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我的自述”之二十五:《我的爷爷》(之三)

原标题:“我的自述”之二十五:《我的爷爷》(之三)

“我的自述”之二十五:

《我的爷爷》(之三)

我喜欢我的爷爷。小时候,我爷爷外出或到地里干活,我经常跟随着他,就像个小尾巴,如影随形,形影不离。

那个时候,家里很穷,没有什么挣钱的路子。唯一能挣点儿钱的,就是家里的菜园中的蔬菜。除了全家人吃的以外,剩余的就到农村集市上去卖。

早晨起来,爷爷去菜园摘菜,就叫上我,跟爷爷去菜园摘豆角、茄子、黄瓜、掐蒜薹。然后,用扁担挑着,去集市上摆摊儿售卖。

每次卖完菜,爷爷都要在我们村赵蛋子在集市上开的肉铺,买一个烧饼夹猪头肉,给我吃。爷爷是一口也舍不得吃。我边往家走,边吃,那叫一个香。

直到今天,过去七十多年,回想起来,嘴里好像还留有淡淡的余香。

我跟爷爷的感情很深厚。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冬天屋子生不起煤火,最多也就是在前半夜在屋子里放上一个火盆,家人烤烤手脚。那炭火是从刚做完晚饭的锅台底下掏出来的,饭做熟了,燃烧的柴火,火苗熄灭了,还有炭火,有余热,能维持一两个小时。人暖暖和和地睡着了,到后半夜就自灭了。

晚上,我就常常跟爷爷钻一个被窝,让爷爷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热量给我取暖。爷爷的身体很热,就像小火炉似的。

在被窝里,我常常听爷爷和奶奶两个人拌嘴。不是真的打架,就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争论不休。我不生气,不着急,不劝架,有时候还幸灾乐祸,觉得挺好玩的。

在不吵嘴的时候,爷爷就给我讲故事,说笑话,让我猜谜语,还教我打算盘。

我爷爷虽然不识字,但算盘打得很好,口诀背得滚瓜烂熟,加减乘除他都会。我还没有上学的时候,就跟爷爷在被窝里学会了用算盘打加减乘除。爷爷是我智力开发的首任教师。

不仅教我知识,爷爷还让我在实践中巩固,每次赶集卖菜回来,都是我给爷爷用算盘算帐,记帐,我成了爷爷的小会计。

我爷爷喜欢我们兄弟几个,经常跟我们一起玩耍,说笑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为了让我们哥俩玩得好,有时候还给我们养只鸟或几只鸽子,或养个小狗小羊什么的。到夏天,还带我们到河边捞鱼。爷爷捞鱼,我看着鱼篓子、收鱼。

记得有一天,天黑以后,也吃完饭了。我爷爷在家里正给我们讲笑话,讲着讲着,我们正听得入神。

突然,有人大声喊:“着火了!”家人赶紧跑到大街上一看,着火的地方是在村北,急忙跑到那里一看,原来是我们家的场院着火了,堆在那里的一个柴火垛燃起了熊熊大火。经过大人们奋力抢救,火势才没有泛滥成灾。

那把火,究竟是谁给放的?为什么要在我们家的场院放火?成了个无头案,至今也还是个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