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鹦鹉案”当事人:遇到狗都会查是不是保护动物

原标题:“鹦鹉案”当事人:遇到狗都会查是不是保护动物

文:姚舜

编辑:王晓

今天上午11点,王鹏走出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

2018年3月30日,“鹦鹉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王鹏因涉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3000元。王鹏在判决执行前已经先行羁押,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17日起至2018年5月16日止。

走出看守所大门,王鹏还是穿着两年前被警方带走时的淡绿色工服,他一把抱住父母和妻子任盼盼,儿子在怀里不停地喊着“爸爸”。

5月16日,王鹏走出看守所,和家人拥抱。姚舜 摄

两年前的王鹏是一个“网瘾青年”,也是一个“鸟痴”。

2014年,一只小太阳鹦鹉飞到厂子,被一名工人捡到,养在了王鹏的阳台。从那时起,王鹏开始迷上了养鹦鹉。之后他又买了一只小太阳鹦鹉进行繁殖。

王鹏养的一只灰鹦鹉叫“皮蛋”,他曾说过,“皮蛋”是老大,儿子是老二。任盼盼夜里起来给儿子喂奶,王鹏起来给鹦鹉喂奶。家人觉得养鹦鹉太吵、味太大、容易得禽流感,和王鹏争吵过不止一次。

任盼盼记得,家人曾在电视上看到“河南大学生掏鸟案”,为王鹏担心,王鹏当时信誓旦旦地说,我这是人工饲养,不属于野生动物。

刑满释放后,王鹏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离开深圳,回老家江西。

在看守所旁边的厕所,王鹏换上了印着红黑色图案的白色T恤,扔掉了旧衣服。T恤是一名网友送给任盼盼的,图案象征着自由。

王鹏左手撑着太阳伞,右手搂着妻子任盼盼和儿子,和父母一起慢慢走回家。

王鹏和妻子任盼盼。姚舜 摄

鉴闻:两年前,你是什么情况下被警方带走的?

王鹏:2016年5月17日那天我在上班,不是很忙,想着鸟没有喂,就回家喂鸟。后来,深圳森林公安来了,在我养鸟的房间和我聊天,问这些鸟的情况。聊了一个小时,最后被他们带上警车。

到了深圳公安局森林分局,警方开始审讯,问鸟是不是我养的,还问我知不知道这是保护动物。我说我不知道,他们不信。

鉴闻:警方怎么找到你的?

王鹏:当年3月,我卖了两只小太阳鹦鹉给鸟贩子谢田福,5月,他手里十只鹦鹉被警方查获,就找到了我。

那时,我没时间喂鹦鹉,在一个QQ群里问谁要鸟,他回我说要。我以前在网上看到,鸟贩子卖小太阳鹦鹉七八百元一只,最终以五百元一只的价格卖给他两只。后来他又问我有没有幼崽,我说有玄凤鹦鹉,还是500元一只,卖给他四只。

鉴闻:你一共繁殖了多少只鹦鹉?

王鹏:前前后后挺多,最后警方查获45只。

鉴闻:为什么养这么多?

王鹏:是它们繁殖的太快,我没给它们做绝育。我还送给别人很多,还剩下这么多。别人喜欢的话,我会低价卖几只,换点饲料钱。如果我想要一点新品种,会拿我的鸟和别人换。

鉴闻:现在这些鹦鹉呢?

王鹏:属于保护动物的品种被收了,不是保护动物的,被我老婆送人或放生了。

鉴闻:之前知不知道小太阳鹦鹉是保护动物?

王鹏:我真不知道。我百度过这种鸟,只看到了鸟的习性和产地。我经常去花鸟市场买饲料,看到很多人卖小太阳鹦鹉。养的时候,也没人跟我说这是保护动物。我也很少和鸟友交流。

在看守所里,别人问我是怎么进来的,我说我是因为“卖了几只鹦鹉”进来的,他们都不信。

鉴闻:得知小太阳鹦鹉是保护动物时,是什么想法?

王鹏:很惊讶。也觉得自己很冤,这些鹦鹉都是我人工繁殖出来的,和野生动物不一样。

鉴闻:当时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了吗?

王鹏:我当时以为是因为没有办理《野生动物驯养许可证》,最多把鹦鹉没收。没想到会触犯刑法。

鉴闻:这两年在看守所里做什么?

王鹏:每天七点多起来,打扫卫生,吃早餐,组织学习。十点多吃午饭,午睡,继续学习,搞个人卫生。晚上看看新闻联播。没事的时候看书,买了很多,有政治书、历史书和小说。吃的有米饭、青菜、萝卜,偶尔有肉。

没事的时候,我会想自己的案子怎么走到这一步。

鉴闻:想家人的时候怎么办?

王鹏:写信报平安,每次收到家里的信我非常开心。

前几天,家人来见我,这是我两年来第一次看到妻子,觉得对不起她。虽然觉得自己也很冤,但她为我奔波这么久,我很过意不去。

有一次律师告诉我,我妈昏倒住院了,我当时就哭了。我要是之前知道会遇到这些事情,我肯定不会碰鹦鹉。

我常常梦到家里人,梦到我回家,和父母一起带着孩子在楼下玩。

鉴闻:知道一审结果时什么感觉?

王鹏:很无辜,因为卖了几只鹦鹉,被判的这么重。

鉴闻:二审改判后,你当时怎么想?

王鹏:个人感觉是法院迫于压力改判的。心态没有太大的变化,我认为自己是无罪的,我觉得只是还了一些公道而已,两年和五年没有差别。

就是现在判我两年,我都不接受。

鉴闻:今天看到家人什么感觉?

王鹏:虽然儿子叫我“爸爸”,但后来不让我抱,不怎么亲我,我有点难过。

鉴闻:之后有什么打算?

王鹏:还没想清楚。以前的工作不打算做了,想回江西老家发展。

以前因为工作闲,才养鸟打发时间。这两年没接触社会,不知道什么行业比较好,我会先休养一下,想想下一步做什么。

以后可能继续养一些普通的鸟,我不会刻意地回避。但要是老婆反对,我会听她的,这件事对她打击太大了。

以后看到动物,我都会查是不是保护动物,看到一只狗都会查一下。

鉴闻:考虑继续申诉无罪吗?

王鹏:会,不知道饲养小太阳鹦鹉犯法的人不只我一个,万一哪一天这种事降临到他们身上呢?我感觉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相关法律的修订。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