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汽车人】王国强:我不会游泳,必须背水一战!

原标题:【汽车人】王国强:我不会游泳,必须背水一战!

“用火柴点燃干柴后,就变成熊熊之火了”,王国强深知,这个熊熊之火带给奔腾人的压力不在于目标有多难,而在于现在突破眼前困局,实施动作的速度——不变不行,慢变也不行,必须快变,而且得变对。

◎ 《汽车人》记者 张敏

采访王国强的时间约在车展媒体日中午。刚刚巡展回来的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奔腾品牌掌舵人,额头有些微汗。“这款车怎么样?你能不能挑出问题来⋯⋯”站在刚刚发布的奔腾SENIA R9前,他有些半开玩笑地对《汽车人》说。

这是一汽集团大刀阔斧改革后,全新奔腾品牌首次以统一的形象独立参展。这也是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奔腾事业本部本部长王国强首次以新职务面对媒体。

他最初引起行业关注是去年2月。在国资委《关于对汽车行业中央企业领导班子副职拟任人选进行公告的通知》中,时任一汽吉林总经理王国强是其中之一。两个多月后,他正式履新一汽集团副总经理。

去年9月,王国强再次被赋予重任。徐留平董事长北上一汽,重新布局品牌架构,强化自主品牌规划和打造,中国一汽奔腾事业本部应运而生。作为独立预算及考核单位,奔腾事业部由集团总部直接战略掌控,原奔腾、森雅、夏利等自主品牌乘用车业务统一归入。半年时间过后,完整统一的一汽奔腾品牌,以全新的品牌形象、全新的重量级车型亮相车展,并发布了奔腾SENIA R9、T77概念车(T concept)两款全球首发车型。

发布会上,王国强发布了奔腾事业部的战略目标:打造新奔腾品牌成为中国一汽的主力自主乘用车品牌,2020年实现产销100万辆,2025年实现产销200万辆。在新时代、新出行、新生态背景下,实现“中国领先、世界先进、具有全球竞争力”!

这是一个看似宏大的目标。近年来,一汽集团自主板块整体不振,外界质疑声音不绝如缕。改革之路道阻且长,重整山河也并非一朝一夕。王国强凭什么能够带领奔腾做到?

身处一汽自主乘用车扭转局面的关键期,他需要全力以赴,用时间证明自己。

整合与重构

1988年从武汉工学院毕业后,王国强已在一汽工作30个年头。他既有合资项目经验,也有自主品牌工作的经历,对于一汽自主事业有着深刻认知与洞察。主政一汽吉林时,他带领这家企业由商用车成功转型乘用车。

多年发展中,一汽积累了奔腾、骏派、森雅等多个子品牌资产。在王国强看来,这几大产品相互竞争,源于顶层构架缺少科学布局。重新布局品牌后,目前一汽乘用车体系中的两大品牌,红旗承担民族品牌向上的使命,奔腾打造精品满足大众消费需求。

过去半年,王国强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带队伍,把目标定好,把班子带好。改革总是伴随阵痛,整合也会影响很多人自身利益,解决人的问题,素来就是最难的问题,同样需要“敢舍”的勇气、“愿舍”的精神。

第二件事,产品三归一,实现新奔腾产品的格局。第一品类是T系,涵盖老奔腾产品。此次北京车展首发亮相的奔腾T77概念车(T concept)就是第一款车型。多年前,他主导下的森雅R7有着不错的战绩,而今他将7视为新奔腾的幸运象征。“为什么要77,就是R7卖1万辆,你T77的使命必须突破2万,这是给它的使命。”王国强说。

T系之外,一汽吉林原车型归于奔腾R系列。在产品规划上,明年将推出一个七座车型——它可能叫RS或RM。而奔腾D系则源于天津一汽产品骏派车型。基于产品线的重新梳理与筛选,淘汰了一些车型后展出的D系车型,重新梳理后,新奔腾产品的格局实现清晰化。

第三件事就是营销体系整合与升级。去年12月27日,一汽奔腾事业部在成都召开经销商大会,正式宣布将一汽三家自主销售渠道融合为一,这意味着,归于“大奔腾”品牌旗下,这代表着经销渠道的全新整合已经拉开大幕。来一汽自主新产品将在大奔腾近千家渠道中共享销售,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资源浪费。

