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这个中将战功很大,唯一儿子在家种田,住院每日坚持为农村拾粪

原标题: 这个中将战功很大,唯一儿子在家种田,住院每日坚持为农村拾粪

何德全中将,曾与彭德怀在一个班当兵,参加红军后严于律己,在军队中德高望重。胡耀邦后来说:“何老德高望重,劳苦功高。”

杨得志上将也说:“何老是我的老首长,在战争年代有很大的战功。”

这样的评价,对何德全中将来说,完全不过分,是十分恰当的。

在战争年代,何德全不顾自己年纪大,吃苦在先,工作勤勤恳恳,严格要求自己,到了和平年代,他也是如此。

1949年8月长沙和平解放,何德全担任华中军政大学湖南分校第一副校长。

这时,与他分别近20年的唯一亲生儿子何罗生从老家赶过来看他。何罗生看见军校正在招生,也要求入学。对于这个要求,何德全把他招进学校,完全是举手之劳,却拒绝了。他对儿子说:“你农村种田,也是工作,只是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耐心教育儿子回到农村去继续种田。

何罗生遵从父教,安心农村,结果入了党,以后还担任了村党支部书记。

何德全本人时刻保持本色,生活简朴,一心为公。

1958年秋,他担任湖南省军区副司令员,因为旧病复发,住进了长沙北郊的解放军陆军第一医院。

去住院时,他不知从哪弄了一个粪筐,也悄悄带了过去。

在医院治病期间,他每天早起外出散步。不过,他与别人散步不同,手上拎着一个粪筐,到路边去捡牛粪,拾满后,就把它堆放在附近生产队的一个墙角边。

时间长了,当地农民发现每日有一个穿伤病员服装的老人给生产队送粪,很奇怪。一次拦住他,询问他的姓名。

何德全不肯说自己的名字,只是说:“我是一个当兵的。”

随后,当地生产队把这个做好事的老人反映到了医院。医院经过反复查找,才知道是何德全中将所做。

堂堂副司令员在住院期间每日还为生产队拾粪。众人大吃一惊,也十分敬佩。

于是,新闻干事要采访他。何德全一再拒绝,并对新闻干事说:“你应该明白呀!解放是人民谋利益,艰苦奋斗,几十年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帮生产队拾粪,多产粮食,这是我们的本分,有什么好宣传的呢!”

这就是何德全,一个老共产党员的情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