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快乐的半月板人——半月板术后第五天的舞蹈

原标题:快乐的半月板人——半月板术后第五天的舞蹈

Edvard Munch·Morning

1|每一天

作为一个外科大夫,我几乎每天都会被问3个以上同样的问题,如果按统计学来说,这个出现概率最多的问题就是,半月板撕裂怎么办?半月板撕裂可以缝合吗?半月板撕裂可以不切除吗?

坦率的讲,这简直就是终极三问,一句两句话根本没法回答清楚,如果说一个医学生,可能跨学科的讲,结合临床,这其中的复杂因素,也不是一堂课两堂课就能讲清楚的。

以前看到崩溃的病人,我的内心也是在流泪的,甚至会感慨,要是早点来治疗,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天真希望时间可以倒流……但是现在,我会清醒的觉得,既然是这样了,那我们就积极面对,认真的对待,鼓励病人把精力放在治疗上。

在现有的科技和医疗条件上,有很多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也是解释不了的,大家希望的是一个样,现实是一个样,确实存在很多令人“想不通的事情”,但是就是这些事情,是我们必须接受的,要清楚的面对,有些问题是你自己力所不能及的,医生是,病人也是。

2|当失去

去年年底,瑜伽发烧友林女士到我院诊断为右膝半月板损伤,在此之前,长长的疼痛过程已经成为了她最日常的一部分。吃药,打针,针灸,热敷……尝试过很多种方法,甚至把能想到的都用上了,当时来就诊的时候,可以看到,她的状态非常的不好。

也许是从门诊到手术台上,全程我对她的鼓励,加上不厌其烦的解释,虽然她直到手术前还是特别的恐惧,但是可以说,对于右膝的半月板损伤,让林女士有了对自己病情充分的认识,可以坦然的直面这个问题,要去用正确的办法去治疗,所以,她接受了关节镜下的半月板切除手术。

术后5个月,游戏恢复进程神快,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术后的积极心态,认真的循序渐进的康复训练,让她逐渐对自己的这次手术有了更加肯定的评价,本来酷爱瑜伽的她,甚至以前很多不能做的动作也都可以达标了。但是心里还有一件事儿挥之不去,就是她的左膝同右膝一样,受着同样的困扰。

3|再回头

很多病人反过头来再次踏入门诊再次踏入病房,是我们做医生日常经历的事,当林女士提出,想把左膝也做了手术的时候,我能看到她眼里闪着希望和担心的复杂眼神。

其实我们的生命,就是遵循这一种“道”,在这个轨道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得到了或者失去了什么,都不要太在意,也不要太失落,想明白这一点,我们的人生就会好过一点。

林女士左膝的损伤程度,比想象中的程度还要差,已经不可能再采用缝合或者什么其他的方式,只能把撕裂部分的半月板完全的去掉,只保留一小部分,剩余下来质量比较好的半月板。

之前,在我的公众号里曾经写过一篇半月板撕裂,到底是应该切?还是应该缝?,关于这个问题,是我们百说不厌的。我们都知道,半月板是不可再生的,所以对半月板的治疗,病友们都是持怀疑态度的,总觉得还是原装的好,但事实上,缝合往往不是最好的选择办法,尤其是对于绝大多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单纯半月板撕裂来说,部分切除都是最好的选择,这个林女士就很有发言权,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在我们运动医学研究所,已经为数不清的国家队的运动员做过类似的手术,他们在半月板部分切除、甚至全切除以后还拿到了世界冠军,所以更别说我们普通人会担心影响生活、工作,这个完全是多余的。 所以,大多数人根本不必担心半月板部分切除的问题。当然了,作为医生,我们最提倡的是你以最早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来看病,这样大夫会给你保留的更多,甚至一部分人是做缝合都是由可能的。

4|去舞蹈

林女士的这一次左膝半月板手术,比起上一次右膝的术后恢复,有如神助。术后第五天,就给我发来了自己制作的舞蹈视频。伴随着视频里的音乐,除了那身“行头”,那种轻盈灵活,丝毫是看不出才刚刚术后。我看完以后,给办公室的同事轮流看了这段视频,那种快乐的气氛是会传染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性的光辉,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去追随,去实现。追随自己选定的方式,坚定自己,正面的去理解去对待,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正能量吧。

当然,林女士还跟我们传达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手术其实不是问题,疼痛也不是困难,对于疾病康复来说,心态才是最重要的,医生只能在技术上帮助你,但是康复就的确是自己的事情。我们医生只会把精力集中放在治疗上,给予病人鼓励,让他们积极的对待。

我觉得,好的医患关系是脱离于医患关系的,谁也不是谁的救世主,更像是朋友吧,有的是初识的朋友,有的是由浅入深的交情,但不管那样,治疗的时候更像是一次常常的聊天,你看你有什么困难,我有什么办法,怎么能帮到你,仅此而已。

特别感谢:感谢我们可爱的患者朋友,愿意把自己的快乐分享给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