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10位当代艺术家,拍出了10种大美终南山

原标题:10位当代艺术家,拍出了10种大美终南山

终南计划·南五台 | 影像实验作品展

前 言

进入数字时代,中国当代艺术发生了几次跳跃式的快速发展,引发人们对摄影本体语言的再思考。按照学界解释,摄影语言其实就是一种以科学技术为手段,以精确还原被摄对象的细节来达到真实、形象、感性与直觉的画面表达效果,属于平面视觉语言范畴。而对一个致力于视觉表达的当代艺术家来说,这些仅限于功能层面的摄影,远远满足不了艺术家作为生命个体的才性和潜意识表达欲望。有前贤智者认为,其实摄影既是一种语言,又不是一种语言,它仅属于一种半语言。作为一个与科学技术进步密不可分的前端艺术,迄今为止,摄影语言一直处在不断的生成之中,人们期待并尝试着让摄影所能呈现的视觉奇迹不断地发生。因此,许多理论家证实,摄影艺术原本就是一种具有“发生学”意义的艺术,一种处在不断生成中的艺术,摄影语言体系本身,就是一种具有开放性质的语言体系。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从2013 年起,我们先后进行了“隐没地”“华山论”“乾坤湾”“碾碎与生成”等一系列影像实验,以期在开放多元的今天,为中国摄影寻找一些新的可能性,拓展一些新的维度。而上述活动的成果证实,影像实验往往可以向我们打开一扇通向研究摄影语言在自然状态中如何生成与呈现的大门。

这里呈现的是“终南山计划·南五台项目” 10 位参与艺术家的倾力之作,他们于2017 年9 月19 日至29 日,分别在南五台景区和终南山艺术家驻留基地,进行了一系列的影像实验,以多元的视觉风格和艺术向度,展现出的是充满暧昧、朦胧、空灵、忧虑的南五台。

目录

石 明:终南山纪

吴平关:冷藏的种子

李志雄:查颜观色

武 强:南五台印象

张卫星:秘密花园

刘劲勋:雨过青苔湿

牛恒立:空山·物隐空色

张宏伟:知白守黑

邸晋军:故国南山

曹奥林:游历终南山总共分几步?

石明:终南山纪

在我未到终南山之前,并非知道终南山就是秦岭的一部分,更不知道她离西安如此之近——仅仅只是30 多公里。据《关中通志》纪载:“今南山神秀之区,惟长安南五台为最”。南五台在终南山的地位,可见非同凡响。

从地理构造看,发生于一亿年前的燕山构造运动以及随后发生的新构造运动,形成了终南山南五台标奇耸峻、千姿百态、独特的地貌景观;而这一切又为自然生态的形成,构造了一艘“特殊活化石”孓遗植物和珍希动物的“诺亚方舟”。正是这块“神秀之区”孕育了华夏文明的延续与发展——隋塔唐槐、古柏参天,佛教祖庭,终南隐士以及后人赋予的美丽传说,构成了终南山南五台独具特色的文化底蕴。

南五台之清凉、文殊、舍身、灵应、观音五峰,更是气势恢弘,依峰而视,茫茫八百里秦川大地,空旷辽阔,一览无余。如不是亲临南五台,这种感受是无法体会到的。

拍摄这组照片,并非只是一种简单的记录,我更多的是想通过我对终南山的理解,来构建自己对影像的一种体验方式,以求解构终南山在当下的意义何在!人们或许会从“物质属性”的终南山而观看终南山的峻美,而我思考的却是“意思属性”下的当下人们对终南山的一种态度。这恐怕不好理解,但静下心来一想,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类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我们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何不与我们生死悠关!“长安三千金世界,终南百万五楼阁”,或许这只是古人的一种赞叹。但是,请记住:这里是地球地质遗存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是地球孓遗植物、珍希动物的诺亚方舟;这里是中华大地南北的分界线;这里是孕育华夏文明黄河、长江的分水岭;这里更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当然还有更多更多。

《诗经•秦风—南山》曰: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忘!

