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正文

这就是爱的力量?小学生御宅是如何成长为业界大佬的

原标题:这就是爱的力量?小学生御宅是如何成长为业界大佬的

作者:izumi

封面:西位辉实上海CP22签售会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西位辉实回顾入行心路历程,及“转行”缘由。

西位辉实很喜欢少年漫画。尽管《回转企鹅罐》乍一看的确比较像少女漫画画风,但细看之下,人物身上透出某种少年漫画气质的英气与洒脱。在担当《JOJO的奇妙冒险 不灭钻石》的角色设计时,西位也出色地再现了原作的视觉意境。不过,除去画稿,西位本人活泼、率真,对待工作从来都是一丝不苟,是一位有着少年漫画主人公气质与性情的女性。

西位是家中的长女,下面还有个弟弟,孩提时代,假小子一个的小辉实常被人错认成男孩。此外,她还是个爱玩红白机,爱看漫画的小学生御宅。

《圣斗士星矢》称得上是西位心中的挚爱,并对其日后的成长产生了深远影响。在她眼中,荒木伸吾老师的画技炉火纯青,即使是静止画,也难掩呼之欲出的生命力,引得年幼的西位无限崇拜。

作为一名小学生观众,能够意识到演职表中荒木老师的名字,便足以证明她对画面的观察力,以及与动画结下的不解之缘。据西位回忆,自己最早是在看《星矢》时,开始产生“为何每回的画风都存在差异”的疑问。在众多“版本”里,她尤为偏爱剧场版《星矢》,便反反复复去音像出租店借录影带来看,经常是借来看,刚到期归还,便马上又借。对该剧的痴迷,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西位所做的角色设计,因而,她也很是想不通,为何偏少女漫画风的企划会接二连三地找上门来?

但西位并非从来不看少女漫画,只不过,看归看,真爱还是《星矢》!除了《星矢》,西位追过的少年漫画还有永野护老师的《五星物语》,之后是《新世纪福音战士》,而后,又迷上了《少女革命》式的华美装饰路线。

早期,西位还曾画过漫画,是那种常见的少年漫画,高中时,她曾经给《少年Jump》投过稿,据说杂志社还为她指派过编辑,但没怎么好好沟通,便不了了之了。

西位之所以会投身动画行业,主要是因为看了《EVA》。她一心想弄清动画背后的制作原理,于是便跑去上了开设了动画专业的专科学校。在校期间,西位又观看了《少女革命》,更使她坚定了要去东京见见世面的志向。

第一站,西位直奔《少女革命》的元请制作社J.C. STAFF,结果不幸落选。不过当她得知“Studio Cockpit”原来在做《少女革命》的外包,而且是由香川久老师担任作画监督。恰好西位同样也控香川老师的画作,便转而投入香川老师所在的“Cockpit”门下,在那里成为了一名动画师。幸运的是,当年,西位就在剧场版《少女革命》中,画了由香川老师负责镜头的动画部分,据她本人讲,那段日子是自己作为动画师最为愉悦的时光。

想想也是,刚步入社会工作不久,就做到了自己学生时代仰慕的作品,不激动才怪。西位还幸运地参加了该片的庆功宴,席间,西位索要到了《少女革命》原作者团队BE-PAPAS成员之一,小黑祐一郎老师的亲笔签名,并珍藏至今。

进到业界,西位结识了各式各样的能人,当年的“Cockpit”可谓卧虎藏龙,有马越嘉彦、增永计介、玉川(伊藤,为婚后入赘改姓)达文等人,香川久老师那时也在,还有佐藤雅将,从这些人身上,西位学习到许多本领。

担任原画师期间,尤其值得一提的作品是《轰炸超人》。西位记得,当时她是在员工室为她设置的座位上进行绘图。在这部片子里,类似怎样描绘效果等最最基本的技巧处理,都是玉川达文前辈手把手教会她的,事后回想,真是获益匪浅。初始阶段,西位尚不得要领,光想着尽可能让角色保持动态,画了很多“多余”的原画。过后,小寺胜之监督提醒她,某些场合需要合理地运用静止画,好让观众分出精力听清台词,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尽量不要“画蛇添足”。自此,西位切身体会到,静止也是一种技巧。

再有就是,对于动画师放任自身喜好,随意操纵角色的炫技做法,也被告诫“角色很无辜,要善加对待”。西位将前辈们的这些教诲谨记于心,直到今天,她下笔时也经常会扪心自问,自己有没有做到善待角色。

众所周知,动画师工作量大,每天有画不完的画稿,但西位并不以为苦,反而觉得,比起仔仔细细完成单幅作品(人设),不需要考虑上色的动画部分要有趣很多。

《轰炸超人》之后,她所参加的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是TV动画《十兵卫2-西伯利亚柳生的逆袭-》。起先西位天真地以为,第二季是跟前作《十兵卫》一样轻松舒缓的节奏,哪料到居然是从头至尾通篇的超级打戏,让她有种不小心上了“贼船”的感觉。

曾经在MADHOUSE任职过的同行,这样形容西位当年工作起来的威猛劲头,说是马越老师领座坐着个“工作狂”。西位听后不以为意,只是客观评价,那时自己经历了一段“高产、质劣”的困顿低迷期,但以个人体验度而论,《十兵卫2》做得十分愉快,并第一次与长滨博史老师共事,且严格说来,与马越老师在工作上真正有所交集,也始于那部动画。

《十兵卫2》里,西位头一回升任作画监督,第7话更是可圈可点。据她回忆,当初的第7话里汇集了一批原画达人。急得底气不足的西位直接问马越老师“自己该咋办?”得到的回复是“照着描”,于是,她还真就照描(这里指照着原画师所画的layout、原画,还有板垣伸老师做出的修正描一遍)了。

