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已经接洽北汽集团,洽谈收购股权事宜。”近日,《汽车公社》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吉利汽车下一步“买买买”的目标瞄向了北汽集团。

民营企业看似与国企“水火不容”,民企收购或入股国企本来就是一大难事儿,更何况是如此庞大的和复杂的汽车行业,如果这事儿能成,这应该算是中国汽车史上难得一见的现象。有消息表示该事宜已经被否,原因是这样的操作极为困难。不过也有另一个消息源表示,这件事情还在进行中,吉利很坚持。

无论是否被否,既然圈内能够传出这样的消息,那就说明吉利已经就此事计划了良久,并且也采取了一定实质性的行动。这样的判断一方面即符合吉利的办事风格,也能从吉利收购沃尔沃、宝腾、戴姆勒股份等系列并购案中,总结出规律。

作为一家推崇开放合作、以全球化为最终目标的极具潜力的民营车企,吉利为何这次将目光从国际转为国内?对吉利而言,北汽集团有什么值得入手的地方?一个实力民企和国企的结合,能够擦出怎样的火花?吉利戴姆勒之前的故事发展坎坷万分,此时传出吉利要和戴姆勒在中国的伙伴发生关系,三者之间究竟又存在这样的瓜葛?

毫无疑问,这背后将留下无数的想象空间。

“曲线救国”,北汽成为入口?

吉利-戴姆勒-北汽,当这三个名字出现在一起时,冥冥之中就能看出其中的联系。

今年2月,吉利从二级市场收购德国豪华汽车公司戴姆勒9.69%股份,跃居公司最大股东的消息惊动汽车圈。从拿下沃尔沃到拿下宝腾莲花,再到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吉利和李书福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精彩绝伦的国际并购大案。

在成功收购戴姆勒股份后,吉利方面表态称,面对汽车行业的竞争,必须刷新思维方式,与朋友和伙伴联合,通过协同与分享来占领技术制高点。吉利希望与戴姆勒建立协同关系,共同研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车,以应对特斯拉和Uber等新进入者带来的挑战。这种思路正是近两年来,吉利从收购沃尔沃之后尝到的硕果。

然而在面对戴姆勒最大股东这个标签时,吉利在戴姆勒集团并未取得董事会席位,因此在关键决定权比如在与吉利的进一步合作上,吉利还不具备足够的话语权。要知道,这家曾经竞购过smart的浙江民营车企,吉利早已对世界上最早的汽车公司觊觎良久,甚至一直在不同场合宣扬协同化的观点,同时强调协同化发展并不会对独立运作的品牌带来伤害。

作为一家极具实力和发展潜力的车企,吉利的能力戴姆勒和行业有目共睹,戴姆勒不仅在吉利成功成为其最大股东后表示欢迎,甚至其CEO蔡澈也对李书福个人能力和魅力表示欣赏。然而就在双方进行下一步动作时,恰巧有个关键角色卡在中间,那就是北汽集团。

作为戴姆勒在中国的最大合作伙伴,北汽和戴姆勒通过双方持股的方式,几乎在中国形成了绑定之势。戴姆勒也深知上汽奥迪事件的教训,在拓展新的合作可能时,特别顾及现有伙伴的感受。

“对于未来,我们持开放的心态,目前我们的新股东并没有表示希望在某一款产品或者某一个具体领域进行合作和研发。”北京车展上,蔡澈在接受《汽车公社》采访时表示,戴姆勒与与中国合作伙伴的合作架构非常成功,同时也多次强调,关于未来发展,戴姆勒会与现有合作伙伴共同商议。

显然,如果吉-奔恋要顺利进行下去的话,首先必须要征得北汽集团的同意。那么作为“第三者”,吉利要与奔驰吉利发展下去开花结果的话,得率先搞定北汽,这是首要条件也是必要条件。而北汽这一道关卡,也将成为打开吉利与戴姆勒更多合作可能性的钥匙和入口。从这一方面来看,吉利接洽北汽,也称得上一次“曲线救国”行动了。

混改成切入点

一个是民营车企中的佼佼者,一个是拥有60年历史的老牌国有车企,二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凭什么相信李书福的入股,能够征得北汽的同意?

