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戴笠的指示下,文强是如何骗了日本人七次的?

原标题:在戴笠的指示下,文强是如何骗了日本人七次的?

“七七”事变发生时,戴笠正在庐山侍从蒋介石,他急忙命令北方平津地区各处特务站点,火速开展侦察与破坏工作,其内容是为蒋介石搜集提供各方面最新的情报信息,并开展局部的小规模军事行动,以刺杀汉奸要人,配合军队作战为主。

1

在南方战线上,自“八一三”淞沪抗日战役打响后,战地上经常出现由日本豢养的汉奸暴露我炮兵阵地及高级司令部地址供敌机轰炸的事件。如何防谍,在当时上海战场混乱的状况下已成问题。戴笠奉命以特制谍,多调人员赴沪担任临时情报及防谍工作员。由军统特务、招商局护航总队长喻耀离领400人组成巡查大队,在京沪警备司令部指挥下专门侦捕汉奸,保护通信线路与桥梁,并任防空监视、引导部队、救护伤兵与疏散民众等工作。军统大员、宪兵司令部政训处长张炎元亦由宁至沪,任京沪警备司令部联络参谋,负责战地之联络沟通。

在战备物资运输方面,除抢运护送我方军备外,还要破坏敌方的军运。戴笠下令喻耀离、王兆槐和许建业等特务,将存在浦东仓库内的我方物资及油料尽可能地抢运到沪西。因敌舰封锁了江道,抢运形势十分危险。8月16日,喻、王、许联同沈醉、陈步云等十余人,带领士兵数十人、码头工人500人,向招商局借船3艘开始了行动,并向我浦东炮兵团争取到掩护,经过努力抢运物资成功,烧毁了来不及运走的汽油,同时还破坏了日本在沪的三井、三菱、太古等公司的仓库。待敌方发现派机追击,仅伤我方4人。

但是,由于戴笠的组织在战前只顾埋头反共与内战,根本未想到有朝一日要对日本作战,因此极端缺乏对日作战的准备。其上海站对日方的情报收集很少,作为特务处虹口行动组负责人的沈醉,在日本方面仅潜伏了一名小特务,主要还靠几个为日本服务的汉奸作为双料特务,从日本人布置给他们的任务中去揣摩日方的意图,获取情报。开战后,沈醉曾当面请示戴笠,过去以抓“汉奸”名义捕来的十余名共产党嫌疑如何处理,今后还要不要再反共?戴笠回答说:现在的工作不应该仅限于抓共产党分子了,但这项工作也不能全部放弃。 这一回答,表现出他们当时对抗日与反共关系的真实态度。

2

“八一三”战役打响后,难民们如潮水般拥入租界,戴笠意识到他的对日情报工作是如此的糟糕,他立即派出特务,携带电台向虹口、闸北等地进发,想做亡羊补牢之举,但日本人很快便发现了这些逆流而动的特殊人员,沈醉的虹口组8名人员在几周内便被日本人陆续发现,不得不逃走。“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整个虹口区没有一个特务处的特务” 。国民党特务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本质暴露无疑。

在“八一三”淞沪战役期间,为了配合日军刺探中国战略情报与军事部署,日本华北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派其助手南本实隆少将来到上海,欲刺探中方情报。戴笠奉蒋介石令来到上海密谋对付之策。他召来特务处上海办事处处长文强,交给手枪及爆炸力很强的达姆子弹,准备干掉南本。

南本来沪后,找到其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戴笠手下的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参谋长杨振华进行策反。杨出于爱国心,向戴笠做了报告。戴笠决定将计就计,他要杨振华向南本推荐文强,将他伪装成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谋李文范少将,冒充辛亥元老李烈钧之侄,在约定的静安寺路100弄10号见面。在戴笠的“你要深思初次见面的对话,使之百分之百地相信你”的要求下,文强沉着应付了南本的考察,并带回了日本人所给的“见面礼”——一大捆盖有中央银行戳记的钞票。戴笠焦急地等到文强回来,却对他带回来的一堆钞票充满怀疑,以为可能是炸弹,他责怪文强无警惕。在经过几次检验后,才放下心来。同时戴笠又萌发了诈取日本人的钱财来补充特务活动经费的想法,他要文强多向南本要钱:“这份见面礼够大方的,这反映了他们正在饥不择食,我们机不可失。”

在以后的见面中,南本向文强提出了4个问题,要他提供情报:中国统帅部对抗战的决心如何;对日作战的动员与兵力配备情况;依靠九国公约制裁日本是否宋子文的提议;中方对德国大使调停中日战争的态度。日方还增加了宪兵大佐森正一、日军报道部长大川野博等人参加会谈,他们又对宋子文的行踪感兴趣,想找机会干掉这个亲英美的抗战派,提出让文强雇人刺宋,日方派人协助。

文强在奉命拟好了情报答案后,经戴笠修改后呈蒋介石批准,在南本面前上演了一出假戏,得到了日人的信任,骗得了一大笔资金。关于刺宋,文强建议再演假戏,但戴笠怕日人另有更大的阴谋,影响蒋、宋安全,未予批准。戴笠打算继续向南本骗钱,补充他的“淞沪行动总队”的军费,未能及时对南本下手。文强先后7次与南本会见,共计骗取了46万元现款,其余300多万元为日本正金银行的支票,无法全部提取。最后,戴笠决定让文强以宴请名义将日特集中,准备在第8次见面商量刺宋计划时干掉南本一伙,并布置了特务处上海行动组的赵理君、王兆槐等行动员准备,但他们从上午等到下午,日本人一个也没来。后来戴笠得知是因为此时日军已在杭州湾登陆,上海战场局势已明朗,日本间谍决定不再需要刺宋和这条情报线了。

参考文献:

《戴笠自述》,载申元《江山戴笠》,中国文史出版社1991年1月版,第93页。

沈醉:《军统内幕》,中国文史资料出版社1985年版,第82页。

〔美〕魏斐德:《间谍王——戴笠与中国特工》,团结出版社2004年8月版,第236页。

文强:《中日高级特工八一三大较量》,载《日本特务在中国》,团结出版社1995年10月版,第264~284页。

编辑 |别毕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