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深圳“鹦鹉案”当事人刑满释放:回去商量是否做无罪申诉

原标题:深圳“鹦鹉案”当事人刑满释放:回去商量是否做无罪申诉

作者:姚舜

编辑:王晓

今天(5月16日),深圳“鹦鹉案”当事人王鹏刑满释放。10点50分左右,王鹏从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走出,和家人团聚。对于是否进行无罪申诉,王鹏说,“回去再商量吧。”

王鹏走出看守所,和家人团聚。姚舜 摄

在看守所外的厕所,王鹏换了一套新衣服,把看守所里穿的旧衣服扔进了垃圾桶。任盼盼称,王鹏在看守所待了两年,回家后先休养,打算卖掉惠州的房子,离开深圳。

对于王鹏出狱的消息,二审辩护律师徐昕称,祝福他们一家开始宁静和幸福的生活,希望这个案件能推动动物刑事案件相关司法解释的修订。

王鹏换上新衣服后,和家人一起回家。姚舜 摄

2016年5月,深圳饲养鹦鹉的男子王鹏因涉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被刑事拘留。警方调查显示,王鹏此前售出的6只鹦鹉中,有2只为小太阳鹦鹉,学名绿颊锥尾鹦鹉,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属于受保护物种。

2017年3月30日,深圳市宝安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王鹏因涉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获刑5年,并处罚金3000元。2018年3月30日,该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被告人王鹏被改判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3000元。

判决书显示,王鹏在判决执行前已经先行羁押,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17日起至2018年5月16日止。

控辩双方争议焦点在于两只“小太阳”鹦鹉是否属于“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范畴。

二审中,公诉方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解释》),第一条已明确将“驯养繁殖的物种”列入刑法保护范围。

《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列入《公约》附录一、附录二的野生动物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王鹏出售的2只绿颊锥尾鹦鹉,属于受保护物种。

此外,国家林业局发布的《54种可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野生动物名单》中,鹦形目中只有5个品种,且仅供观赏,不可买卖,小金太阳鹦鹉不在其列。王鹏对相关法律不了解,不应成为获轻判的理由。

王鹏的辩护律师徐昕认为,《刑法》规定“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犯罪对象为,珍贵、濒危、野生的动物,其含义是确定的。而生存于野外环境、在自然状态下的动物及驯养繁殖的动物,从生活环境、生存方式、繁育方式、与自然生态的关系等方面,都完全不同于野生动物。

在他看来,《解释》将驯养繁殖的动物解释为野生动物,“远远超出刑法文本”,属于“扩大解释”,违反罪刑法定原则,与《刑法》本身相抵触,“有违立法本意,不应适用”。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全国律协刑委会委员尚伦生提交议案,建议修改作为“鹦鹉案”一审判刑认定标准的《解释》。

尚伦生认为,将该《解释》作为深圳“鹦鹉案”判刑的依据,超越了我国加入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的保护标准,也与现有法律的规定相抵触。

尚伦生称,最高法自身也认为,对野生物种与人工驯养繁殖的物种,不加区别地同等对待,与社会实际情况不符,应当在司法解释中有所区别。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