在谈北汽之前,不妨看看前几天李总理访日时,面对丰田电动车和氢燃料电池车介绍时的表情,惊叹?还是倍感压力?关于此圈内的解读已经过多了。

国家高层智囊团成员、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司长刘应杰访日后表示,工业实力和强大的制造能力成为日本最重要的王牌,工业制造业的高度自动化,使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械设备和工业机器人制造大国,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中国发展的差距和定位。

而对国企而言,旗下自主品牌在市场竞争中依然处于劣势地位。从销量来看,除了上汽乘用车排名能进入前十外,其他国企自主品牌几乎难入主流。其中北汽集团自主品牌更是糟糕,今年前4个月,北汽自主销量仅4.3万辆,同比下滑40%,同期吉利的销量是51万辆,差距十分明显。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发展室主任赵英曾直言批评某央企,内部管理僵化,任人唯亲,滋生腐败。对央企来说,国有控股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治理机制。“民营企业的机制产权清晰、盈利能力强,没有那么复杂的人事关系,一切都简单,一切都以经营创新为目的。”一位民营车企从业者表示。

那么如何激发国企的自主品牌活力?混改,引入民间资本或是一种出路,这也符合国企改革的大背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陈清泰提出,国企改革由管企业转变为管资本,是当前深化改革的一个突破口。如果在吉利的推动下实现了重组,可以为整个行业的混改探索新的可能性,也可以为北汽摆脱困境探寻到新的可能性。

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国资委已推出3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示范项目,涵盖了中央企业和部分地方国企。去年7月份,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调研北汽集团时,就对北汽混改进行了明确批示,指出要加强北汽董事会建设,积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只要是有利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都要积极推进。

稍早的时候,央媒也以《国企民企“合”得来才能“混”得好》为题,表示国企和民企二者“合”得来,才能立得住、走得好。国企民企之间不是“谁进谁退”“此消彼长”的关系,而是共生共赢,实现资金、渠道、人才、品牌等资源共享,走出了一条“国企实力+民企活力”的发展道路,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倘若北汽在混改中引入强大的民营车企资本,这种联合方式,也将开汽车行业的先河。

李书福的格局

现在,我国市场规模日益扩大,需求持续旺盛,也正是国企民企共同做大做强的好时候。同时股比限制的打破,一定程度上也加速了下一轮的兼并重组,东风、一汽和兵装集团的再一次人事换防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李书福自然明白国家层面的战略以及北汽集团发展的需要,以李书福的想法和格局,要打造一个多赢的局面并非不无可能,何况这背后更有国家战略推动的因素。正如行业人士评价的那样,政治正确带来的可能性,永远比修建长城带来的安全性要大。

实际上,李书福已经数次在多个场合强调,21世纪的全球汽车行业面临巨大创新机遇,也面临来自于非汽车行业公司的挑战,各个汽车企业单打独斗很难赢得这场战争,因此联合变得很有必要。而李书福这种思想,几乎也贯彻在吉利汽车发展的始终。

无论是在新能源技术领域还是智能互联领域,与行业强强联合似乎已经成为了吉利的标准动作。李书福设想将吉利与沃尔沃共同开发的纯电动平台架构PMA,打造成谷歌的安卓系统,所有数据免费对外开放。李书福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减轻研发负担,缩短研发周期,降低采购成本,提高用户的使用成本,以此来推动电动汽车的发展。

而关于智能互联领域的发展,之前吉利携手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在三亚召开了生态伙伴大会,聚焦用户每天车内的一小时出行需求,倾力打造的一个开放、共享的车联网平台,致力于把互联网装进汽车。

诚然,吉利入股北汽的实际操作性特别难,双方各怀小九九和不同想法。虽然吉利在与外界合作上有诸多成功的案例,但吉利发展如此迅速且强大,也不得不成为北汽的另一种担忧。特别是关键问题上,双方能否做出最大的妥协和让步,成为下一步合作进行的关键。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既然吉利能够拿下沃尔沃,能够拿下宝腾路特斯,以及戴姆勒股权,可见吉利在股权运作上都有诸多成功且可借鉴的案例。同时作为中国品牌汽车的代表,在政治上得到的支持和资源,也将成为吉利洽购北汽的重要筹码。

未来,吉利-北汽-戴姆勒会走向怎样的合作方式,是否会出现三方共同持股的新汽车公司?这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