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中国公民在旧金山遭枪击:嫌犯为五华人,家属半年拿不到尸检报告

原标题:中国公民在旧金山遭枪击:嫌犯为五华人,家属半年拿不到尸检报告

文|王一然 编辑|王珊

周一萌等了一天的越洋电话最终没有打来。按照律师的说法,昨天(5月14日)应该是旧金山圣何塞枪击案的开庭时间。周一萌是该案死者李星剑的妻子。他们是辽宁抚顺人,结婚5年,有两个孩子。去年9月,李星剑在旧金山看望朋友,于暂住的民宿式公寓遭到枪击。

据圣何塞当地媒体报道,2017年9月28日晚,位于San Jose的Elan Village Lane街区的高级公寓内发生枪击案,造成一名31岁华裔男子死亡。另据美国媒体报道,该案与一个加州的地下性交易网络有关,或许与遍及全加州的卖淫集团有关,已经逮捕了3名涉案的南加州华裔嫌犯,羁押于洛杉矶监狱。警方仍在寻求民众协助追缉另两名华裔嫌犯。

在当地新闻报道中,死者李星剑被描述成一名性工作者的“皮条客”。但周一萌说,李星剑与租住公寓内的人之间没有交集,机票行程单显示,李星剑并没有长期留在圣何塞的打算。“是那些人乱写的。”警方的翻译给出答复。

“我们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老公是怎么死的?”周一萌说,直到现在,李星剑的家人依旧没有得到尸检报告,据律师邓鸿给家属的回应,开庭时间由今年2月8日改到了5月14日。

关于庭审时间的变动、案件进展与尸检报告结果,周一萌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她多次发邮件和微信给圣何塞警方翻译和检察院工作人员,但都石沉大海。昨天,她又托朋友询问开庭信息,“问不出来,都说不知道。”

以下为周一萌口述:

我和老公李星剑在去年5月,带着两孩子去洛杉矶旅行了一次,当时因为带着孩子,也没有好好考察和办事,后来9月的时候,我老公就决定单独过去考察,而且也考察一下有没有适合我们俩做的贸易生意。

碰巧旧金山的朋友生孩子,我在中国给他们买了好多东西让我老公带去,所以我老公的行程是9月1号飞美国洛杉矶,9月20号左右从洛杉矶飞到旧金山圣何塞,然后9月29号从圣何塞回洛杉矶。

我们在国外,一般都是找那种民宿式的公寓住。我和他视频过两次,房子就是很普通的那种公寓,可以做饭,有客厅,沙发。

因为那边比北京慢15个小时,所以我和我老公失联,严格算应该是一天半。美国当地时间9月28号晚上,我就已经找不到我老公了,我以为他睡觉了。

他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的飞机,第二天送孩子去幼儿园之后,我又给他发信息,他没回。

我老公出事之前还联系了洛杉矶的朋友接机。接机那天早上,就是出事的第二天,朋友的爱人给我打电话说:“接大虎(李星剑的昵称)没接着啊!”我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开始给旧金山的朋友打电话:“大虎咋不回我信息,打电话也不接,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朋友们都含糊其辞的,其实当时美国的新闻报道已经报了,我老公住的地方发生了入室抢劫枪击案,我还没反应过来,我说:“枪击案咋了,我老公呢?”他们这才说:“中枪的可能就是你老公。”

我当时就慌了,又给另一个朋友打电话问:“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虎子哪儿去了?”那个朋友就说:“嫂子,虎哥可能是没有了。”

当时我婆婆在家帮我带孩子,她在房间外收拾东西,我在屋里打电话,出来之后我就哭。

后来又问了美国的朋友们,他们说看当地的报道说是中了一枪,家里人让我先别着急去美国,我老公的叔叔还说:“我侄儿体格这么大!就算中了一枪能怎么的!”我们就在家里猜,这一枪到底打哪儿了,但是大家都不相信我老公真的走了。

我找到了出事时,和我老公一起在公寓的一个男的,他们是在旧金山公寓才认识的,山东人。他说我老公中枪的位置,在臀部偏上,后腰左右,不是致命伤。而且救护车来了之后,我老公在担架上,还拿手拽了拽呼吸面罩。但是警方告诉我,救护车来的时候,我老公已经完全丧失意识了。

这个男的告诉我,从枪响到上救护车,一共十几分钟。中枪之后,我老公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赶紧叫救护车!打穿了!”

但是现场到底怎么回事,他和我说了几个版本。刚开始,他和我说,他被踢晕了,什么都不知道;后来又说,几个人进来了,先朝他开了一枪,没打中,然后他就喊,虎哥快跑!喊人去!然后我老公才中的枪;再后来他说,他和我老公都被“勒死狗”(一种专业捆绑的塑料绳)绑上了,后来我还嘱咐美国的叔叔去看我老公的手,有没有挣脱绳子的勒痕,叔叔说没有。

大概我老公去世的第二天,大使馆打来了电话,确认了我老公的死亡。

在美国,必须要亲属签字,才能把遗体领出来,再送到火化炉里。我们全家非常着急,家里人只有我公公还有美国签证,我婆婆没有,我们想拜托大使馆给我们开一个绿色通道,让我婆婆加急拿了签证,去见儿子最后一面,把骨灰带回来。

