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手把手教长沙人看话剧

原标题:手把手教长沙人看话剧

长沙人看话剧指南

文|马桶

前几天跟朋友吃饭,席间有人聊到一个话题,说长沙人为什么喜欢看电影,但不喜欢看话剧?

我轻笑了一声,首先,长沙人并不算很爱看电影的,长沙的票房只能说一般子,因为长沙人的娱乐生活特别丰富,除了看电影以外还有很多别的选择;其次,电影是什么,是娱乐,是爆米花啊,而话剧是什么,是文艺作品,是思想啊!

而长沙人最不缺的,或者说最不需要的,就是思想。长沙人个个都好有思想,天上的晓得一半,地上的都晓得,而且还特别坚持自己的观点,反正别个讲的都不对,只有自己是对的,所以被称为“长沙里手”。

当然这是半开玩笑。长沙的娱乐业发达,文化艺术就相对落后,这是一定的。

学生们大部分爱追星爱看娱乐八卦而不爱看书,缺少了这个环境,文艺青年们就如一个个孤岛般难以形成气候。

于是,中国唯一被称为“大导”的导演林兆华的戏,在长沙演过几次,票房就没好过,月初《三姐妹等待戈多》在长沙上演,更是走了很多观众,最后演员们谢幕的时候说,这真是一次无聊的演出。

林兆华导演作品《三姐妹等待戈多》剧照

把电影归为娱乐,话剧归为艺术,这确实过于简单粗暴,话剧里面也有开心麻花那样的爆米花剧,而电影院里面也偶尔能看到像《二十四城记》这样的艺术电影。但总的来说,戏剧代表着更高一层的精神追求,这是没错的。饱暖思淫欲,当淫欲也不成问题之后,人就会有精神上的审美需求了,所以近两年感觉长沙的观剧人数在上升。还有很多人想看话剧,但不知该如何入门,问:

怎么选择看哪部剧?怎么知道哪部剧对我胃口?从来没看过的我,会不会睡着?会不会看不懂?会不会老想上厕所?

好吧,我今天就作为一个资深话剧爱好者(参与过剧本创作,今年下半年还会参与故事长沙话剧项目),来跟大家说说我的理解。

(一)什么是话剧

我一直在思考,绘画的语言是线条和色彩,音乐的语言是音符和节奏,电影的语言是镜头,舞蹈的语言是形体,那么话剧的语言是什么呢?台词?调度?形体?我认为都不是,话剧作为一门综合型的艺术,它最核心的魅力,是空间的营造与能量的传递

这也是话剧与电影最大的不同。电影就是一块屏幕,屏幕里面的人可以去任何地方,甚至太空;而话剧演出就在你眼前,演员哪都去不了,这就是一种“现场艺术”,一切是正在发生的的。

话剧最核心的魅力,是空间的营造与能量的传递

整个剧场就是一个空间,能量得以直接传递给每一位观众。这所谓的能量,包含很多,比如一种很强烈的情绪,比如像《恋爱的犀牛》那种对待爱情或人生的不顾一切的年轻态度,或者是像《等待戈多》那样深邃的思辨,及《白鹿原》那样悲悯的情怀……总之,是一种能直指人心的精神力量。

而导演会用各种各样的舞台形式和手段,尽量把这能量完美的传达给每位观众。就相当于导演在空间内进行调谐,使每个人都达到共振。

初级或没看过话剧的观众,一般看的是故事情节。故事情节当然也重要,但对于话剧而言,并不是最核心的部分。只看故事的话,还不如去看电影,票还便宜些。

林兆华导演作品《白鹿原》剧照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看《三姐妹等待戈多》说看不懂提前离场,而有的人则看到最后被感动得泪流满面的原因。

感动他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故事情节,而是一种能量。

说得有点玄乎了。其实意思就是,话剧是本质上跟电影完全不同的一种艺术形式,去看之前要做好心理准备,抛弃你之前所有以为的对话剧的认知,抱着一种开放的心态去看,也许你会有更大的收获。

(二)怎样选择剧目

选择合适的剧目很重要。比如从来不喜欢文学艺术,从没听说过《等待戈多》,对历史和俄国文化也一点都不了解的的观众朋友,想看话剧,那就最好别选择大导的《三姐妹等待戈多》,否则一定会看不懂。

