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在博导的论文中,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率土之滨》

原标题:在博导的论文中,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率土之滨》

近日,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吴冠军教授在学术期刊《探索与争鸣》上,发表了名为《话语政治与怪物政治——透过大众文化重思政治哲学》的论文,文中提到了网易自研SLG游戏《率土之滨》中蕴含了政治文明内核与可抽象出的人类政治活动原型。吴冠军教授认为:《率土之滨》为玩家提供了一个“真实的乱世世界”,在这个世界,并无符号性的规范(法律),一切皆有可能”。在225 万格土地上,存在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独体,当他们彼此遭遇的那一刻,实则完美地再现人类“文明”发生的关键时刻——政治的开端。

在大部分人眼中,游戏与文化内涵似乎是相性极低的两个词语。自游戏诞生以来,不乏主流文化力量对它的口诛笔伐,在国内,游戏与学术更是风马牛不相及。吴冠军教授的论文无疑是让主流文化重新了解游戏,刷新认知。

事实上,《率土之滨》确实有别于其他SLG游戏,除了沙盘SLG产品的核心乐趣:支援、侦查、压秒、追兵、集结为代表的社交策略玩法外,游戏还通过给予玩家极高的自由度来打造一个开放的战争世界,成功营造了游戏内稳定政治生态。

《率土之滨》的真实感:高度自由下衍生的社会政治

在SLG普遍短命的现在,《率土之滨》自上线起,便保持了每个季度刷新DAU与营收双数据记录,且长期保持在App Store畅销榜前30名,而此成绩离不开《率土之滨》玩法中强调的策略真实性与丰富的游戏内涵。

《率土之滨》在APP Store畅销榜排名稳步提升,数据来源App Annie

吴冠军教授论文中提到:《率土之滨》为话语政治提供了一个制度性模块:同盟。玩家可以和其他游戏者形成同盟,如果玩家碰到的“邻居”先前已经和其他玩家形成同盟,玩家可以选择谈定条件加入该同盟,反之也可以拉动他/她脱盟而加入你(甚至对方还有可能带着一大群人加入你)。结成同盟后,(1)双方技术互通从而促进了资源开采、使产量大幅增加;并且(2)达成了地域互通,双方可以越过对方领地到更远处进行开发,从而实现更广阔的场所化; (3)同盟后整体“权力”大增。同盟,实则就是《率土之滨》最具特色的部分:大多数时候,结盟的过程会进行反复谈判和艰苦协商,但这正是考验政治智慧的时候,甚至线下现实生活中的“交换”,都被用作达成线上同盟合作的“礼物”,从而在“率土之滨”这个“新世界”里形成更强大的政治性“权力”。

作为一款以”攻城略地“为目标核心的SLG,《率土之滨》玩家随着城池的攻克,领地的扩大,最终的冲突将体现在以同盟为单位的多方博弈上。在《率土之滨》公众号上曾记载过一个玩家故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同盟博弈的精彩。

当时,由荆州、徐州与扬州组成的吴联盟三线作战,同时攻打坐拥青州、冀州的卿联盟。由于卿联盟内部还没有完全整合完毕,很快便在高密的关卡作战中显得力不从心,防线被层层攻破。天下形势瞬息万变,就在吴联盟势如破竹之时,一直静观其变的益州、凉州的势力也加入这场战争——两州与卿联盟结盟,趁着徐荆扬背后空虚,开始从荆益交界关卡展开攻势。吴联盟后援着火,卿联盟趁势反击,经过数日拉扯,豫州、徐州相继沦陷,吴联盟正式灭国。在这次博弈中,涉及多方势力,非常考验玩家的政治智慧与外交手段。

在《率土之滨》中,由于所有个体必须要共同依靠“组织(同盟)”的力量,因此平民玩家与土豪玩家之间的贫富矛盾得到了缓和, 反而可以产生对实现共同目标的强烈责任感与向心性。也正是这样的情感与氛围,将个体整合绑定起来,进一步促成了一个像真实社会世中一般的集体——分工极为明确、目标极为清晰。

《率土之滨》的游戏内涵:零和游戏下的弱肉强食

大部分SLG游戏逃不开重氪金,轻玩法的套路。《率土之滨》则在弱化氪金概念的同时,更加注重游戏玩法。其中最具特色的便是《率土之滨》采取的零和游戏设计理念。

社交系统的设计上,《率土之滨》采取了零和游戏的设计理念,这也是和传统SLG游戏的一大区别。所谓零和游戏,即参与博弈的各方,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这点在《率土之滨》中尤为明显。

《率土之滨》的世界由 225 万格土地构成,每个游戏者刚进入游戏,站在其脚下的土地只是 225 万格中的 9 格。通过占领土地,玩家活动空间也将逐渐扩张。再此过程中,玩家会遭遇其他玩家,在有限的场所中,土地、资源无法共享的设计机制让每个玩家遇到的其他玩家都是自己直接的竞争对象。也就是说,传统SLG游戏中每个玩家可以偏居一隅,与世界脱离自嗨的玩法,在《率土之滨》中是完全行不通的。

所以《率土之滨》的社交从玩家创立账号,进入游戏那一刻起就产生了,在这里,基于地缘意识与其他玩家产生的战争便是社交。无论是后来的同盟、还是盟友互助,其实一切都围绕着“有限土地资源”进行竞争,弱肉强食才是零和游戏的真实规则所在,玩家能够很轻易地在《率土之滨》中看到真实世界运行的规律。

吴冠军教授论文中所言:《率土之滨》里,游戏者经常面对的,不是一个独体式“邻居”,而是一个已经具有大规模的同盟秩序。你靠你的独体性“力量”,根本无从撼动该秩序,甚至连做“独狼”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你如果不加入它,就只有成为秩序外的赤裸生命,而无法成为威胁秩序的怪物。如果你仍然要成为一个激进的反抗者,拉克劳式的话语政治,让你还有微弱的成功可能,亦即,在游戏中通过话语联结其它行动者,并“策动”该同盟里因各种原因怀有不满者加入你这一边,联合起来一起挑战霸权。《率土之滨》还允许游戏者转型成为专门以挑战既有秩序为己任的“流浪军”:这种激进反抗是话语式反抗而非“独狼”式反抗,因为流浪军还能彼此联合形成“聚义”。对于拉克劳来说,某个“故事”占据到霸权位置具有彻底的偶然性,并且一旦长期占据该位置就会形成话语“沉淀”,整个符号秩序越来越封闭和僵化,故此需要“重新激活”政治,以新的话语来不断挑战霸权性的话语——在话语政治中,没有最好的故事,只有更好的故事。

《率土之滨》的游戏规则,给予玩家自由发展的空间,这也就形成了一个暗含着现实世界中的政治理论的小社会,这在其他SLG游戏中是很难看到的。吴冠军教授的论文,也让笔者更了解到《率土之滨》的真实规则,想要征服它,首先就不要把它当成一款游戏,因为你的任何一言一行,都会影响自己在游戏里的命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