同时,奔腾的营销也在突破传统的思路,进行体系升级。今年,一汽奔腾的营销工作总结起来是八个字:聚势共进、精赢未来。聚势共进就是聚网络,聚人员,聚资源,形成合力,最大化地开拓市场。

王国强透露,一汽奔腾结合市场新技术趋势和新兴商业模式,集中打造“触达用户心灵,伴侣式智能在线营销”模式。将从消费者对产品的认知、熟悉、考虑,到线索管理,再到成交转化以及忠诚客户粘性,保持全方位着手,通过find 精准发现客户及需求、follow 准确追踪客户、feel全面提升客户体验、fans 开展粉丝营销的4F手段进行全面落实。这种营销模式彻底改变了以往传统营销模式,真正从卖车转化为经营用户。

随着一汽奔腾在谋篇布局方面所做的大量思考落地,三个自主品牌整合进入深入整合阶段。在研发上,成立了奔腾开发院,形成一个总院4个分院“1+4”研发布局。同时,通过品牌梳理、机构和人事变革,新奔腾在质量、效率和面貌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观念的改变:如更注重经营用户、洞察用户、用户思维和用户意识,不断满足用户新需求。在王国强看来,这是奔腾在竞争中获胜的关键。

互联网思维赋能

2020年实现产销100万辆,2025年实现产销200万辆。在缓增长常态化中国车市中,这是一个激进的目标。100万辆从哪里来?

王国强对《汽车人》表示,有着3000万销量基盘的中国市场足够大,可以帮助奔腾在存量中寻找增量。但是他一直不认为市场有蓝海和红海之分。“红海是自己懒惰造成的,所以在红海当中找到蓝海,恐怕是我们未来需要突破的一个方法。”

对于奔腾品牌而言,现在处于快速布局阶段。为此,一汽奔腾定义“115”产品战略。

“明年3月份,推出有1款7座车,代表着奔腾车B级车最高形象。另外一个‘1’是指5座大SUV,这也奔腾品牌B级旗舰产品。而‘5’指一款全新的三厢轿车,外加两款A级SUV,两款跨界车型,一共推出5款新车。”对于产品布局,王国强如数家珍,他甚至用了“令人惊艳到不能眨眼的颜值和内饰“、”让你惊讶到张大嘴合不上的价格”等词句不吝赞美新车型的竞争力。

今年,奔腾事业部的销量预期是48万辆,其中,自主乘用车目标为36万辆。有了这样丰富的产品布局,明年的销量目标70万辆(含马自达),到2020年实现100万辆目标,也并非遥不可及。

传统车型之外,发展智能化、新能源是助力一汽奔腾“弯道超车”的新思路。本次车展,一汽奔腾全系主力热销车型均已搭载D-Life互联智控系统,奔腾品牌全系跨步迈入全新的智能互联时代。

而一汽奔腾与新特汽车合作推出的新能源电动车DEV1也备受关注。新特DEV1是一款超预期的A0级电动汽车,在车型设计、续航能力、充电模式、智能化水平等方面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王国强透露,加上两款传统车新能源车型,明年一汽奔腾将有4款新能源车型亮相。

2017年,一汽奔腾旗下的纯电动汽车奔腾B30EV成为共享汽车用车,已经率先在贵安为当地消费者开启低碳、智能的美好共享汽车生活;今年1月初,一汽奔腾与贵安新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其他电动车单公里行车里程定价为7毛就没有人要了,B30EV 1.2元还没有停下来的机会,所以未来无论是出行,还是新能源,我认为一汽只有一个敌人,就是怎样用匠心打造最完美的品质。”他说。

随着市场竞争愈加激烈,不仅增速进一步放缓,产业也在加快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低碳化、智能化、信息化、共享化已是大势所趋,更催生出一系列的创新思维、创新模式和创新产品。

面对新造车企业的风起云涌,王国强并非完全没有焦虑,但这种焦虑当中带着兴奋,“生在这个时代,汽车人的感受就是太快了,要做的事情太多。”