大导今年82岁了,导了将近100部戏,从来没有停止过探索,他的每部戏在表现手法上,都会较以前有创新和突破。这真的很不容易。

大导林兆华

他的戏部分很受欢迎,经久不衰,比如《窝头会馆》、《人民公敌》,及比较近一点的《白鹿原》等;有一部分则比较先锋,像《三姐妹等待戈多》就是,甚至曾被称为“票房毒药”。但老头子很倔,票房再差,也坚持要演,他总是在期待观众素质整体提高,大部分人都能看懂这部戏的那一天。

真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光辉的大师。

话剧导演孟京辉

相比之下,孟京辉的戏每年在长沙票房都很好,一是因为他的名气,二是因为他的戏确实比较好懂,属于商业跟艺术之间平衡点找得比较好的,不同层次的人看,会有不同的感受和收获。

类似的还有台湾导演赖声川,在长沙的票房也很不错,《宝岛一村》、《暗恋桃花源》都是每次爆满,一票难求。只可惜由于场地所限,《如梦之梦》还没在长沙演过,所以长沙的少数话剧发烧友只能跑到上海或深圳去看。

赖声川导演作品《如梦之梦》剧照

开心麻花的戏当然也是可以看的,尤其是对平时很少看话剧的观众来说,确实很有趣,也适合入门。不过不要以为这就是很好的话剧,从艺术的角度来说,还真不算。

总之我的建议是,尽量找知名导演的作品去看,这样踩雷的几率会低一些,另外国外的话剧,还包括音乐剧、舞剧之类的,只要来长沙,基本都建议看,其整体质量基本比国内的要高,而他们在舞台形式上的各种探索,更是在国内大部分戏剧作品中看不到的。

付忠良导演作品《长沙》剧照

还有本土原创团队靠谱戏剧工坊,近年来推出了一系列不错的小剧场话剧,票也不贵,百把两百块钱,很值得一看。下半年,我们故事长沙会跟他们合作,推出至少一部以长沙市井故事为主题的小剧场话剧,敬请期待。

(三)遵守剧场纪律

请一定一定不要迟到!大剧场稍微好点,小剧场你一迟到,哐哐哐的脚步声(尤其是高跟鞋),摸黑找座位的一连串动静,会对观众和演员造成非常大的干扰。

去年《恋爱的犀牛》在长沙演出时,一位观众迟到了问座位,在小剧场发生了比较大的声响。演员张弌铖停下来狠狠的盯着那位观众大约半分钟时间。真的很讨嫌好吗!

孟京辉导演作品《恋爱的犀牛》剧照

所以北京某些剧场甚至规定,话剧演出开始以后,就不准进人了,买了票的也不让进,谁让你迟到呢?

另外,不要吃东西。在剧场吃鸭脖子这件事,已经在长沙发生过多次了,这样真的很不文明。

不要用带闪光灯的相机或手机对舞台拍照。因为闪光灯会对在视觉上对演员造成影响。

不要交头接耳。我在北京小剧场看话剧,观众素质普遍都很高,现场安静得掉下一根针都听得见;谁要是不小心忘了关手机导致有铃声响起,会羞愧得面红耳赤。只有这样,才能配合演员一起,把现场这个空间营造得更完美。

除了儿童剧,及以动物为题材的某些剧(比如孟京辉《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大部分话剧都不适合带小孩观看,他们会因为看不懂而吵闹,进而影响到其他观众和演员。

孟京辉导演作品《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剧照

买票之前,先多少了解下话剧内容吧,不要随意买票然后带一众家人去,以为看场话剧就跟看电影一样,是一种可以很放肆的休闲娱乐活动。大部分情况下,真不是这样的!

