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衡阳会战有多惨烈?打到最后,日军都不忍心看到中国士兵拼光自己

原标题:衡阳会战有多惨烈?打到最后,日军都不忍心看到中国士兵拼光自己

文/协虎团队 三金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衡阳会战是一场十分惨烈的战役。甚至到最后,日军由于十分敬重城中的守军,都不忍心继续打下去了。但如果看过衡阳会战的资料,或许我们又会觉得,“惨烈”这个词可能还不足够形容当年的那番场景。就算再加上“悲壮”、“残酷”,估计也难以表现我们的心情。这种感觉,或许正如当年我们看完《喋血孤城》后那般,万般心绪奔涌,却难以言说。而《喋血孤城》这部电影,或许也是最能间接反映衡阳会战的经典电影了。

▲电影《喋血孤城》最后一幕,师长余程万写完绝笔,带着全师仅剩的高层作战人员与日军展开最后的血战

谈起《喋血孤城》,我们或许对最后余程万那句“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印象深刻,不觉感动涕零。但是,当我们谈起“长哭虎贲余程万,更怜衡阳方先觉”这句话时,我们却又不觉对衡阳会战生出更多的敬意。

确实,在豫湘桂会战乃至整个中国抗战史上,衡阳会战完全可以算作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同样,也是日本战史中记载的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中国军队的战例,如此足可见这次保卫战中中国军队的英勇与无畏。也正因如此,后人将这次会战冠以“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

衡阳市位于湖南中南部地区,坐落在湘江之畔,境内有耒水、蒸水、洣水等河流。早在清末年间,该地已是一个重要的铁路枢纽。那时,已有粤汉铁路(今为京广铁路一部分)、湘桂铁路等线路经过衡阳,所以此城为南下两广的门户之地。

对日军来说,如果拿下这座城市,便能直接一路南下,打通南北线路。而对于当时的中国政府而言,这里是仅次于重庆、昆明的第三大工商业城市,汇集了众多工厂,是当时重要的物资集散地。所以,当时中、日双方才会在该地爆发如此激烈的战斗。

为了拿下衡阳,日军派出了横山勇及其麾下的第十一军。在此之前,日军的这支部队已经历过武汉会战、第一、第二乃至第三次长沙会战、常德战役等会战,可谓精于城市争夺战。此次,他们更是倾巢而出,日军先后将这支部队下属的68师团、116师团、 58师团、13师团约九万人全部投入战斗,其中第13师团更是日军战斗编制中战力排在第一梯队的甲种师团。

▲左为方先觉,右为横山勇。在开头提到的常德会战中,余程万的对手也是横山勇

而中国方面,却只有方先觉麾下的第十军驻守衡阳。这支部队前身为黄埔教导团,北伐时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师,之后又扩充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军。抗日战争时期的三次长沙会战,要不是有第十军在被围的情况下,于长沙城力挫日军精锐的锋芒,那么第三次长沙会战大捷也便无从谈起。因为其辉煌的战果,这支部队在长沙会战后被直接命名为“泰山”。

在这之前的一年,第十军更是奉命前去解常德之围,给予日军第3师团以重创。不过,这一战之后,第十军自身也承受了很大的伤亡。原本一个军满编配置应为3个师,共9个团。但常德保卫战一年之后,第十军还未能得到充足的补给,所以此时第十军下辖的第3师、第190师、预备第10师三个师加起来才7个团兵力,原先驻守衡阳的第54师也才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就这样,开战前第十军拼拼凑凑组了8个团的兵力,再算上直属的炮兵部队以及当地的治安部队,驻守衡阳的中国军队也一共才有一万五千余人。

比之日军将近十万人的数量,这次战斗可谓是以寡敌众。但是,第十军不负“泰山”之名,与几乎十倍之敌孤军奋战47天而岿然不动。

6月2日,第十军就这样以残阵,带着“迟滞日军进攻,守衡阳之两个星期,有效阻敌深入”的命令进驻衡阳。开战之前,军长方先觉亦预料到这将是一场恶战,他本人也做好了与城共存亡的准备,但他却未曾想到,接下来的战斗时间将会远远超出他的使命预期,而其险恶程度,甚至超过了常德会战。

不过由于早已预料大概战情,方先觉先是亲自劝导城中的30万居民离开故土,以尽力减少居民伤亡。同时,为利用有限的兵力强化防线,方先觉决定放弃外围工事,向衡阳城区方向收缩。最终,第十军以城区为核心,沿方圆几十公里内流经衡阳部分的湘江以及耒水构筑了主力防线。

