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北京教育的疯狂,是从上幼儿园开始的

原标题:北京教育的疯狂,是从上幼儿园开始的

4月份,北京各个区的幼儿园陆续开始信息采集工作了,时间会持续到5月底左右。

而这绝对是北京一大批年轻爸妈们的第一道关卡,对于有的人算是徒步二环路的难度,对于有的人,那是徒步大六环,对于一些人,堪比徒步喜马拉雅山。

上个幼儿园这么难么?

一、家长细心调查,“无微不至”

北京一家长为孩子上幼儿园,跑遍了北京感兴趣的每一所幼儿园,进行调查对比,做了一份超级详细的表格。价格、环境、条件、口碑等等一应俱全,认真程度直接达到全国最认真家长排名前1%,无法不赞叹。

石评:这种认真较真儿的家长真不少见,北大妈妈给孩子的时间表,课外补习课程详细对比,做的认真程度比教育行业的市场部都靠谱,只想说,家长您想换工作吗?小石头侃升学了解一下~

二、“风餐露宿”只为一个名额

北京幼儿园招生,家长排队搭帐篷5天5夜,哈尔滨家长为了上公立幼儿园街边露宿两天。

据新华网2015年5月23日报道,为了能让孩子上离家最近的幼儿园,丰台区西马金润社区的一些家长带着帐篷、折叠床,已经排了五天五夜的队,足足125个小时。能让孩子上幼儿园时不过马路、不坐车,家长们觉得排几天队值得。别管你是北京还是东北的,上幼儿园的决心要比明星的疯狂粉丝都“疯狂”。

石评:俺还能说什么,反正要是有娃,俺肯定不如这些爹妈......

三、宝妈心意坚决,宝爸心有不满

为了让孩子上好幼儿园,妈妈不在乎任何代价,租房陪读幼儿园,人生绝不输在起跑线,丈夫各种不满两地分居但是白扯,妈妈心意已决。

“为此我们夫妻俩也吵过架,但好的幼儿园就是不一样,女儿跟同龄的小孩相比,明显优秀一点,久而久之他也赞成了。”李女士说到。

评:网友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知道么,在北京,大量中产阶级的家庭,“教育理念不合才是婚姻的坟墓”......年轻的爸爸妈妈们还是要冷静,不要那么执拗,沟通是唯一的方法啊......

四、伤不起的“人情费”

人情费依然存在,幼儿园是很多年轻父母的第一道坎儿,而且套路很深,辽宁的李先生就气愤不已。“我今年初就到一家公办幼儿园打听招生情况,总是告诉我还没开始呢,等通知。

一个月前再去,结果人家已经招满了,这不明摆着都是暗箱操作么?”最终,李先生多番努力,花了2000元人情费才把孩子送到一所部队附属的幼儿园,但这所幼儿园离家较远,每天要开近半小时的车接送孩子。“没办法,为了孩子,辛苦两年不算什么。”李先生无奈地说。

石评:你觉得北京有这种现象吗?

五、防不胜防的“赞助费”

2012年底新学期开始,家长反应强烈的“赞助费”被取消。但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能听到”赞助费“的声音,改头换面、暗自操作。

不提赞助费,收取“不与入园挂钩的捐资助学费”

园方给家长写一个有账号的小条子,提醒家长找一家单位或企业、用转账支票将钱汇过来。这样一来,家长所交的赞助费就悄然变成了单位或企业的捐资助学款。

不提赞助费,幼儿园学费普涨,保教费,伙食费↑↑↑

取消赞助费,上涨保育费,是很多幼儿园采取办法,每年都可能有调整,这一升一免之间,算一笔账,没有多少实惠了。

不提赞助费,告诉你进幼儿园必须先上托班、亲子班......

此托班和亲子班的收费是高于正式的小班、中班、大班的费用的,折算下来正好补足幼儿园不收家长赞助费后的资金缺口。

石评:事实上,人的贪欲是无穷的,好的幼儿园就是供需关系不均衡,就是供远远小于需求,就是“贵”,但是实际价格没有贵,那么入学代价就贵了起来,赞助费可以消失,资助资金也可以消失,保育费伙食费也可以被监控,托管班也可以管理,但是一个费用的覆灭,必然导致另一个费用的兴起,范围可能会逐渐缩小,但缩小的代价都是阶级的筛选,普通老百姓只会越来越难上公立园。

六、朋友圈网友的经典回复

1.目前周边公立园划片也有楼牌号,顺位排的比上小学都严格!

