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陈赓要撤此人的职,秦基伟后来说:我对陈司令打了个埋伏!

原标题:陈赓要撤此人的职,秦基伟后来说:我对陈司令打了个埋伏!

1948年陈谢大军再克洛阳后,秦基伟率九纵两个旅沿陇海路向东追击,进驻了巩县回廊镇。

回廓镇是洛阳与郑州之间一个大镇子,有八百多户人家。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恩的老家,就在回廓镇的小河村,

一天,秦基伟把警卫营副营长王德远叫去:“听说刘茂恩的老窝就在这一带,你带两个连去看看。”

王德远来到小河村,找到了刘茂恩的家,是几进几出的大宅子。他放出警戒后,就和侦察连秦副连长带了一个班进宅内搜查。可是遍找了所有的房间,财物已被席卷一空,什么东西也没找到。他不甘心,终于在一间房子的后面发现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秦副连长钻了进去,“当”,一个东西掉下来。他捡起来一看,是一块银元。又往前走,脑袋撞上洞壁,“哗”,塌下一大块,低头一看,全是袁大头。

原来,这洞里都是银元。

王德远大喜,立即挥手叫进几个战士,大家噼里啪啦挖起来。洞口越挖越大,银元越挖越多,里面还有元宝。接着,他们又发现一个洞口,打开一看,里面都是粮食。

王德远于是派人到周围老百姓家雇了十几辆大马车,浩浩荡荡地把财物和粮食拉进了回廓镇。

事情很圆满。谁知第三天,王德远被秦基伟叫去了。

他本以为这次找到了粮食,司令员要表扬他,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顿训斥。

“好哇,王德远,你干得漂亮啊!陈赓司令也知道你的大名了,专门打电话,要我提拔你啊。”

王德远立即谦虚地说:“司令员,我没做啥贡献呀,只是按司令员的安排拉了一些粮食来,有什么好提拔的。”

“乱弹琴!”秦基伟突然变脸了,“你干的好事,陈司令员下令要严肃查处!”

王德远吃了一惊,木然站立,吓得不知所措,嘴里脱口而出:“我咋啦?”

“你咋啦?”秦基伟还是脸色铁青,“我问你,谁让你把人家的老娘背出去喂狗的?”

“这……”

原来,那天,在粮食的那个洞子掏到最后,侦察连掏出了一具尸体,是个干巴老太太。这是刘茂恩的老娘。她几天前死了,大概是讲风水时辰,解放军打下了洛阳,刘家的死人还没下葬,结果全家人只好匆匆把死老太太扔进洞里,逃之夭夭了。当时因为运粮食,秦副连长让人把尸体拉出来,背到了后面的果园里,准备埋掉。谁知当晚他们忘记了这事儿,死人没有入土,第二天一大早,尸体就不见了,被狗吃了。

王德远知道后,说:“吃了就吃了吧,反正是反动派的娘,也是我们革命的对象。”也没放在心上。

此刻王德远看到秦基伟的样子,连兵团的陈赓司令员都知道了,才明白事情闹大了。

秦基伟已经是气不打一处来,用手点着王德远的头说:“王德远呀王德远,谁让你把人家老娘背去喂狗的?你是真缺脑筋呀!哪有这么处理问题的?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这是成什么体统?影响极坏!”

王德远咕噜说:“这件事,我当时不在场,也是事后才知道。再说,尸体被狗吃掉,我们也没想到呀!”

秦基伟一拍桌子:“你为什么不知道?是不是你带队的?你不知道就是失职。事情处理完了,你为什么不检查?你们把尸体背出去,不是故意的也是故意的!”

王德远不甘心,反问说:“司令员,我想不通。刘茂恩是国民党省主席,死硬的反动派。对他再好,又有什么用,就算是我们给他的老娘披麻戴孝,他能跟共产党走吗?!”

“蠢!你真是蠢!”秦基伟更生气了,“这不是对他好不好的问题!这件事关系到我们解放军的形象和文明程度。我们是土匪吗?我们解放军能这样处理问题吗?你呀你个王大胆,你给我好好学学新区政策。”

虽然王德远被狠狠地训了一顿,但是,秦基伟并没把他撤职。

若干年后,秦基伟对人说:“在这件事上,我对陈司令员打了个埋伏。骂了一顿,没有查处他。终究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并且,王德远也是事后才知道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