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周杰伦的“土味”新歌遭群嘲,没了方文山,江郎才尽了?

原标题:周杰伦的“土味”新歌遭群嘲,没了方文山,江郎才尽了?

昨天我的朋友圈被刷屏了,原来是杰伦发了新歌:《不爱我就拉倒》。看这歌名,再听这歌词,怪不得网友直呼:“文山呐,快来救救杰伦,哥的胸肌都写出来了!

这首歌由周董自己作曲,他和南拳妈妈的弹头(宋健彰)一起作词。相传这首歌一年半以前就已经完成创作,只因纠结歌名迟迟未发。果然“不发则已,一发惊人”,连《不爱我就拉倒》这么“土味”的歌名也拿来凑数。

大家原本以为只是歌名“土味”,毕竟弹头曾经还为杰伦写过好几首不土的歌,比如《搁浅》。没想到这次的歌词竟然也那么辣眼睛,先是“把安全帽戴好”,紧接着又是“哥练的胸肌如果你还想靠”。

看着杰迷从凌晨留言到天明,周董终于坐不住了,不仅调侃网友:“难道你们都没胸肌吗?”还傲娇回应准备放飞自我:“我的歌名已经说了,不爱我就拉倒。

没有了方文山填词,杰伦的歌难道要一直“土味”下去吗?

御用词人方文山

有人说没有方文山就没有周杰伦,也有人说是周杰伦成就了方文山。其实,就像词、曲合二为一才能谱出一首好歌,周杰伦和方文山加在一起才能铸造出一段传奇。

1997年,周杰伦和方文山同时签入吴宗宪新成立的唱片公司,两人“不打不相识”。方文山认为周杰伦作的曲子“一般”,周杰伦觉得方文山“不懂音乐”。

但由于都是刚进公司的新人,两个人都有吴宗宪分配的任务。于是,两人都决定“驻扎”在公司搞创作,没想到互不顺眼的他们竟然在公司“睡出了感情”。

当时,苦于没有歌词配曲的周杰伦在方文山的100份歌词里找到了一首,也就是后来的《你比从前快乐》。自此以后,周杰伦便和方文山约定“词曲合作”。

有好几次,唱片公司都只想录用周杰伦作的曲,拒绝了方文山写的词。周杰伦表示宁愿撤回词曲,也坚持“不要歌词就没有歌曲”

对于方文山来说,如此仗义的周杰伦让他感动。但感动之余,两人还是免不了摩擦。由于两人合作的词曲太过古怪,没有唱片公司录用只好让周杰伦自己唱,但周杰伦总是擅自改编歌词,让方文山心里非常不痛快。

不过两人最后都释怀了,周杰伦在发布第一张专辑时主动向方文山道歉,方文山却说“歌曲的唱法取决于歌手,要求歌手怎么唱其实是自己的疏失”。

方文山和周杰伦是一对“天作之合”,两人的词曲堪称文学与音律的完美结合。尽管《娘子》、《印第安老斑鸠》、《双节棍》等已经让两人声名大噪,但创造出《东风破》后,两人才真正意义上成为中国风歌曲的领军人物

对于创作中国风歌曲,周杰伦和方文山算是一拍即合。年少的周杰伦心高气傲,总想做出与众不同的音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做反差很大的东西”,所以他想到了中国风,但中国风难写。不过没关系,他有方文山,那个一直喜欢怀旧的“怪人”。

一直以来,方文山都喜欢收集旧东西,比如学籍名牌、校服、演唱会票根,或许正是这样,他对传统古韵的东西也有一种偏爱。“我很喜欢中国风的作品,喜欢底蕴厚重的文字,我想借歌词的形式表达汉字的珍贵。”

于是,其貌不扬的方文山所作的词竟然可以美到无与伦比,连自视甚高的高晓松都忍不住夸赞:“用中文写歌词,纯以美来说,方文山是第一。”用寥寥几笔,方文山就能勾勒出各种意象,让人产生极强的画面感。

从《东风破》到《发如雪》,再到《千里之外》和《青花瓷》,方文山源源不断地带给周杰伦惊喜。

不过,方文山有一个致命伤:写词慢。他不是信手拈来的词人,或许正是因为太走心,每次他都拖稿。而且,近两年他去追梦了,他曾在《奇葩大会》上说:“梦想是可以转弯的。”所以,他去写剧本、拍电影,那是他最初的梦想。

这样一来,周董只好自己填词,就算写出“哥练的胸肌”,也不能妨碍文山兄逐梦。

方文山没给周杰伦填词,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2014年,方文山就因严重拖稿被周董抛弃。

那首《算什么男人》,方文山花了几个月也没能填出词,周杰伦只好自己动手,没想到他只用了一天就把词填好。虽然感觉和以往的歌曲有点不一样,但收录到专辑《哎哟,不错哟》里面似乎别有韵味。

当然,对于方文山的拖稿,周董也很无奈:“我恨不得每首歌的歌词都丢给方文山,如果不是他拖稿严重,我根本不会自己写的。”所以当那首《梯田》出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了杰伦对文山的怨念,

“文山啊,等你写完词,我都出下张专辑喽。”

没了方文山还有黄俊郎

除了方文山,黄俊郎也是周杰伦音乐路上不可或缺的伙伴。他给许多人填过词,最多的就是周杰伦,所以即便没了方文山也还有黄俊郎。

一首《以父之名》,黄俊郎填得很认真,当然也很成功,他开始被大家熟知。

在为周杰伦写词之前,黄俊郎一直郁郁不得志。他的梦想是成为画家和作家,但似乎并没有人欣赏他的作品,他过得穷困潦倒,看起来和流浪汉没有什么区别。

后来,多亏了方文山的提携和引荐,黄俊郎才签入唱片公司创作歌词。“当初我很穷,方文山就跟我说,给你歌写,你就不会再穷了。”

或许是之前作品不受重视的缘故,最初为周杰伦填词时,黄俊郎总是怕自己做不好。写完《牛仔很忙》后,黄俊郎都快哭了,因为他从来没写过那样“幼稚”的词。杰伦却对他说:“不错啊。”

黄俊郎对方文山和周杰伦充满感激之情,因为这两人不仅让他成了最幸运的作词人,还让他成了最轻松的作词人。有方文山在,他在作词方面很“随意”,一边填词,一边还能出书。

于是,《这本书》、《第二本书》、《第三本书》、《不是第四本书》接连问世,只不过书的名字有点奇怪。

如果说方文山给周杰伦写出了一幅幅泼墨山水的中图风,那黄俊郎则写出了一幕幕暗黑系长卷,《以父之名》算其一,还有《夜的第七章》。

为了写《夜的第七章》,黄俊郎翻遍了《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因而写出来的歌词完美融合了其中的故事和意象。所以,“随意”的黄俊郎并不那么随意,在他身上一直能看到创作的认真和坚持

只不过与写书和作画相比,作词更像是他的副业。尽管这个副业让他衣服无忧,但他仍然对喜欢的写作和画画念念不忘。

对于周董来说,方文山和黄俊郎无疑是他的左膀右臂,失去他们不仅是杰伦的损失,更是华语乐坛的损失。

幸好杰伦并有真的失去他们,只是让他们去追逐各自的梦想而已,就像杰伦自己所坚持的音乐一样。

觉得周杰伦新歌好听的点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