2.找关系进的公立幼儿园,2010年9月上的,只有四种班,托班一个30个娃,小班,中班,大班各三个班,每班30个娃,三岁差两月上的托班,就是教师节给老师送了礼的,上了半年托班就转小班,中班,中班上完直接跳到外面的幼小衔接班学了一年。

3.一天带娃面试三家公立园,准备、练习了好几天。结果一个也没中,最后只能上私立,贵且不好。

4.我们当时家住石景山,为了让孩子上好的幼儿园,每天走五环去朝阳上幼儿园。

5.上个幼儿园还要求爷爷告奶奶,花银子跑路,想没有竞争意识都难。

6.XX幼儿园,以前赞助费从1.5万,2万,一路涨到2.5万/年,那时候每月托费1000多;现在,不让收赞助费了,暗地里给,十万八万也是给,七万八万十万很常见,有的孩子30多万进的幼儿园,每月托费更是贵至七八千,那也削尖脑袋往里钻。

7.以前军队对外经营没被整顿时,还是2.5万/年赞助费,上三年7.5万,托费每月1000多,还算能接受。后来军队整顿对外营销,名义上没有赞助费了,但是挡不住想送孩子去幼儿园的家长们暗地疏通关系,今年亲戚家有孩子想上,托关系被告知,现在不收赞助了,每月托费8000。

幼儿园为啥这样?其实非常的好理解。

在北京,2007年有的区县的学前教育专项投入仅为80万元。2008年,北京十几亿的教育附加费中,学前教育也仅有0.39亿元,占3.1%。而且经费投向存在明显不均衡,多年来,为数不多的财政投入仅投向145所公办园,而这些公办园多数又集中在城六区,远郊区县和农村地区数量很少。在经济尚属发达的北京市都是如此,其他欠发达地区可想而知。

目前,全国学前教育的平均投入仅占整个教育经费的1.3%左右,而国际平均水平是3.8%。冯晓霞认为更大的问题是,这极为有限的投入往往都被用作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更多地投向了所谓示范园、优质园,而能够享受这些优质资源的往往又是社会地位、经济条件都比较优越的社会群体。

看看北京孩子出生的情况吧。

我们往往都用这张图去解读幼升小学位不足,去解读有北京户口的限制,高考其实冲击还好。

但有一个更可怕的问题我们忘记了:这些孩子上小学之前就要上幼儿园啊!!!

而幼儿园本身也不是九年义务教育,私立幼儿园的管理和水平更加成问题,在北京,奔波忙碌赚钱就已经很累心了,这么大的城市吃喝贵,房子贵,大堵车,大雾霾,医院拥挤,学校难上,现在上个幼儿园一样这么费劲。

一边上班一边照看孩子简直是无法言说的累,上了小学还没事减负,3点半孩子放学了你下班了吗?

没有老人帮忙照顾孩子请问能hold住么?养孩子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让你感受到压力了么?

所以,“大城市病”的责任怎么说都好推卸给人口过多,但抛开人口过多的问题,这些民生产业,有没有真正的管理起来呢?

但不管怎么样,父母自己也要想开一点,也不要盲目追寻一流幼儿园,一位网友朋友的真诚回复就很好:

七年前,我们只有一个孩子,那时想给他最好的一切,幼儿园上是一所“一级一类”总园。因为找了人,所以省去了排队的困扰,但实打实的好几万赞助费,只开了一张收据,并写着“捐资助学”,每一位家长都是如此。

所谓的“一级一类”幼儿园,其实是老师每天都有很多接待任务,几乎每一周都有参观,来自全国各地,家长常常被拉去做手工妆点学校,那些老师的心思根本不在孩子身上。回忆往昔,关于幼儿园我只想说:

1.离家近

2.食品安全有保障

3.教会孩子基本礼貌礼节,良好的习惯,就很好了。

• end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