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卢西安 弗洛伊德——关于绘画的一点思考

原标题:卢西安 弗洛伊德——关于绘画的一点思考

来源:与绘画有关的事情

在绘画上的一些思考

卢西安•弗洛伊德

(一九五四年《相遇》(Encounter)杂志)

转《艺术世界》陈韵 翻译

我绘画的目的是通过展现一个强化的现实,以挑战和触动感官。而能否到这一点则取决于画家对他所选择的人或对象有多强烈的理解和感受。因此,绘画成为了唯一如此的艺术门类——艺术家感受直觉的特质对他本人来说或许比应景的知识或智商更为珍贵。

画家们赋予自己内心深处最关切的事物以生命,并将之呈现给他人。这个秘密通过画幅,被感同身受的参观者们揭开。画家必须让他所拥有的一切狂想和情愫自由驰骋,不抗拒任何的自然吸引。这种自我放纵所扮演的角色犹如一种规则,让画家摒弃非本质的东西,提炼出个人的特质。一个画家的特质必定由他生活中的执著而来,因此他永远不必问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艺术。只有完全了解自己的特质,画家才能免于陷入寻找现成观念对号入座的倾向。不然,他将慢慢地把生活简单归为一类艺术素材,面对某样事物时,他将如此自问:“我能把它画成一幅画吗”由此,他的作品将随着情感的卸载而慢慢衰退。不过也许,他会说自己已到了提炼艺术而非特质的(阶段)了,所以才将(绘画)与对别人来说可能创造生命的情感隔离开来。

对题材的痴迷让艺术家们马不蹄停地工作。人们从事艺术生产,并非因为对已有经验及其过程的驾轻就熟,而是源自他们对所选择对象的一种交流诉求。这种需求来势汹汹,充满了感染力。但是,画家却需要和题材保持一定的情感距离,允许题材自己发声。一旦作画的过程被激情所充斥覆盖,那么画家将亲手扼杀题材。

那些否认再现生活,将绘画语言局限于纯粹的抽象形式的画家们,正在剥夺自身挑衅审美情感的可能性。

而那些把生活本身当作主题的画家,或与日常物件为伍,或始终将它们萦绕脑中,为的只是将生活原封不动地,字面化的转化为艺术。题材必须日以继夜地置于最微距的观察之下,唯有这样,他、她或它才能最终揭示一切,若非如此,“选择”就无从谈起。人们通过生活中或是生活所实的某些甚或所有角度,通过动作和态度,通过时刻转换间的细小变化揭示着它。这正是让艺术完全独立于生活的日常知识。这种独立性是必须的,因为打动人的作品向来不仅仅是生命的提示者,它必须具备一个属于自己的,能够准确折射生命的躯体。我之所以说人们需要一个让绘画独立于生活的完整生活常识,是因为,当一位因为对自然产生的遥远崇拜和敬畏,而停止对事物的考察时,他将只能肤浅的模仿自然,因为他已不敢去改变它。

画家必须将一切视为生来为他所用和为他所乐。试图服务于自然的艺术家只是一个艺术的执行者。而且,既然如此忠诚复制的对象也不能与画作并肩于墙。既然画作只能独自展示,谁还有兴趣关注对象被复制的精确与否呢。(一幅作品)是否有说服力,完全取决于它的内在,和看它的人。模特对画家的服务功能应该仅限于异常私密的范畴——提供一个最初的兴奋点。画面体现的则是画家对此感受到的一切,认为值得保留的一切和倾注的一切。如果画家从模特身上所吸取的所有特质都能体现在作品中,那么没有人能被同样地描绘两次。

一个人或一件物所散发出来的灵韵正如他们肉身的一部分。他们在空间中营造的迹象与自身息息相关,一如他们的颜色或气味。两个不同的个体在空间中所产生的效果正向同一空间中的蜡烛和电灯泡。因此画家必须像关注主题本身一样关注它的周边氛围。正是通过对气氛的观察和感受,画家才能锁定作品所希望传达的感觉。

在艺术作品的创作过程中从来没有哪怕片刻的完全满足。期间虽有一丝肯定,但随即伴便伴随着作品的完成而消失。因为直到这时,画家才意识到他所创作的只是一幅画而已。此时,他才胆敢幻想作品会活起来。难道不是这样么,完美作品的诞生之日,亦是画家弃笔之时,正是这种巨大的不满足推动着他前进。所以,创作的过程对于画家来说可能是比作品本身变身更为必要。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瘾。

齐白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