此诗别开生面,美中寓戒。以景㝢物,换位思考,面对终南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吴平关:冷藏的种子

一直以来,都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未来充满期待,但又对大气变暖、生物异化、人性泯灭、传统流逝、文化颓废、道德沦丧等问题深感忧虑——未来的人们还能看到那个本真干净的世界吗?未来的人会不会追问当下的我们:世间诸物万象的原状态是个什么样子呀?

驻留秦岭数次,这里生物的多样性让我着迷,深山里那些未曾经历过“农业革命”的植物,坚守着它们的本真,顽强地以“元状态”繁衍着,其中有野柿子、野栗子、野萝卜、野猕猴桃等等。于是,我将这些野生植物的种子收集下来冷藏在冰箱里,待结晶后拍下来,希望能以摄影为媒介为将来存真,提醒人们把世间的本真保留下来。

细胞冷冻(yell freexirig)是保存微生物或动植物细胞株的常用方法,自然界中液体凝固成晶体的过程叫做结晶,由于取水地的不同水携带的能量就不同,而水在结晶过程中听到不同的声音、看到不同的形态,最终结晶体的形态就有所区别,这似乎又显露出某种信息和能量——我相信万物皆有灵!

在我看来,作品中显示的结晶体,似乎有呈现安详状的形态,也有受难者的图形,同时在视觉感受上又犹如一个个充满玄机与秘密的符号,这也许正是我期望携带的那种自我牺牲与普世救赎精神。当我们期盼自然安然无恙、人类血脉相通、心神互应通达时,也许人类已在自己埋下的祸根里沦陷了。若想修复这一切,也许还得重温“诺亚方舟”里是怎么演绎的?

李志雄:查颜观色

抚摸着这些纹理清晰的色块,总感觉色块的下面隐藏着一种神密的东西,好像存在着某些规律, 我想应该是时间带不走的记忆,是那些我们可以感知而又无法准确描述的生命痕迹,时隐时现不乏诗意。涂抹颜料的人总想将岁月的记忆抹去,将它们尘封在颜料的躯壳里,让记忆折服、沉淀,这样他们便可又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我试图通过“察言观色”找到一种便捷的观看方式,将时间带走的记忆转化为一种识别历史痕迹的视觉方式,让视觉在不可造访的记忆里苏醒,自由的呼吸。

武强:南五台印象

终南山神秘,不仅因那条成就了隐士和隐士文化的“终南捷径”,还因有许多充满神秘的神秀之地。深藏终南山中段的南五台,就是这样一处最为神秘的所在——仅以供奉观音菩萨的历史,要比浙江普陀山早300 年。但是,时间让它的皇气和神秘,遁迹得无影无踪。

2017 年初秋,我循着观音菩萨的道场,让自己的感受回归初心,用抽离视觉的观看方式,希望以异样的语言呈现我心目中的那个南五台。不为别的,只为告慰这天地间被扭曲了的神灵。

张卫星:秘密花园

每个人心里都渴望一个地方,那里跳跃着思想和智慧的火花,藏匿着无限原始的力量:柔软,温暖,具形和抽象,灵动和坚硬,细微和宽广,美丽的和残酷的,坚信的和未知的……大自然的黑夜,这个无有边际的“暗房”里同时并存,交织在一起。

当夜幕降临,我便带上“家伙们”走进秘密花园,内心总是莫名的兴奋和绷紧,因为永远无法确定,随时可能发生的风霜雨雪、电闪雷鸣,甚至一个树枝的颤动,都会给“照片”造成什么样的毁灭或奇迹。它是和春暖花开、虫鸣蛙唱一样自然的发生而不可控,即使内心早有一千次、一万次的预测,实地勘察、选好角度、设定距离,而当黑夜里那五秒钟的光闪现的瞬间,一切的努力、设想、期待都将消逝无踪迹,或者,定格成为永恒。

黑夜里,五秒钟瞬间闪过的光,照亮了胸膛,想表达的内容和思想,这秘密花园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早已替我千百次的表达过。无法阻挡自然的发生、干扰和创作,这个过程,瞬间,一闪而过,可是,灾难时常发生,毁灭性的破坏,让内心被反复的打击和洗礼;奇迹也总是出人意料,给心以宽慰、惊喜和力量。

刘劲勋:雨过青苔湿

——如何度日?

