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一位妈妈一周里彻底放养孩子:天没有塌下来, 我们总是过度焦虑

原标题:一位妈妈一周里彻底放养孩子:天没有塌下来, 我们总是过度焦虑

我们常说要让孩子早早学会独立,但多少父母在现实操作中打了折扣,总是以管代教。今天我们分享一位英国妈妈为期一周的育儿实验:一周里,孩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最后发生了什么呢。

哪怕只有一天,你愿意做类似的彻底放养孩子的实验吗?

作者:Lucy Cavendish,每日邮报专栏作者;本文来源:公众号“少年商学院”(ID:youthmba)。“蓝橡树”获授权转载。

........................................

像很多小孩一样,我家小孩经常抱怨我管教他们的方式。这也难怪,当他们在晚餐上抹满了蛋黄酱而可能遭遇腹泻时,我会说“不能吃太多”,当他们想熬夜看动画片时,我会说“太晚了,快去睡”,当他们想放肆做一些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时,总有我拦在前面。

抱怨难免,可当我的四个孩子联合起来,列了一份“妈妈所有说‘不’的事情” 清单时,我意识到,我得改变对策了。因为我分明已透过“不准吃糖果”、“不准穿着校服在外面疯玩”等字样,看到了孩子的不满。

于是我做了一个对妈妈们来说难以想象的决定:一个星期,让孩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他们开心和足够安全。当然,我不会笨到把这个决定对孩子们宣布,免得激起他们做出出格的事情,只为了试探这个决定的底线。

艰难的一周就这么开始了。

第一天

面目全非的厨房让我差点发狂

一切都很顺利,全家人按照平常的作息进行着一切:孩子们起床,放狗出去,吃麦片粥,穿衣,把午餐打包。

突然,我的女儿问我,她能否坐在电视前吃早餐。换作以前,我会二话不说,直接拒绝——起居室的碎屑会吸引来蚂蚁。不过这次,我收起了这些道理,轻描淡写地说:“去吧”。

话音未落,我就看到其他孩子像海岛猫鼬一样猛抬起他们的头,抢着说:“我们能一起去客厅吃吗?”我只得咬紧牙关:“可以,但是别忘了蚂蚁。”他们咯咯地笑道:“我们喜欢蚂蚁。”

当地毯上散布着碎屑的时候,我学着冷眼旁观。这时,二儿子进来,问他是否能把巧克力饼干带到学校去。

“可以。”我说,口气一样轻描淡写。

“什么?”二儿子表示怀疑,忍不住又问:“真能带到学校吗?”

我又点点头。早餐吃热巧克力?当然可以。每个人的午餐盒里放上十块酸乳酪?没有问题。穿着兔子服装去托儿所?可以。我们晚上回家后能做一个蛋糕吗?行。

这让所有孩子注意到了变化正在发生,二儿子还不禁问道,“为什么你开始对我们这么好?”

晚上,当他们从学校回来,我按照承诺带着孩子们完成了一个巧克力蛋糕。可当他们把蛋糕配料搞得到处都是,面粉撒在地板上。有那么一刹那,我感到惊慌,这样做真的没问题?

女儿在她的裙兜上砸开一个鸡蛋,这让几个孩子都笑了起来。我试着不和他们一样咯咯地笑,但这种尝试却更让我意识到,我实际上也和孩子们一样开心。要是以前,我想我会直接命令他们把厨房打扫干净,但是现在我没这样做,这反而让我快乐。

“我们能吃蛋糕的配料吗?”

“可以,但是你可能觉得味道不太好。”

“我们能吃把蛋糕全部吃完吗?”

“可以。”

“哇,太棒了!”

得到允许后,孩子们吃了一块又一块,但我会提醒他们适可而止。没过十分钟,孩子就跑过来说,“妈妈,我觉得不舒服。”

我看看捂着肚子的孩子,再看看面目全非的厨房,按捺住自己快发狂的心情,只说,“我确实警告过你,但是你坚持要吃。”

孩子们都点着头。可从这件事上,他们能学会控制自已吗?

