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土匪太卑鄙,竟使出这种阴险手段!解放军这样巧妙破解……

原标题:土匪太卑鄙,竟使出这种阴险手段!解放军这样巧妙破解……

1950年,解放军第5兵团第17军49师146团开进贵州省普定县,执行剿匪任务。

普定县是个山地小县城,街道窄,还不能通汽车。街房多为石板瓦,盖平房有楼的极少。市面萧条,城墙不过一丈多高。县城建在低洼处,四面都被大山拱抱,更显得天低城小。146团团部就在城里。

此时团属的三个营都在乡下剿匪,团直属的警卫连、炮兵连已被分散,随同各团首长跟各营活动在外,留城的人加起来也只有不足一个连的兵力。

团部由有病的二号首长政委和八号首长政治处副主任在主持日常工作。由于土匪不断来围攻县城因此所有团直属单位,机炮连宣传队员、医护卫生人员、伤病员、炊事员等全都发了枪,被组织起来日夜轮班上城墙守卫警戒。

当天吃过午饭,机炮连宣传队十几个人都打开背包休息,晚上好上城警戒御敌。

那几天正逢阴雨天气,四山烟笼雾锁,县城内死气沉沉,街上极少行人,居民们都脸呈惊惶不安之色,相互见面都只简单地打个招呼,很少有站下来交谈的,极少几家半开着门的店铺也冷冷清清,给人以一种不祥的预感。

战士们由于疲倦,钻进被窝便都晕乎乎地进入了梦乡。忽然,队们都被一阵嘈杂声惊醒,便纷纷穿好衣服出去看是什么情况。

原来县城四周的山上密麻麻如蚂蚁般,人头攒动,尽是土匪。只听一声声拖长尾音的狂叫“扒侉子皮哟……”(因部队里指战员多北方人,故被土匪称为“侉子”)此处音落,彼处又起,一声声如同鬼哭狼嚎,还断断续续地响起枪声,子弹“啾啾”地叫着从县城上空飞过。

解放军的两门八二迫击炮已经架好,弹药手们个个手捧两枚一尺多长、加满药包梭鱼般的炮弹列队静候着,炮长已调好射击角度,但等“放”的命令下达。

二号首长举着望远镜,沉着地向远山观察着身子也慢慢地在转动,整整转了一个圆周,这才放下望远镜,将手一摆轻轻说了句:“他娘的,真是老百姓。撤炮!”

紧接着,八号首长在宣传队的大厅里召开了留守的排以上干部会议。这才明白土匪为了骚扰县城,以便在拖疲解放军之后趁虚突然进攻县城,便采用强迫与欺骗的卑劣手段驱赶着四乡的山民们,拖儿带女,扶老携幼来为其打前站。

派出城去化装侦察回来的战士报告,与刚才在望远镜中观察到的情况吻合:这山上大喊大叫的,真是普通穷苦的山民们,连八十老翁、老妪,四、五岁的小孩子都来了,还个个带着口袋、背篓。

土匪欺骗他们,说县城里有堆积如山的粮食、盐巴、布匹,解放军又不打穷苦老百姓,只要能进得城来,就能满载而归。山民们常年被土匪糟害,已经穷得叮当响了,又害怕遭到土匪的杀害,不敢不来。万一真的如土匪所说,能进城来发一点小财,又何乐而不为呢?

不用望远镜,只肉眼就能看到,山上一处处冒起的烟火那是穷山民们在烧红薯充饥。真正的土匪都躲在山的后面睡大觉、赌钱,就着抢来的鸡鸭猪羊大吃大喝呢。只有极少数匪徒在山民的身后,对县城上空放着冷枪,并不断强迫山民们喊叫。

解放军的炮弹自然不能去伤害那些受骗上当的穷苦百姓。

这种奇特而又愚蠢的围城方式,持续十一天了。每天下午3时左右开始,要闹至次日凌晨。上午,大概只有上午,那些可怜的山民,才有机会各自找个避风处胡乱躺下来休息。

土匪认为解放军已被拖疲,松懈下来时,定会要来冒险攻打县城的。因此八号首长要同志们百倍地警惕,特别是下半夜。

二号首长已经拟定了一个完整的粉碎敌人骚扰、攻打县城的计划。具体地说,就是每天夜里就有一支精选的,实力很强的战斗部队,借着夜色的掩护潜出城去,埋伏在紧要地带,一旦敌人蠢动起来,就放过山民们,给衔尾而来的土匪一个歼灭性的打击。

在城墙上警戒,特别是守卫在正面城楼上的战士,只等被驱赶来的山民们接近城门,便听命令及时开门,放那些山民进来。

另外有少数同战士在城内民兵和农会干部的配合下,专门打击那些潜伏的给土匪作内应的匪特。

到了土匪骚扰县城的第12天,由于心里有了底,战士们个个斗志昂扬,散会后便各自去进行准备。发给我们的‘·七九”步枪,时由宣传队长粗略地讲解了一下射击要领。

半夜两点钟,城外有动静了,战士们冒着危险朝垛口外一看,早已习惯了夜色的眼睛,终于发现了,推推搡搡拥挤而来的,尽是活动的人,最明显的是那些头上缠着的白布帕儿。果然,土匪把无辜的山民们驱赶来了。

恰在这时,就听得城外至少在五百公尺的地方,枪声大作,全是冲锋枪和轻机枪的连发射击,子弹是朝远处打去的,手榴弹也响了轰轰之声不绝。

城墙脚顿时发出一阵喊爹叫娘的啼哭声。城楼上升起了三颗红色信号弹,城门随即大开,城里也灯火通明。

有两个战士用喇叭朝外轮番地喊话:“老乡们,农民们,土匪把你们赶来,是要你们来送死。不要害怕,解放军是穷苦百姓的队伍,城门已开了,你们快进来吧!在外面有危险!”

很快,被欺骗来的山民们就通过两列战士严守的城门进来。紧接着,凄厉的冲锋号声划空长鸣,夹杂着战士们“冲啊!杀呀!”的大喊声。

情况象都是照着二号首长、八号首长安排的那样在发展。埋伏在城外的那支精悍的队伍放过老百姓,用重火力突然向土匪迎头痛击敌人,土匪们几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解放军并没有真正追击,吹冲锋号、喊杀声是一个信号。架在城上的两门八二迫击炮,紧跟着怒吼了。颗颗炮弹都照着预定的目标把侥幸逃得性命、正在那1500米开外“安全”的山包后大口喘息的土匪们聚歼。

这一仗共打死打伤了两百多土匪,另有六十多名土匪跪地投降。

那些被哄骗来的山民,也都吓得如同害了一场大病。他们得到解放军亲人般的招待:热汤热饭之外,还按情况每人领得几斤大米,一两件战士们捐赠的旧衣裤和二两盐巴。盐巴虽只二两,那却是山民们最稀罕最缺少之物。

山民们临走时,流着泪,纷纷表示不听土匪的煽惑与挑拨,来与解放军作对了,并一再要求解放军早些去他们乡下。这次还捉住几个乘乱在城里贴反动标语的潜伏匪特。普定县从那再没有土匪敢来攻城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