大使馆回复说:“我们可以给你出个函,但你只能等到七号国庆放假之后才能办签证。”我婆婆就没有去上。后来大使馆给我们发函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五号了,我和我公公早都到了圣何塞,请了当地久居美国的朋友做翻译,警方一直不给我们尸检报告,我们去要,他们说结案了才能给。

警局找我配合调查,录了一些口供,问了一些“我老公有没有与人结怨”之类的,然后说:“遗体可以领走了。”

我们去领遗体,我老公的身上盖着一个白色的帘子,闭着眼睛,像睡着了一样。我公公的朋友先看了一眼说:“被解剖了。”我和我公公就都只看到肩膀,就没敢继续往下看。我们和婆婆视频,让婆婆见到了儿子最后一面。

(李星剑的全家福)

我和老公小学一直是同班同学,但没怎么一起玩。初中的时候我们俩又在一个学校。大学毕业之后,我从上海回抚顺工作,当时大家都在玩人人网,同窗好友里,我们俩碰上了。

他和我聊了几句天,问我要电话。第一次重逢,是我和朋友在唱歌吃饭,他过来把单全买了,我说:“你太讲究了!”我记得他小时候特别帅,和我儿子现在一模一样,梳个西瓜太郎头,结果见面发现变成了一个干净的小胖子。

他其实是一个挺大老粗的人,但是对我特别细心。基本在外面撸串,我叉一下胳膊,他就回车里给我去拿衣服;我和女朋友在外面喝多了,在朋友家住,他一大早上就过来,买好早餐和牛奶说:“你先喝牛奶,昨晚喝多了胃不舒服。”

结婚的时候,赶上抚顺大洪水,婚礼晚了一个多小时,但还是来满了七十多桌,那时候我已经怀孕了。我们保留了很多影像,结婚的,两个孩子百天的,生日的,都有。

过去半年,我一直都不敢面对这件事,我脑袋里好像有个开关,我把开关关了,我没有一分钟敢去想这件事。

半年以来,没有人和我沟通过案件进展。我们在美国的时候留了两个当地朋友的联系方式,他们也没有得到任何警方的通知。

最开始律师说是2月8号开庭,在美国打官司的费用很贵,他是那种和你分成赔偿金的律师。我等了4个月,他说这个案子接不了。“公寓不会赔一分钱,而凶手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减轻刑罚上,不会给受害人补偿。”律师还说,开庭的时间也从2月8号改到5月4号,他最后和我说:“对不起,我们帮不到你了。”然后就不回我微信了。

检察院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女生,我发邮件问她:是不是改了开庭日期?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我看了当地媒体报出来的凶手信息,作案的五个人都是华人。让我特别惊讶的是,其中有一个就是我们辽宁抚顺的。当地的朋友猜测,我老公可能认识他,但是我完全不认识也不知道他。

当地的新闻报道里把我老公写成一个“皮条客”,怎么可能?我老公去圣何塞是随礼,而且买了第二天的机票,护照号都能查得到,往返机票都是我给他定的。

我问了警方,警方的翻译给我的答复是:是乱写的,你不要听他们的,警方没有这么定性。

报道里还说我老公有一个室友,是当地的性工作者。我在视频里见过陌生的小男孩女孩经过,但是我和老公都不认识他们。后来我又追问警方的翻译,为什么把我老公写成“皮条客”,他说:对不起,让你看到这些很难过,新闻记者都不了解,但是警方不这么认为,他们不认为你老公做错了事情。

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最后一次回复我的邮件,是管我要死亡证明出错的地方,让我发图圈给她。我公公的姓名中间有个“海”字,拼音应该是“HAI”,但是写成了“HWI”,还有我婆婆名字写的是“UNK(unkown,不明)”。

拿到死亡证明的时候,我就向殡仪馆的人表述,这个上面的名字是有错误的。他们和我说,你先拿着这个回去,我们会把正确的寄到你的美国朋友家,然后他再寄给你。但是我朋友也一直都没有收到。

我婆婆现在是失独老人,没有积蓄,住的房子还有贷款。我老公在国内的银行卡、房子什么的,需要过户,但是他的护照、身份证等所有遗物全都在美国警方手里,警方回复我们说,案子没结,这些恐怕不能给你。我托了朋友问警方,只要身份证,回国办各种手续,但警方也说不能给。

我老公之前在国内购买了人身意外险,但是保险公司需要出具证明,在协议里,遭遇战争、恐怖袭击和武装暴力等是免赔的,我们希望检察院能给我们出具一个意外事件的证明,他们说会给我洛杉矶的朋友邮寄,但是也一直都没给我们,所以现在国内的一切事情都没法办。

(来自检察院的最后一封邮件)

大儿子刚开始总是吵着找爸爸,他不知道“爸爸再也不能回来了”是啥意思。我们家还有很多没拆封的乐高玩具,他等着爸爸回来给他拼。我老公平时愿意陪他玩,踢足球也带着他,在楼下给他摆一排瓶子,让他拿水枪打。

后来我就给他讲了个故事,因为他平时特别喜欢恐龙,还去博物馆看过恐龙的化石。我说,儿子,爸爸也变成石头了,和那些恐龙化石一样。然后他就出去和小朋友显摆:“我爸爸变成石头了!”

他慢慢知道了我们家是没有爸爸的,会给弟弟讲:“我们家没有爸爸,所以你不能气妈妈。”弟弟还不满三岁,也还不知道“没有爸爸”意味着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