——雨过青苔湿。

——青苔未出又如何?

——夜蛙跃古池。

终南山七日,白日,游走山阶, 虽处处交错纷杂,确是自然秩序;夜间,

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已是真境。种种终南观想,日日耳闻心念,夜夜

欲辨忘言,不多语。

临行有雨,亦有莲,次第渐开,终见佛。

有缘与武强、吴平关、石明、李志雄、张卫星、邸晋军、牛恒立、张宏伟、曹奥林诸友在终南论道,作揖,再作揖。

牛恒立:空山·物隐空色

终南山空

雨雾迷失了森林

钟声响起

梵音在风中弥漫

空山,有物

谁在蒲团上匍匐

谁的青冈子惊醒了夜

洒落一地

空山,有色

经幡飘摇红尘在左

落英,莲花

佛前沉睡了一世

空山不空

一切归隐

钟南山一直有一种隐秘的气息吸引着我。

森林,飞鸟,野果,朝拜者;秋雨,山风,迷雾,隐修者……

钟磬敲响,梵音弥漫,置身山谷,一切皆能感知却仿佛空无。

我思悟,个体的信仰,生命的无常,自然的依存,执着又稍纵即逝,就像这空山。

张宏伟:知白守黑

“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

——《老子》

我一直在探讨规律与非规律性之间的关系,尝试着把一些数理的概念和符号怎么通过传统的暗房方式进行转移,从最早的《兀》到最近的《常数系列》,《知白守黑》是我对自然常数和实际地点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次融合实验。作品尺寸、曝光时间、曝光光圈,全部与南五台驻留有着种种密切的联系,【作品尺寸以南五台经纬度(33.99108.97 )为基准转化,约 7.9X25.4 厘米(3.1X10英寸)。曝光时间按最低(169 米)最高(1688 米)海拔为基准,分别为《知白》0.169 秒,《守黑》1688 秒。两个曝光时间按照以自然常数 e(2.71828)为准有9 倍之差。暗房制作光圈为8,(南五台驻留数)。】制作作品的底片也是南五台所拍摄的所有底片的叠加而成。

邸晋军:故国南山

摄影术的技术革命使得摄影机器变得越来越轻便。从早期笨重的大型木质相机繁琐的拍摄过程到各类画幅的胶片相机时代,直到现在我们可以装在口袋里的数码时代。拍摄一张照片变得已经完全变成一种轻而易举的日常。

在《论摄影》中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认为摄影是一种“挽歌艺术”。通过凝结一个时刻,照片展示出主体的必死命运与变化的不可抗拒性。摄影的崛起恰逢各类自然及人造和社会实体大崩坏之时。她说人们在工业化社会中已经沦为了“图像依赖者”,需要照片所确认的现实和经验。“最终,拥有一次体验等于拍摄一幅有关它的照片……”。玛丽·沃纳·玛利亚(MaryWarner Marien) 同时也在《摄影与摄影批评家--1839 至1900 年间的文化史》中无不忧虑的提到:“在20 世纪的最后25 年中,摄影不仅代表着大众传媒,也代表着被处理过的现实体验。摄影的状况预示着人类状况的恶化:“伊甸园式的自然景象已经被摄影所处理过的景象所改变,大众传媒对和人和社会的影响几乎成了后现代的同义词,与过去最终决裂的意识产生了启示性的愉悦与怀旧之情”。

而在摄影术发明的19 世纪摄影术却被认为是人类又一大伟大发现,在热切的渴望和工业革命技术的革新中人们终于在敬畏的自然中找到一种方法能够纤毫毕现的描绘以及记录客观世界。从那时开始摄影作为一种重要的记录人类历史文明发展的工具,一直到今天。

在《摄影小史》中本雅明创造了“灵光”这个美学术语。什么是“灵光”?时空的奇异纠缠:遥远之物的独一显现,虽远,仍如近在眼前。静歇在夏日正午,沿着地平线那边山脉的弧线,或顺着投影在观者身上的一节树枝,直到“此时此刻”成为显像的一部分——这就是在呼吸那远山、那树枝的灵光。他把摄影发明的最初十年定义为摄影最黄金的十年,此后的技术和对于摄影的纯粹再没有哪个时代能超越。

