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见藏 || 隆兴寺,被定格的时光

原标题:不见藏 || 隆兴寺,被定格的时光

一趟说走就走的古建之旅

兴寺,一座早已经闻其名的北方寺院,因其壁画出名,因其摩尼殿出名,因其千手观音出名,但是如果不加这些后缀,很难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隆兴寺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

带着模糊的认知,我们踏上了正定的土地,坐车从寺院北沿到南墙竟然花了五分钟时间,这让我们对隆兴寺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算上建筑基座遗存,中轴线一路七座主体建筑,这座隆兴寺可比我们想象中的大多了。

我们对隆兴寺最初的期待自然是壁画,但是壁画所在的摩尼殿却惊艳了镜头。不同于明清建筑中鲜艳的横平竖直,出十字抱厦的摩尼殿虽然颜色古拙,但是飞檐翘角间却带着宋式建筑独有的精致之感。被雾霾天里的阳光照着,在薄薄的光影中,翘起的抱厦像一只巨大的黑色的鸟。

前有月台,面阔七间,进深七间,重檐歇山顶,殿身四面正中各出一山花向前的歇山式抱厦。整个大殿的平面呈十字形,有十二个凸转角和八个凹转角,形制特别。梁思成赞誉:“这种的布局,我们平时除去北平故宫紫禁城角楼外,只有在宋画里见过,那种画意的潇洒,古今的庄严,的确令人起一种不可言喻的感觉。”

一进殿门,便被殿内的场景震撼。殿内的光线并不明亮,透过窗棂直直地打在墙壁上,五百年的壁画在阳光里渐渐的显露出线条,然后是颜色,最后是一整个盛大、生动、精彩的佛国世界。

东壁上描绘西方极乐世界,西壁上绘制东方净琉璃世界,中间的婆娑世界由金装彩塑佛像和身后壁画组成。尺幅之大,线条之流畅,颜色之鲜艳,无不让人瞠目,今人尚且如此,可以想象几百年前的善男信女们,情不自禁地跪伏在信仰面前。

外墙巨大的铺作之间都开了窗,阳光透过窗棂印在墙壁上,周墙上沥粉贴金的二十四诸天似乎都活了过来,他们在光线里捏手、低眉、交谈,光线的流转顺着线条延展,这样动人的画面,能亲眼所见,实在太幸运。

被摆在鲁迅书房桌上的倒座观音照片,是让人目不暇接的摩尼殿里最为人所知的塑像。这座始建于宋,修缮于明的倒座观音,坐在山海之间,四肢颀长,衣着华丽,仔细观察,她的神态里有悲悯、有庄严、如果从右侧往上去还有一点点欣喜的笑意,它的性别是男是女都已经不重要了,这种被时光加工过从内至外的美让它成为名副其实的“东方美神”。

在大殿的角落里,有些老太太会带着一个小马扎,坐在殿内的壁画下,不说话,就静静地待在角落里,你并不知道她们是否是在和佛祖对话;而殿内的保安则是二人一组绕着佛像顺时针转圈。一动一静,但是似乎时间的流动都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因此,从摩尼殿出来需要缓一缓,仿佛是从明朝回到当下,从佛国回到现实。

中轴线上紧接在摩尼殿后的是戒坛,这是作为北方三大坛场之一的隆兴寺的佛教僧徒受戒时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在戒坛之中所放置的双面佛捐建者是一位家住在滹沱河南岸的女信徒,她的名字被小小地刻在佛像底座上。

有意思的是,朝代变迁了,建筑重修了,双面佛也变得罕见了,甚至隆兴寺旺盛的香火都消失了,而她的名字却因为文物而留了下来。

再往后在中轴线上的大悲阁前还有两座不得不看的北宋二层建筑,东侧一座是慈氏阁,现存宋代古建中永定柱唯一的实证,鲜艳的弥勒立像,将这座阁楼的时间定格在了一个活泼艳丽的宋代。

对面的一座转轮藏阁,保存着一座建于北宋的转轮藏。为了这座转轮藏,阁楼在整体的设计做了调整,还做了不少吊顶祥云来烘托气氛。

当年,在这座转轮藏上摆满了经书,两个人的力气就能将其推动,一路转,一路行吟,似乎就离信仰近了那么一点点。

无论是谁,看到大悲阁,都会感到震撼。这座高达三十三米的阁楼里,住着一尊19.2米高的千手观音像,这是中国保存最好、最高大的铜铸观音菩萨像。

在它的底下,你是看不见它的表情的。但是用极致的工艺所制造出的澎湃信仰,你能感受得到。越是抬头看,越能被他一动不动目视前方的样子所折服。他目睹人世间种种,却无任何悲欣之态,目之所及之处,是更远的地方。

大悲阁之宏大,鲜少有寺庙建筑可以企及,它的飞檐、它的虹桥,它自带的御书楼和吉庆阁都带着一股豪迈之气,立于这北方雄镇,成为整座城市的地标。在这座阁楼面前,万历皇帝为母亲所铸的千佛像都被放在了后一进的弥陀殿内。

而大悲阁前,还有两座巨大的碑亭,里面理所应当放置的是康熙和乾隆的石碑。可在乾隆碑刻的右手边有一座小小的碑刻,它不太起眼,却见证了隆兴寺千余年的历史。

碑额楷书“恒州刺史鄂国公为国劝造龙藏寺碑”,这座被誉为楷书第一碑的石碑,刻于隋开皇六年……

这样的一座隆兴寺,走在其间,亲眼所见隋朝的碑,宋朝的建筑,明朝的壁画,仿佛历史在此停驻,在一个上午的转转悠悠里,似乎就走过了千年的时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