去美国去看到这个VR的第一代的头盔,我是带着那个原来的一个想法,我们要想实现那个360度的沉浸,我感觉这个产品就是我想要的产品。至于怎么样去实现,没有概念。在2015年,我们下定决心要干这个事情,我要解决这些问题。

怎么解决啊,我们去联系美国那个Oculus公司的话,他说我们现在还没想好,哪一年进行量产,哪一年卖给中国。那我跑去找深圳的一个我们叫行业的爱好者,这个行业的爱好者,他直接拿着一个头盔,噼里啪啦,全国就飞了大概50号人过来。我了解当时候去的有十几家,是准备去做这个VR的一个头盔的产品,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到最后的时候,我说既然大家都那么兴奋的话,我们是不是做个市场那个调查,看一下我们能接受多少钱,这个头盔能推得到市场上面去。

当时美国这个头盔买回来是多少钱呢,是两万块钱,大家就你一句我一句地讲。有人说,三千、四千、五千、六千。我说我们在座的,可能我们愿意花三千、四千、五千,甚至是一万块钱都愿意。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出了这个门,门外的人我认为他连一百块钱都不愿意花,一百块钱都不会买,因为我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研究的,我不可能买这个产品,所以当时候有了这样的一个出发点的话,其实已经代表了我们玖的想要干什么事情。

我说,如果说我把你刚才手上拿的这个产品,我去拿出去叫人家每次看一下给五十块钱给我,就像我们小时候看那个万花筒一样,以前是给两块钱你看一下万花筒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这个万花筒它可能是几千块钱,对不对。那如果说我拿这个头盔到外面,一个商场摆个小摊子,如果说50块钱告诉你 Facebook以20亿美金收购了什么,做了个什么玩意出来,就是这玩意。那我相信的话,很多人都会去看一下,愿意交钱,那整个玖的的一个商业模式的一个出发点就是这个概念,我们要做的就是说把这个成本从大把它摊小了,所以我们选择了一个B端的一个发展。

B端就是说我通过找一个中介,找一个开店的去把这个产品在一个人多的地方去展现,那你们终端的客户通过可能很小的一个代价,他就能体验到这个产品的一个乐趣,这个出发点就是等于说玖的的整个商业,我觉得它是一个起始点。前面讲了商业模式有了,那我们还要克服刚才的问题,头盔从哪里来,内容从哪里来。

头盔的话,那刚好前面说了我们去寻找这种爱好者或者说这种从业人员的时候,他其实根据这个原理,他也做了个国产的头盔,但国产头盔,他说内容没有的话我不敢量产。既然你们也不敢做内容,你也不敢做头盔,那我来做这个中间的。中间是干什么事情呢,你就把那个头盔生产出来,然后我自己组建个小的内容团队,我把内容做进去之后,然后我做一个大的一个体验的产品,找一个中间的一个B端,把他们全部合在一起,我的内容 、我的硬件加你的头盔加客户都在这个循环里面去进行消费。

我们提供一个产品,这个产品里面包含硬件、包含内容,还有甚至乎包含一个运营的模式,我们去交给一个B端的一个运营商,他拿这个产品去运营,他去服务谁,他服务大家,把这个人都圈进这个圈里面去,在内部进行钱的循环。那我相信有这个循环之后,后面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外循环,外循环是什么,我们的C端(客户)看完这个产品,体验完这个产品,他会怎么样提意见,还有通过一些交流,我们能够了解我们的C端(客户)对这个产品的一个看法。

第二个,从行业的角度讲,他原来是做什么的,如果他是做那个汽车的,如果他是做医疗的,他是做影视的,回家、回到单位之后,他马上会想到这个行业里面,怎么去应用这个技术。玖的根据这个收集的一个数据,然后我们再进行的第二轮的外循环。我们说第一轮的内循环实现了什么,实现了钱、经济的循环,第二轮外循环,意向的一个转动的话,实现了什么,实现了创新跟技术的一个循环。从另外一个维度来讲,那我们做的工作其实就是全产业链布局,一个新的一个产业。因为它是全新的,它什么都没有,那我从没有的角度去出发的话,如果我不把这个产业链布完的话,可能我们是没有机会做这个行业。”

刚才前面提到的还有一个眩晕的问题,眩晕这个怎么解决,你不是全产业链就解决了,因为头盔毕竟还不是我做的,眩晕里面还有头盔的一份子。我在2016年到今天,我面对了很多很多的媒体还有投资机构,甚至前几天,我们在广州市的一个创新项目里面,专家也提出,你们发展到这个程度,你解决了眩晕问题没有,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我没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是一时一刻能解决的,眩晕这个问题,随着时间按照摩尔定律,它肯定会解决的,什么时候解决,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这第一点,第二点什么呢,我们要做谁的生意。那我们做一个数据调查是什么呢,可能就再找一百几十个小伙伴的话,戴戴这个头盔的话,按照这个正态分布的一个理论,它是很符合的。66%的人,他能承受2014年的,第一波的头盔他能承受多久?三分钟。右手边这个15%,他一直不会呕吐的,你怎么转他,他也没感觉,所以这个不是我们客户。另外这边15%,他也不是我的客户,因为他一秒钟都搞不定,而且他会告诉别人“这个好晕啊,受不了”,但是我们还有很广大的66%的一个市场,这个市场里面,我们做到它的10%,已经是个很巨大的一个市场了。

梁应滔:我们整个玖的的发展过程的竞争能力在哪里,其实我们不断的在反思这个问题,我自己认为对产品的定义能力,是我们最核心的一个能力,你拿出这个产品,出去最起码是有人愿意去尝试的,那就OK啦。

主持人:好的,谢谢,非常感谢您。就是我们这样想象一下,因为VR这种虚拟现实,可能未来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的变化,您刚才说可能会用到汽车领域,那汽车领域我们会怎么样应用呢?

梁应滔:汽车领域的话我觉得他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很多的从他的研发阶段其实开始已经要用了就很模拟测试的话。因为有很多路况,他是不适合这个真人去试验的,他通过一个场景,通过一个平台来展现。第二个的话就是我们的一些性能的展示,在它一些特定的场所我们也可以用的到。那还有没有可能,我们现在很多人都在网上购物那以后VR发展起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虚拟现实的进入这样一个商店来进行购物的呢。这块的话其实也是一块很大的市场。

用户现场体验VR设备。

我们先来第一步,我们可能会从这个跨境电商,因为它的品类它的SKU会小一点点。通过这个以点带面,往后面的去做,有可能你戴上一个眼镜立刻跨到海外开始身临其境地买买买了。我们的设想是这样子的,就到最后的时候,我们是把你人带到海外去看这个产品的来源故事还有它的产地,它内涵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它的历史它的品牌的那个故事,我们要通过VR全部展现出来,然后在里面就可进行购物。光想象一下就觉得这个虚拟现实技术实在是太神奇了,这样一个全新领域,可能有很多人参与进来但是也有无数的人倒下,那么同时呢还有更多的人,这个全新领域他也想踏进来。

主持人:那么对于这样一个领域的参与者,你有什么样的建议给他吗?

梁应滔:因为现在VR再进入的话,我觉得它已经不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了,它已经是一个孕育了三年的产业。刚才前面也提过了,后来者的话,我觉得更多的是在一个垂直的细分领域做精、做细、做强。

主持人:您觉得现在细分领域里面最需要的是哪一板块?

梁应滔:对我们来讲其实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空间定位、姿态定位。这块的话 尽管现在很多人在研究了,但是把价格做到很透彻,把那个功能做到那个符合商用,就两个性价比都存在的,我觉得还有一点点空间。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的合作媒体《风云粤商》提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