《故国南山》是和一百年前摄影术发明之初的对话也是对百年后故去中国的回望。整个系列作品所采用的材料也是我在创作路径上一直沿用的早期摄影技术以及观看方式。其中有湿版摄影术、蛋白印像、左右屏立体成像技术以及现代摄影的胶片技术。老照片素材的收集,再使用大画幅相机翻拍,再经投影放大到湿版的材质上,不同时代的技术综合呈现在作品上。

查尔斯·维特斯顿在1838 年,阿切尔在1851 年以及乔治·伊士曼在1885 年,分别发明了立体相机、湿版摄影术和胶片摄影术。他们在整个影像的观看历史上有着无法替代的位置,蛋白印像也是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整个世界观看影像的一个视觉标准。这些技术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当代的视觉生活以及观看习惯。

《故国南山》试图在使用早期的摄影技术语言和当代的呈现交杂出一个现实的终南山,一个我们身边的当下终南山。终南山又名太乙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简称南山,是“道文化” 、“佛文化” 、“孝文化 ”、“寿文化”、“钟馗文化”、“财神文化”的发祥圣地,位于秦岭山脉中段,是中国重要的地理标志。观音台独松阁之上,视角开阔北眺八百里秦川。在摄影术发明的一百多年中,很多中外的影像记录者都孜孜不倦的记录着这个悠远而宏大的古国,约翰·汤姆逊、恩斯特·奥尔末、阿芳,都给我们留下了中国最早的影像,在当时他们都使用笨重的木质相和玻璃板底片拍摄照片。然而他们的努力给这座古老的国度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视觉影像。百年过去了,拍照可以通过数码产品轻易的获得,人们不再为成像而费力劳神。而百年前的风景确已早已遗失在时间里,再次使用这种古老的摄影术拍摄这个我生长的国度,向先辈们致敬,在当代语境中用曲径通幽的方法伴含着新视觉的呈现,书写当代中国的的古典遗韵。

诗词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遗产,诗歌是最古老也是最具有文学特质的文学样式。古希腊抒情诗人西蒙尼德(Simonides)说:“诗为有声之画,画为无声之诗。”我国的张浮休也说:“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这些都指出了诗与影像的密切关系。《诗经·小雅·天保》,其文如下:“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此即为“寿比南山”的溯源,也是南山一词最早出典籍中的记录!

使用中国古诗词作为作品画面呈现的要素之一,通过寻找古诗词的作者对应古诗词描写的内容,故地重游,在历史的遗迹中探寻先贤的踪影。同时把古诗词使用英语翻译,探寻在当代国际化的语境下语言的隔膜与牵绊。原始古诗词的内容被从新诠释,在国际化的语境下与原文产生歧义,在作品的画面中被支离破碎的呈现。同时古诗词也是在如今数字化生存的网络购物平台上被购买被翻译成英文,消费社会的不确定性完成了作品的文化传递。

寻找逝去的的中国,在仿造与伪装之间迂回前进。通过古诗词的形式暗示可识别的信息,图像持续地被语言“纠绊”。多种早期摄影术工艺材料的应用,探寻不同时期材料对影像呈现的影响。表面与暗示性的语言场景纠缠到一起,模糊时间性,通过不同时代拍摄的风格和观看方式的改变探讨当代的视觉语境。

在茂密的都市丛林水泥森林中,在荒山野葱中,但愿那逝去的风景中仍能牵引我踏上先贤的踪迹,瞥见当下百姓的寻常。

曹奥林:游历终南山总共分几步?

第一步:登顶眺望后进行简要感慨第

第二步:在适当的时候露出笑容以供亲友进行拍摄

第三步:拍摄眼前迷人的风景

第四步:不断重复拍摄动作以得到大量备选图片

第五步:尝试一些小技俩

第六步:欣赏手中的图片

展览现场

策展:武强

展期:2018年5月16日-6月10日

地址:原·影像馆

(西安市青龙路26号,乐游原高尔夫俱乐部内)

徐淳刚 | 终南计划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