有读者会说,要求这么严格啊,那我还是不去看算了,感觉蛮无聊的,万一剧不好看,会更难受。

我只能说,去不去随你,话剧本身就是一种偏高雅的舞台艺术,它只适合有较高文化素养的人群(当然开心麻花除外)。

(四)看话剧适合带什么样的伴

绝对不能带毫无文艺追求的中年油腻大叔。我有一次多了一张票,给了一个酒肉朋友,平时只看好莱坞大片几乎从不看书的那种长沙中年男,结果才看了二十来分钟他就鼾声大作,搞得边上的人烦躁得要死,而我只好装作不认得他。

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带女伴比带男伴要保险。因为女性普遍对文艺更感兴趣,更注重自己内心的感受,且对于自己尚不能接受的新鲜事物,包容度要更高

不信我的话,你带个长沙满哥去看话剧,看到一半,他突然对你说一句“咯有卵味?还不如去路边摊搞点烤串呷点啤酒韵味些,走不”,那会让你非常非常扫兴。

我曾经靠话剧成功泡到过一个极品妹子。那是个文艺女青年,长相气质俱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唯独没看过话剧。正好那段时间长沙有不少高水平的话剧演出,尤其精彩的是英国爱丁堡戏剧节的几部获奖作品。于是我连着带她去看了几场。看完以后吃宵夜,我跟她分析这部戏好在哪里,什么调度,什么空间,什么气场之类的,一顿乱策,策得天花乱坠,还跟她说了一些我对未来戏剧的构想,比如走出剧场,去待拆迁的红砖筒子楼里演出,而观众就在对面拿望远镜观看,另抽取少数观众进入指定的房间里跟一家人一起享用晚餐,等等等等。

她坐在我对面,双手托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睛一动不动看着我,两颊绯红,想入非非……

具有悠久历史的爱丁堡戏剧节

她说,我给她打开了一扇门,让她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嗯,我知道,她就是那段时间爱上我的。想让一个妹子爱上你很简单,在她感兴趣的领域,让她发自内心的崇拜你。

不过这个故事没有“后来”,因为我这个人太擅长放弃,从来不会珍惜到手的幸福。所以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这都是自作自受。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找到过像她一样好的伴了,所以话剧也看得少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五)怎样向朋友安利一部好话剧

要对症下药,见机行事。对于那些平时只爱打打麻将吃吃宵夜的长沙满哥,最好不要直接安利话剧,会碰一鼻子灰。

“最近中国最屌的话剧导演林兆华有部作品来长沙演出咧,你们哪个有兴趣冇啰?一路去看噻?”

“你该别何解喜欢看话剧啰?卵味?不如在屋里看电影舒服些,喋,我最近又拷了蓝光的《魔戒》全集,你想看拷起去啰。”

前面说了,长沙人因为娱乐生活特别丰富,所以要从不看话剧的他们去买张话剧票,然后跑到剧院里去枯坐几个小时,基本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但是长沙人有个特点,不太服行,所以保持神秘感,再用一点激将法,可能效果比较好。

举个例子,《三姐妹等待戈多》来长沙之前,可以发一条类似的朋友圈:

“20年前,这部比较先锋的剧(其实在西方,早就不算先锋了)国内很多观众反映看不懂,20年过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看懂,不管怎样,尝试一下吧。”

1950年代原版《等待戈多》剧照

或者:

“据说这部剧大部分人都会提前离场,但还是会有少数人会看到最后,并且感动得泪流满面。你是不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去看看这部话剧就知道了。”

然后跟朋友圈聚餐的时候,决口不提这事。总有好奇的人会问你:“你朋友圈讲的那个么子话剧,真的很难懂啊?”

这时你可以笑一笑,云淡风轻地答道:“还可以咧,门槛是有点高,平时不蛮看书的人,一般都看不懂。”

这就是激将法,你朋友可能背地里买票看去了,他心想,老子看不懂啊?偏偏不信这个邪!

目的是达到了,但很可能这哥们看完后会回来骂你:“你该别推荐的么子鬼剧啰,完全是故弄玄虚,哗众取宠,做好事!”

所以保险起见,还是先用同样的方法跟朋友推荐一些门槛没那么高的剧目吧,比如孟京辉作品。今年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孟京辉长沙演出季马上来了,爱看话剧的朋友们有福了,6部剧目,21连场,带你领略跟影院完全不一样的剧场艺术。

不过要赶快,因为听说票剩得不多了!

速来赴宴

盛宴剧目

01

2018年5月31日-6月3日

共4场

02

2018年6月6日-6月10日

共5场

03

2018年6月14日-16日

共3场

04

2018年6月17、18日

共2场

05

2018年6月21日-6月23日

共3场

06

2018年6月28日-7月1日

共4场

演出地点

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

咨询电话

0731-8531140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