第三天

早上七点给孩子读绘本

当我煮着咖啡时,二儿子出现了,他拿着生日时得到的一本关于埃及的书,问我:“你能把这本书读给我听吗?”天啊,现在才早上7点,我还有千头万绪的事要做。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当然。”于是,我们花了半个小时看金字塔的照片,并对是否存在活的木乃伊进行讨论。

他问:“我们能去那里吗?”

“去埃及?”

他很小心地注视着我。

“当然可以,”我说,手指在背后交错,“但是旅行要花很多钱。”

“哦,”儿子有点沮丧,“那我用洗车来赚钱,可以吗?”

我用手摸着他的头发,心里正开心着他开始学习怎样赚钱以得到自已想要的东西!“是个好主意”,我不由赞道。

第四天

孩子们要求我倒立半小时

我对练瑜珈很疯狂,有机会我就会尝试新的方法,孩子喜欢看我练习头倒立,他们认为这很有趣。这天,当孩子们回家时,小儿子忽然说:“你能让我们看看你头倒立吗?”

“当然可以。”

“你能头倒着坚持半个小时吗?”二儿子又问。

他们让我喝水后再倒立,这个坏主意让孩子们不停地吃吃地笑,这确实会让倒立的我觉得反胃,可孩子们快乐的样子,让人不忍心使他们失望。这种“残酷”的游戏得尽快禁止,但我确实意识到了,什么能让他们觉得快乐,那就是老爸老妈偶尔装装傻。

第五天

陪孩子一起熬夜看电影

今天改变发生了,他们意识到我可以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于是,地狱之门打开了。

“如果我们愿意,我们能熬夜吗?”

“我们能去酒馆吃晚餐吗?”

“我们能再要一只小狗吗?”

无休无止的要求接踵而来。

除了危及他们安全的要求,我都同意了,比如迟点睡,我在他们提出要求时,就明确告诉他们,在早上你们会感到很困。事实上,当我们一起坐在沙发看电影时,孩子一个接一个睡着了,二儿子撑得久一点——他强迫他自己保持清醒直到午夜。

第六天

大儿子说,“你们都不能玩游戏了”

第二天,不出意外,孩子依然困倦不醒,站都站不稳。我喊他们起来并给他们穿上衣服。

“我觉得不舒服。”二儿子半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

“我警告过你,”我说,“你得到你想要的,但是你必须知道其后果。”

他哈欠不断。

女儿的情况更加糟糕,熬夜后的不适让她把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哭上面,小儿子午餐后干脆趴在地板上熟睡,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我叫醒他,“你现在不能睡觉。”

“我讨厌你!”他对我大叫。

为了赶走瞌睡虫,他们决定玩电子游戏。但是当“第三次世界大战”突然爆发时,他们为了控制器而争吵起来,最后小儿子打败了他的姊妹并获得了控制器。

“我能进行还击吗?”女儿问我,我试着点了点头。

现在14岁的大儿子拿到了控制器,他告诉他的弟妹,他们都不能玩游戏了。我没有劝解,但我感到心潮澎湃,对我的大儿子正在变得成熟,负有责任感而感到自豪。

第七天

在听到“不”字后

他们马上起身去睡了

实验将近结束时,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结论。

一个星期以来,孩子们很开心。我默许他们做每件事,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听到我的唠叨,虽然这让我感到筋疲力尽。但是我也学到一些重要的经验,比如让孩子们做完蛋糕后清洁厨房与他们开心的笑声相比,不值一提。

我对他们的每个要求不再都说不,他们玩得更开心,笑得也更多。

我也开始明白,我在他们的生活中定了太多的规矩了,这会造成他们相互间不够关心对方。小心思都用在抓规矩的漏洞了。

最后一天,当我想把他们送上床时,我发现他们坐成一个圆圈,一起在玩拼图。

“你们还要一起玩呀!”我说

“是的,我们能熬夜吗?”小儿子问。

我告诉他们:“不行。”于是,他们收起了拼图,马上准备起身去睡觉,不得不说,这让我感到很宽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