转眼,时间就来到了6月18日。这天,随着日军的猛烈攻势,长沙、醴陵、湘潭、株洲等地相继失守,衡阳就此成为一座孤城,成为日军打通大陆补给线的最后一个关口。4天之后,日军沿湘江南下至此。面对一支孤零零的守军,日军本以为能轻易拿下衡阳,没成想却碰到了一座巍峨的“高山”。

6月22日,日军先以战机轰炸衡阳城区,以分散、打击中国守军,自此之后直至战役结束,日军每日都会使用战机轰炸衡阳市区。而在22日夜间,日军第68师团亦抵达衡阳东30公里处的泉溪市(今泉溪镇),那里只有一处第十军的外围警戒阵地,驻守着第十军190师568团第1营的少数警戒部队。当日军抵达该地后,日军先锋部队以为能很快打垮中国守军,但经过一轮交火后,日军先锋反而被打退,阵地上依旧高高飘扬着中国军队的军旗。

不过,因为从该地渡过耒水后,衡阳东部的天然屏障便只剩紧挨着主城区的湘江。所以对于日军而言,这是必须选择的捷径。为此,在第二天拂晓时分,日军第68师团又一次来到这里,打算在此地强渡过河。

面对来犯之敌,1营营长杨济和指挥下属,用战防炮和机枪摧毁日军的木船和橡皮舟,逼得日军在尝试了大半天之后不得不放弃强渡的计划。当天下午,无奈之下的日军只得兵分两路,一路接着佯装渡河,而主力部队则迂回至泉溪的南部,从防守薄弱的地方越过耒水。

由于日军的这一行动,泉溪一地的前沿阵地便失去了防守价值,杨济和遂决定率部西撤至衡阳东部12公里处的五马归槽。

而在这之后的4天时间里,日军第68、116师团也依次对衡阳城区的各个外围阵地都发动了猛攻。但就是在此期间,为了阻止日军向城区核心阵地进发,守军炸毁了流经城区西北部、北部的蒸水上的两座桥梁,以及城区东部湘江上的湘江公铁大桥。

由此,在外围阵地上的将士们已无退路,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投降或成仁。但他们依旧毫无怨言,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迟滞日军的进攻速度,毕竟,面对十万日军的围攻,外围失守,无非是时间问题。最终,他们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后者——成仁。

6月27日,日军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才得以拿下外围阵地。由于方先觉放在外围的部队打得十分顽强,日军在攻到衡阳城下时已经十分疲惫了,因而不得不调集预备队来到前线。

那一夜,对于城中的中国军队而言是如此的安静,这是自开战以来,衡阳城周边少有的宁静。城外,历经血战的日军已然进入了修整。双方谁都知道,等到第二天的黎明到来时,城下将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次日一大早,正当城中的鸡鸣声打破睡梦之时,日军的第一轮攻势就来临了。当即,衡阳遭到了四面围攻,而城区南部的张家山(今改名为胜利山)则是战况最为激烈的地方,驻守该地的预备第10师主力部队,与日军反复争夺张家山20多次,并成功固守。可在此时,驻守在南边十多公里外的高岭等阵地的将士们,却早已全部壮烈牺牲。

在之后的5天时间里,日军配合着飞机、大炮,发起了一波又一波如潮水一般的攻势,但都被顽强地抵挡了下来。在此期间,日军即便用上了毒气,也只不过前进了两公里。不管日军如何撼动,“泰山”就是屹立不倒,而依旧碰不到核心阵地的日军也不得不于7月2号停止进攻,以修整、补充弹药。

在经过9天的修整之后,日军又于7月11日再次发起了一轮攻势。这一次,日军向衡阳城郊倾泻了大量炮弹、燃烧弹乃至毒气弹,不过他们依旧未能如愿攻进城区。但对于方先觉来说,此时城中的状况也不乐观,因为城内的通讯线路已经被完全切断了。

随后几天,日军一改战术,开始以重火力优势配合步兵逐步蚕食第10军的城郊阵地。而城中的守军虽近在咫尺,方先觉却因为与城内外各作战单位了失去联络,不得不带着警卫上到阵地去亲自指挥。城郊守军在工事被摧毁殆尽之后,也不得不放弃城郊防线,转而进入到第二道防线。

到了此时,包围圈则被压缩到衡阳城下。

不过,各自为战的守军依旧临危不惧,屡挫敌军攻势,使得日军再一次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据日军自身战史记载:“我军再度发起总攻击,与上次一样,仅夺取极小部分阵地外无所进展,损失却更惨重,大部分步兵联队已由士官代理联队长,战况并不乐观,于是攻击再度停止。”

