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柳传志再“出山” 联想“中年困局”待解

原标题:柳传志再“出山” 联想“中年困局”待解

联想回应5G标准投票:当时给华为投赞成票

5月16日,针对联想“5G投票门”事件引发的舆论风波,联想控股董事长兼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出一封主题为《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的联名信,说明“5G投票”实际情况和调查结果。

在信中,柳传志提到,他和华为主要创始人、总裁任正非通话,任正非力证联想投票并无问题,两人共同表示,中国企业应该团结,不要受到挑拨离间。

联名信称投票原则没有问题

日前,网上有传言称,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集团针对5G标准的Polar短码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企业主导)做出了弃权,即联想带着收购的摩托罗拉一起站队了高通,而没有支持中国企业华为,最终导致华为以微弱优势输了。

联想针对此事发布声明称,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针对5G标准的Polar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移动、华为等中国企业主导),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联名信提到,2016年,在关于5G信道编码标准方案投票的过程中,联想集团代表遵循两个原则:维护企业的利益、注重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在向集团高管、参加3GPP会议的联想代表进行了详细调查后,认为整个过程中联想的投票原则、执行都没有问题。

对于具体投票过程,联名信也给予了详细说明。在全球影响最大的通讯标准化机构3GPP组织的5G eMBB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

柳传志称为求证这一结论,专门和华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电话,“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一个技术领域事件,事隔近两年以后,突然间被人翻了出来,还被污蔑为卖国等行为,并不断发酵,联名信中称之为“不正常的现象”,并质疑这是偶然事件?还是被人利用?

华为:联想对Polar码投了赞成票

早在上周五(5月11日),华为中国就在官方微博上发声力挺联想,称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华为及其他55家公司(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基于广泛的性能评估和分析比较,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得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

5月15日,华为亦再次发声,称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 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

华为在声明中提到,5G作为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需要各国研究机构和企业的共同参与,3GPP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有全球500多家公司和研究机构参加,数万科学家、专家数年的奋斗,在为全球统一的5G标准制定做共同的努力。5G标准会持续演进,还需要更多的人、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追问1

两年前的投票真相是什么?

联想陷入的争议是针对eMBB场景下标准的讨论。

据3GPP组织的公开资料来看,这次联想陷入的争议是针对eMBB场景下标准的讨论,涉及3GPP旗下针对RAN(无线接入网)工作组针对R15(第一版5G标准)的三次会议。

第一次会议#86,2016年8月,参会代表在会议上提出了三种方案分别是,高通等支持的LDPC、华为等支持的Polar和LG等支持的Turbo2.0三种技术方案。此轮会谈只是单纯讨论,并未进行投票。

第二次会议#86b,2016年10月,各方针对LDPC、Polar、L+Polar和L+Turbo四种方案展开第一轮投票。结果LDPC以绝对优势被选为eMBB场景数据信道长码方案,而只有华为一家投票给了纯Polar方案,中兴和其他中国厂商投给了L+P的方案,而联想投给了LDPC方案。虽然这次投票并不影响产业大局,但这成为今天联想引发争议的直接原因。

第三次会议#87,2016年11月,各方针对LDPC、Polar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短码进行投票。这一次,联想支持了L+P的方案,明确表态支持Polar,而Polar最终被选为控制信道方案,LDPC被选为数据信道短码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短码方案投票中,有51名成员支持Polar,多于31家支持LDPC方案,投票本身也不是一家一票。所以Polar没有拿到短码标准的责任并不在联想。(梁辰)

追问2

编码之争背后是怎样的技术落差?

除了华为,其他公司在技术实力上仍有欠缺,只是标准的参与者。

人们往往将Polar与华为和爱国划等号,而LDPC与高通和美国画等号。

但有通信行业人士表示,这并不能够画等号。高通在LDPC专利积累较多,产业更加成熟,目前已经广泛应用在我国广电系统、Wifi、航天通讯等领域。而在Polar上,华为拥有较多的专利,而且这些专利即将过期的比较少,而且Polar起步晚,可以布局的领域要多。

Polar之所以成为业界的关注焦点,是因为高通在LDPC的储备雄厚,而产业担心在5G时代,高通是否会延续专利优势,继续制造高昂的“高通税”,所以普遍支持L+P的方案,避免单一厂商的优势明显。

与早期通信标准纷杂不同,5G NR将有望成为全球首个完整统一的通信制式。从这个角度来看,5G是全球产业通力合作的结果,统一的标准将有望利于技术和产业的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

事实上,5G仍有大量标准尚未明确。URLLC和mMTC两种场景仍有待探索明确的需求,而且也没有特别完整的技术体系。不过,一位电信运营商专家告诉记者,在剩下的两个场景的技术讨论中,肯定还是存在上述因为商业利益引发的争议,这本来就是产业发展的常态。

目前,中国其他参与5G标准推进的还有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等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上海贝尔、中兴通讯等通信设备商,以及工信部信息通信研究院。但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华为,其他公司在技术实力上仍有欠缺,只是参与者。(梁辰)

追问3

麻烦不断的联想如何突围?