在借助一汽集团“三国五地”的研发力量同时,奔腾也在寻找国内的一些资源合作,欢迎各方势力一起为用户服务,以开放的心态形成生态开发格局。无论与百度、小米、新特进行合作和投资爱驰,无不凸显了一汽顺应产业融合趋势,致力成为优秀汽车制造和移动出行服务提供商的信心和决心。王国强将新造车势力视为传统车企转型的助推剂。“实际上,没有他们,传统车企也该转型了,但绝不会有这么快,现在逼着你去迅速改变。”

因为时不我待,王国强希望带领奔腾用空间换时间,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用互联网思维为传统企业赋能。以车展上展出新特DEV1为例,不算前期数据积累,从开软模到试制成功,奔腾与合作伙伴一共用了45天时间打造成功。这个令人吃惊的速度达成的背后,是研发制造人员在车间吃住,醒了就干,通宵达旦所成就。

当然,他也向《汽车人》坦承,整合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现在思维基本上统一了,但实现传统思维向互联网思维的真正转变,仍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公司是船,我在船上

当下,求变是时代大潮中必然选择。不求变,不应变,可能陷入战略被动,错失发展机遇。求变需要胆识和魄力——这点无论是一汽集团总舵手徐留平,还是王国强本人,都深有感触。

王国强坦言,中国一汽并不是没有奋斗精神。很多具备“学习创新,抗争自强”精神的人,在一汽文化背景下难以施展,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抵挡惯性群体的思维状态。

徐留平董事长上任后,更多是把工作作风、领导力包括提效变革,真正提到集团层面。“用火柴点燃干柴后,就变成熊熊之火了”,王国强深知,这个熊熊之火带给奔腾人压力不在于目标有多难,而在于现在突破眼前困局、实施动作的速度。

奔腾事业本部成立后,通过半年多的运行,很好地达成了预期,以用户为核心创新了研发、采购、生产、营销运营体系,以当前的主销产品奔腾X40和R7为例,快速实现了智能网联、1.5T、都市版、网红版的产品迭代升级,满足了用户期待,成就了市场销量,进入了自主乘用车万辆俱乐部。

奔腾必须要快速突破已经成为共识,但什么是捅破这层窗户纸最后一击的招法?王国强还在不断思考,寻找答案。快速迭代,不断试错,逐步走向成功的彼岸,这是互联网时代的王道。用互联网思维赋能传统企业,就意味着要把迭代、试错作为突破自身一个方法,但这却是王国强最大压力之一。

一汽集团副总经理王国强在2018第八届汽车人之夜

与造车新势力不同,一汽的央企属性,意味着每一项决策都关乎国有资产的闪失。这也是外界为何评价时用“带着镣铐跳舞”来形容。但找客观理由,并不是王国强的做事态度:“奔腾干不好肯定是我的事,这毋庸置疑!”

让王国强欣喜的是,面对变革,大家劲头满满。整个奔腾的事业部工作氛围也是在奔跑的状态。原来大锅饭平均主义的氛围已经被打破,随着机制、人事制度变革后,薪酬制度也在调整。“原来,央企里面不可想像说谁年薪有100万,今年我们就打破这个传统了,把这个工资档拉得很开,低了可能和高的相比工资差5倍,并且从今年3月份就开始兑现。”

2018年汽车人之夜,王国强与其他车企领导一同为中国汽车终身荣誉奖获得者付于武颁奖

“加班不是安排而靠自觉。”王国强告诉《汽车人》,当前,奔腾内部形成了“干事、成事”的工作氛围。“大家真拿企业当自己家日子过了那种劲头,这种企业怎么可能不好呢?”

当然,改革动刀总有一个阵痛的过程。奔腾的疼痛期会有多久?王国强认为会有今年一年。不变不行,慢变也不行,必须快变,而且得变对——2018年也是他本人压力最大的一年。而顶过去的标志,就是双率倍增目标达成。实现100万辆突破,徐留平董事长给王国强三年时间,他必须与时间赛跑。

2018汽车人之夜,王国强同与会嘉宾共同朗诵诗歌《新时代,再出发》

21岁入职一汽,在东北待了30年的王国强,已经成为地道的东北人。他的性格中有着明显的侠气。“东北人有一句老话是护犊子,就是你一定得给部下担责,揽功推过是不行的。”

他常给员工讲8个字:公司是船,我在船上。最后,他对《汽车人》补充了这句话:“我王国强还不会游泳,下不了船,但这是我们的船,我已下定决心,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汽车人》记者/张敏)【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