缩小包围圈之后,日军又于当月19日再度停止攻势,显现疲态的他们开始向守军空投传单,以期用心理战瓦解最后的守军。但是方先觉和他的部下们依旧不为所动,除了家国情怀之外,支撑他们的还有那电报中即将来到的援军。只可惜,衡阳守军从头至尾,只听到了来自友军忽强忽弱的枪响,却未有一支友军真正打进衡阳城中。

就这样,在焦土之上听着友军飘忽不定的枪响,方先觉和他的属下们咬着牙强撑到了日军的第三次进攻。8月4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下令聚集第40、58、68、116师团及13师团一部,57旅团,共计11万人、轻重火炮100余门。配合着战机轰炸,日军在横山勇亲自督战之下从南、北、西三面对守军阵地发动第三次总攻。

可惜的是,这一次,已是弹尽粮绝的第十军未能再次上演奇迹。

8月6日,衡阳城破,攻进城中的日军离第十军军部仅有百米之遥。为此,参谋长孙鸣玉不得不亲自带领特务营和军部科室人员,在军部附近同敌人厮杀。而这般情景下,传令兵更是无法出门,方先觉自此彻底与部下、外围失去联系。加之衡阳上空再也没有友军的战机空投补给,被围四十余天的守军打光弹药之后只能各自为战,最后与日军展开惨烈的近战肉搏。

然而,就是在衡阳守军奋力做最后一搏的时候,周围的几十万“友军”也都未尝尽力解围,一如常德会战那般。在这当中,最令人扼腕痛惜的莫过于第58师,他们曾到达衡阳郊区,离方先觉他们不过一步之遥。可就在这时,他们的指挥官却下令回撤……

两天之后,即8月8日,曾经名扬华夏的第十军只存在于国军战斗序列名单之上了。而这一天,持续47天的衡阳保卫战也宣告了结束。

此次战役,中国军队伤亡约15000余人,基本上算是和开战前的守军人数相当了。日军的伤亡约19000余人,而日军对这一数据的发布还是比较保守的,毕竟为了一城而付出了如此大代价,使得日军也难以启齿。不过在日军的战史资料中,还是见得到“各师团已遭受3~4成的损失”这样的记载。

但是,第十军悲壮的牺牲是无可置疑的。历经47天的激战,第十军军部直属部队伤亡2/3、预备第10师伤亡90%、第3师伤亡70%、第 190师仅剩400余人。各单位中下级军官几乎全部伤亡,每一次战斗均要连升数个营长、连长。其中,在五桂岭争夺战中,第3师第8团甚至半天之内晋升5个营长,而且均先后阵亡。

在战役的最后,这一场激烈的城市争夺战最终也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城破之后,日军其实也已精疲力竭,再加上他们已经心生敬仰,于是在打到第十军军部之后,日军直接派出了以竹内参谋为代表进城谈判。在谈判中,日方提出以保留第十军建制称号、保全剩余全部守军官兵安全为条件的“终战”协议。这是在整个二战期间,无论是德军还是日军都少有的做法,也可以看出日军对于这支军队是非常敬重的。

最终,为了保存这第十军最后的精锐,方先觉最终选择了与日军达成协议。战后,日军也少有的履行了谈判的内容。

完全可以说,这一场战役中,第十军打出了中国军队为国奉献的气概,只是周围的其他“友军”无异于披着近代军服的封建军阀。而这一现象,在抗战时期也不单单这一次出现。不可否认,抗战期间,无数中国将领和他们的士兵们打出了可歌可泣的战斗。但是,关键时刻派系的隔阂和军阀做派又使得无数勇士白白牺牲。常德保卫战算一次,而这衡阳保卫战也算一次。

▲电影《喋血孤城》:师长余程万在常德城头身先士卒的一幕

国难当前,军人首先应御敌于外而非畏缩不前。作为一支参加了北伐的老牌部队,第十军的将士们更是无惧于数倍之敌而义无反顾。因而,我们不必苛责方先觉将军之后的选择。毕竟,他率领着残阵,背负着“守衡阳之两个星期,有效阻敌深入”的命令,孤军直面十万日军,死守衡阳47天。

回望开战那一天,第十军将“泰山”威名带进了城中。47天之后,他们与“泰山”之名一同镌刻在了历史,融入进了这片他们曾经守卫过、为之奋战过的土地之中。愿这帮勇士被后人永远铭记,愿华夏神州和平万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