“在带来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同时,更需要梳理联想在市场的短期战略,以及对渠道伙伴的重建。”

除去“5G投票门”事件,联想最近还被踢出香港恒生指数。这是联想集团第二次被恒生指数踢出,其2000年进入香港恒生指数,6年后首次被踢出,2013年3月重新加入。

联想集团曾回应称,“我们尊重恒生指数的审核结果,但我们特别关注公司的持续转型,以及为股东带来可持续的长期回报。”

在业务转型上,联想集团本月初宣布,成立全新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简称IDG),联想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将整合成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联想应该变,不过变的频率有点快。尤其在手机业务上,频频换帅,却效果不佳。柳传志5月16日在内部讲话中也提到,“联想集团的手机业务做得确实不好,应该认真检讨,但这和动机无关。”

在股价表现上,联想股价持续不振。2018年进入下滑通道,从一月末的4.7港元左右一路下滑,截至5月16日收盘,联想股价收于3.86港元,下滑了约22%。

在业绩表现上,联想集团发布2017/2018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联想集团实现收入347.12亿美元,同比增长4%;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2.22亿美元,同比下降约151%,上一财年同期则盈利4.28亿美元。

面对重重困难,联想如何突围?市场调研公司Canalys分析师贾沫5月16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给出建议,他认为,(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主要打理国内手机市场,在国内手机业务方面,因为有着ZUK品牌的实战经验,以及全球领先的产品研发团队,常程在带来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同时,更需要梳理联想在市场的短期战略,以及对渠道伙伴的重建;就全球手机市场来讲,联想需要在moto品牌的号召力日渐式微的形势下,调整产品战略,提升其产品在不同价格区间的竞争力,从而争取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PC方面,(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刘军需要对各个品类更精细的优化,以及持续加强对渠道的掌控来进一步维持优势。

(江波 梁辰)

人物

身在江湖心系公司柳传志卸任后两“出山”

柳传志可谓“身在江湖心系政”,虽已卸任十余年之久,但仍多次“出山”挽救联想。

5月16日,74岁的柳传志联合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布这封公开信后,引发广泛关注。事件之外,柳传志再次“出山”的举动成为另一个被热议的话题,外界关于“杨元庆是合格的联想CEO吗”的议论又起。

回溯至2000年,由于杨元庆团队与郭为团队的冲突,联想开始筹划分拆,也是在那年柳传志卸任联想集团CEO,保留董事局主席职务。次年,联想分拆成功,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分别成立,杨元庆成为集团总裁兼CEO。

2005年,杨元庆主导联想集团完成对IBM的PC业务并购,被外界普遍视为联想发展的高峰,也是在这一年,杨元庆正式接替柳传志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

然而,4年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柳传志回归担任公司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则退回到了CEO的位置。

杨元庆上任后曾试图建立“一套班子、一套人马”,由原戴尔公司高级副总裁威廉·J·阿梅里奥负责渠道、营销,刘军负责供应链,贺志强负责研发。然而,这一体系随着刘军2006年离职,以及阿梅里奥与杨元庆的战略分歧而破裂。

2008财年是杨元庆治下联想集团史上首次亏损年,这直接导致了柳传志的“出山”。柳传志站出来明确战略,发展消费电脑,并帮杨元庆建立班子。

2011年,联想集团扭亏为盈开始恢复元气,柳传志再次卸任,辞去了联想集团所有行政职务,包括联想集团非执行董事职务、战略委员会和企业管制委员会主席及成员职务。杨元庆再次“接班”,并从职业经理人变为联想集团的第一大自然人股东,实现了柳传志计划的领导者“主人化”。

这次权力变动之后,联想集团每每遭遇业绩波动或其他危机时,外界不时就会有声音敲杨元庆一榔头,再坐观“柳传志是否又将出山”?(江波)

B02-B0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马婧 江波 梁辰 实习生 刘成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