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展的当天,由于担心路途拥堵而迟到发布会,因此提前到达了展馆。在展馆内遇到行色匆匆的某媒体老师W(因为跟当事人沟通过,所以就有媒体老师W代替了),打完招呼后问我“有没有多的媒体证”,因为媒体证基本上都是需要在官方网站上提前申请,提交很多身份资料,基本上人手一证很少有多余,我告诉他说没有,他匆匆的走了,我以为他只是临时帮同事或者某个朋友要个证件没有留意。

某发布会现场我又与媒体老师W照面了,为了拍出更好的照片所以我提前到达了发布会现场并且选择了第二排的位置,由于我们很熟因此媒体老师W靠着我坐了下来,因为举办方为签到的媒体老师都准备了一份小礼物,我就问媒体老师W为什么还不去签到,呆会签到的人可能很多,他说“没有邀请他”,这时候我有点奇怪了,一般像这样的发布会没有邀请基本上很少媒体老师参加的,他今天的是怎么了,这两件事我没有联系起来了,一直看着他忙碌的出出进进。

直到发布会进入高潮时被冲进来维权的车主搅和的一团乱,第一时间以详细的长篇内容在媒体平台上见稿时我才反应过来,所有的脉络逐渐清晰起:这是一次媒体间接或直接的帮助车主维权的事件。从开始通过多方渠道给车主弄媒体证、在发布会现场为车主安排时间、详尽的内容见诸媒体等,这就是一次完整的媒体帮助车主维权的事件,对于车主来说不远千里迢迢的来到北京车展现场,通过各种关系混进车展,并且在发布会最紧要的时间点冲进会场,至少对于车主来说在这之前已经没有其它的渠道可以来解决他的问题,才能冒这么大的勇气来达到对车企的诉求。那么对于媒体来说,在此次的维权事件中起到了一个信息沟通桥梁的作用,当然虽然事情到最后我们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但是事件发生后至少引起了车企高层的关注以及着力查办这么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对于大多数还在维权的车主来说,找媒体帮助维权其实并不是每次都能这么有效。

图片来自网络

说的直白一点对于大多数还注意品牌形象与公众舆论的车企来说,媒体的舆论压力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能够帮助他们获得一些车企的关注度以及解决事情本身的思路,特别是影响力稍微大一点的媒体,车陌陌曾经也报道过很多次的车主维权以及帮助提供给他们解决这类事件的思路,并且也充当过车主与车企之间沟通的桥梁,然而这仅仅局限于上面提到的还注意品牌形象与公众舆论的情况。然而对于部分车企来说,车主的诉求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问题的本身而是视为企业负面的公关事件,那么这种情况于媒体、于车主就不是那么好通过舆论渠道就能够解决的了。通过平台撤稿、删贴、水军攻击等,对于宁愿花数倍于解决事情本身的资源来遏制舆论,也不愿出面解决维权本质问题的车企才是真正的流氓,不做任何的沟通、任何的调查一味的将责任推给媒体、车主在我们看来这样的车企不论是对于车主还是媒体来说,有时候才能真正的体现我们的渺小。

里我们又要老话重提了,曾经我们采访过一个维权的车主,在长达近一年的维权后车企终于同意了车主的诉求,并开始着手调查事情的本身,事情的最后是对这款车型进行一个召回,而这其实的曲折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在各大平台删除车主的维权贴、通过水军打压车主、通过平台限制媒体等各种手段,其中的花费上千万,甚至不惜上亿的广告投放来换取同等的资源,而对于车主与帮助她维权的媒体来说,这其中的曲折也只有他们自己慢慢回味了。当然也有的时候我们接触到的一些车主投诉与维权,其实很大一部分是车主本身的问题,却也想通过媒体舆论压力的作用借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就是部分这样的车主让媒体有时候对于车主的维权也往往避而远之。曾经有车主向我们投诉了某车企、经销商的大量问题,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车主本身下了订金、签了合同,到最后因为某种原因自己想反悔,结果遭到了当地经销商的拒绝,结果就想到了找媒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图片来自网络

很多的汽车媒体们其实日常的工作是非常的饱和,一起平常的维权要经手的事情,从第一手的材料、各种渠道的沟通再到帮车主分析到最后出稿,其实是一个对信息需求量非常大的工作,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汽车媒体不愿意参与到车主维权的部分原因,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利益上瓜葛这里就不在详述了,因此建议在车主决定进行维权前请尽力掌握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这样在后期的维权过程中才能更好的掌握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