那话的演出是板垣伸,在做layout check时,板垣老师对演出做了大量修正。西位内心其实不太理解,板垣老师为何如此执着于让登场人物打得天昏地暗,致使制作现场也呈现一片“恶战”景象。当然,西位也不忘感谢板垣老师的照顾。

正是通过该剧,西位领教了马越老师的厉害,而且,马越老师是属于那种画得又快又好的多产兼优产典型。看到马越老师几乎对所有CUT都做出修正,西位不禁在心中惊叹,“简直‘不是人类’!”。她透露,因某些原因耽搁,按既定日程已然赶不及,无奈之下,只得将其中一话发了外包,但却出现了作监真空的问题。见此情景,马越老师挺身而出,说由自己来搞定,于是乎,在完成总作监任务的同时,他还兼任整个系列各话的作监。这不是用一句简单的快就能一笔带过的,要知道,那可是在1天之内搞定30CUT左右的修正啊!只能说,《十兵卫2》荟萃了“华山论剑”级别的各路动画师,其余各话,像今泉贤一、田中将贺这样的原画师,西位只觉得,目及之处皆是顶尖高手,都不知道自己拼命赤脚追能不能追得上人家。

从那时起,西位便把马越老师当成心目中的偶像,梦想着有朝一日能修炼成他那样的绘画功力。姑且不谈西位的愿望有否最终实现,反正当时她很单纯地将自己未来的幸福,与拥有马越老师般的身手画了等号。后来,西位看了马越老师与香川老师口中常念叨的羽山淳一老师的原画,又见识到了羽山老师非同凡响的卓越。

西位将马越当成自己的师傅,照此推论,那么羽山老师是老师的老师,也就是中国人口中的太师傅了。在西位看来,两人的画风如出一辙,不过,她可以肯定,当面问马越老师的话,他会决口否认,肯定会说些“羽山老师比自己段位高出好多”之类的谦辞。相比马越老师,西位的画某种程度上更偏羽山老师的风格,对此西位并不否认,也的确有一阵子常被人家这样说,她个人毫不介意,因为,无论像谁的,她都当作表扬来听。

在《小魔女DoReMi 心之密语》(《おジャ魔女どれみ ナ・イ・ショ》)里,西位出任单集作监。那一系列,马越老师在各话作监修正的基础上,又全都修了一遍。其中,第10话主要讲了有马健一(アンリマー)的故事,西位称赞,已故监督宮下新平老师所绘制的分镜着实了得,爆笑至极。还记得,因为自己把爱子的额头画太大了,而被马越老师戏称为“章鱼头”。

还有一件好玩的事就是,剧中绘制帅哥形象的任务,交由林明美老师负责,西位对马越老师说,自己想看原汁原味的林老师的原画,让他别做任何修改,马越满口答应,结果还真的一笔没改就过了。在做《十兵卫2》时,大家也沉浸在这种“半工半玩”的节奏中,挺开心的,比起眼下的工作氛围要舒缓一些。

《虫师 续章》也是西位参与的重头作品,那部剧她做得也很带劲。据她讲,画《十兵卫2》时,不算很赶,是凭借着一股气势做下来的,可到了《虫师》这边,像是被人逼着在做高难操作,类似被工作压得脱不开身的感觉。不过,那种高压模式也不乏乐趣,至少让她体验了一把从“放羊式”到“镣铐式”的落差。

做《虫师》时,西位她们的根据地设在“虫笼”,也就是潮风工作室的前身,当时还属于ARTLAND下面的一个分工作室。

“虫笼”为一间独栋建筑。据西位描述,长滨老师基本住在那里的1楼,2楼则摆着主创成员的办公桌,大家在那里干活。那段日子真的好快乐,大伙处得跟家人似的。每人分管各话的作监,也会相互照应对方的工作。一旦出状况,便会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偶尔,在ARTLAND总部工作的田中将贺老师也会和五月女浩一朗老师跑来串门,实在很开心。

西位参与过多部马越老师的作品,两人合作时间很长。包括《再造人卡辛》(《CASSHERN Sins》)在内,都是跟马越搭档。更何况,该剧监督是曾经执导过《星矢》的山内重保老师,着实让西位兴奋到飞起。马越老师为了设计王道主人公借鉴了荒木伸吾老师的《星矢》,且卡辛的声优也是请《星矢》TV系列的声优古谷彻老师,想必西位下笔之时,会有种画星矢般的错觉与快感吧。

看到设定集的时候,西位心里乐开了花,简直不敢想象,真的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放手画。山内监督还对她讲,这回要不要试试总作监?总之,第一次在《卡辛》里看到了自己的作画。

由于总作监马越老师实在抽不出空来看全话内容,所以,由西位分管的几话就直接进入后序加工,也就成了事实上的作监,这中间完全由西位独立把关的,应该是第12话。讲的是马尔沃(CV石田彰)的故事。

之后,西位又跟山内监督共过事。无论私底下,还是工作中,山内监督都是西位眼中的天才。如果说长滨老师是以大众视角思考权衡,用心尽力服务观众的话,那么山内监督虽然也会考虑观众的感受,但同时会更多贯彻自身想要表达的观点。所以,当西位听内山监督宣布,《卡辛》最后3话的分镜全由其一人包揽的时候,大家的第一反应便是,恐怕电视台那边过不了审。据西位讲,做最终话时,马越老师直接在分镜上画原画,而她也是边做作监边帮忙画二原、动画这边。西位十分享受这种,众人齐上阵,共同打造山内作品的感觉。那段相处太过亲密、亲近,团队成员在情感上渐渐变得难以割舍,以至于西位必须在内心不停告诫自己,应适当保持距离。

参考资料:

18年4月号《Animag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