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中国民营企业发射火箭,这是要做中国的SpaceX?

原标题:中国民营企业发射火箭,这是要做中国的SpaceX?

文/ 天下网商记者 刘磊

5月17日上午7点33分31秒,OS-X型“重庆两江之星”号火箭在西北某基地发射升空。这枚火箭是由一家名叫零壹空间的中国民营航天公司自主研发的。此次首飞载荷的客户是航空工业沈阳所。这枚火箭长9米,重7200千克。此次为不入轨发射,全程大气层内飞行,最大高度约38.7千米,最大速度超过5.7倍的音速。

经过五分钟飞行后,零壹空间总裁马超和航空工业沈阳所副所长林鹏共同宣布:光学测量、雷达测量和遥感测控一切正常,达到预定试验要求,可靠获取全部重要试验数据,试验成功。

零壹空间2015年在北京创立,创始人舒畅是一个“85后”,本科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设计与工程专业,硕士毕业后先后就职于航天产业基金和联想控股。

大学期间,舒畅就曾尝试送餐平台、留学生教育、中学生夏令营、书店等多个创业项目。但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尝试,他一直在寻找一个“something different, something big”的项目。最终,火箭成为他一直寻找的那个“something different, something big”的项目。

中国民营航天企业发射火箭,这已不是头一回。今年4月5日,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在海南发射了“双曲线一号S”火箭。民营航天正处在一个有利的发展阶段。这几年里,像零壹空间这样的民营航天企业还有:2014年成立的翎客航天、2015年成立的蓝箭空间、2016年成立的星际荣耀等。

利好条件首先是迅速发展的商业微小卫星市场,这是一个全球规模达百亿美金的蓝海市场。太空工厂(Space Works)预计,未来几年内全球范围内的小卫星发射量将迅猛增长,其中低轨商业微小卫星的比例将迅速上升。

更为关键的影响还有国内政策的鼓励。

2014年11月,《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政策的口子由此被打开。

2015年公布的“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完善军民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健全军民融合发展的组织管理、工作运行和政策制度体系”,军民融合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同年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提出,“加速市场化体制机制创新,打造开放协同的航天产业链”。

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实施制造业升级改造重大工程包的通知》要求,“重点发展商业遥感卫星、通信卫星及运载火箭的研制生产线,大幅提高商业航天的生产制造能力,促进航天产业的市场化。”

除了政策的鼓励,舒畅还从政策的限制中看到了机会。

中国的卫星不允许去美国发射,美国也不允许SpaceX火箭运到中国来发射。同时,中国的国有航天企业留给商业发射的资源又很有限,因此这里面就有一个明显的市场空白。

尽管不乏媒体称舒畅为中国的埃隆·马斯克,将零壹空间与SpaceX类比,但他却不太赞同这种类比。

舒畅在一次采访中说,零壹空间要走的是差异化和低成本的发展路径。“SpaceX做的是特别大型的火箭,我们差异化发展,做的是微小卫星。和新西兰的火箭实验室公司相比,我们的成本有巨大优势,他们的成本现在大概是3万多美元一公斤,我们能做到1万美元左右的水平。”他说,零壹空间并不打算成为中国的SpaceX,而是要成为中国航天领域的华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