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金瓶梅》里那些寓意丰富的官场官话,能看懂的没几个!

原标题:《金瓶梅》里那些寓意丰富的官场官话,能看懂的没几个!

《金瓶梅》作为一部白话小说,自问世以来,以生动泼辣、脍炙人口、流传久远的语言叙说风格著称。《金瓶梅》在吸收历朝历代封建官场经典官话的同时,大量采用晚明封建官场语言中富有生命力的成分,熔铸了书中丰富多彩的封建官场官腔官调,使当时不少官场官腔官调流传至今。

《金瓶梅》产生的明代中后期,极权主义和腐败政治在商品经济的刺激下也发展到了极盛。军政腐败,宦官擅权,赋役日增,社会动荡,明初开创的太平盛世,此时出现了厌下之势,日以岌岌的可怕局面,明代社会潜伏的深层危机在明代黑暗的官场政治中得到了最为充分体现。《金瓶梅》中宫场官话对明代官场这种贿赂成风、十分黑暗的官场现象给予了充分的关注和有力反映。

《金瓶梅》第三十回中提及明代皇帝特许朝廷官员卖官,蔡太师手中就握有多张空名告身劄付。他因屡受西门庆敬献的厚礼,“无物可伸,如何是好”?似乎觉得西门庆的贿赂太多太重,就随意拿了张空名告身劄付,填上姓名和官职位送给了西门庆,这实为卖官。罪恶之棍、无耻之徒,平步青云,一下子就成了五品大官员,连送礼的走狗也沾恩泽,得了官职。这回目中的“功名全仗邓通成”,说的就是晚明的封建官场,有了钱就可以做官,就有了一切。为了钱,可以卖官,可以出卖一切。

《金瓶梅》第三十二回描写,应伯爵接过来道“还是哥做了官好。自古不怕官,只怕管。这回子连干女也有了。到明日洒上些水扭出汁儿来。”这里“不怕官,只怕管”,如现在人所说的“不怕县官,只怕现管”,意为人们或下属所怕的是直接管束自己的人,而不是那些官职很高的人。

《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西门枉法受赃》苗青就托经纪人乐三,连夜替他见了西门庆的拼妇王六儿,当然去见王六儿想请她出面在西门庆说情,不能空着手去见,必会带着银子和财物。但光给王六儿钱财没用,还得给西门庆送厚礼,就很不情愿送上了一千两银子,甚至连西门庆的四个手下的家人也得分上一份子。常言道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西门庆、夏提刑己是会定了。次日到衙门里升厅,那提控、节级并缉捕、观察,都被乐三上下打点停当。这回目中的官话“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就是指明代官场要想办事,非用银子打点衙门各路神仙方能办妥。

《金瓶梅》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提刑官引奏朝仪》何太监对西门庆说,既然你我共同为官、一起做事,就叫人把行李搬过来住上几日。并说他那后园儿里有几间小房儿,很是僻静,早晚在一起商量着一些公事也方便些,总比住在别人家好些。西门庆却觉得,住下来是好,可能夏公要责怪自己,以为是在故意疏远他。何太监接着说,如今这年头,早晨不做官,晚夕不唱诺,衙门是惩偶戏衙门。这回目中的“早晨不做官,晚夕不唱诺”,昭示着晚明封建官场上下勾心斗角,人情势利,世态炎凉。就是当了再大的官,只要是早上没有了官职,晚上便无人理睬了。

《金瓶梅》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提刑官引奏朝仪》、何太监对西门庆说,他与西门庆共同做官。他刚入官场,不知深浅,希望西门庆凡事扶持点、关照点。西门庆回答说,常言“同僚三世亲”。他还要依赖何太监的余光,助他一把何太监接着说,共同做官办事,大家彼此扶持。这回目中的官话“同僚三世亲”,说的就是晚明封建官场上官吏之间,相互勾结,彼此袒护,更加重了官场的黑暗,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官官相护”的意思。

《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吴月娘失偶生儿》应伯爵这下可慌了手脚,责怪李三却不该这样做事。于是,他走到李三家去,把黄四也请来了,一起责怪李三。指责李三不该先把银子递与小厮,狐狸打不成,倒惹了一屁股躁。现如今倒这样了,人家要是拿着文书到提刑所去告发,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常言道“官官相护”。这回目中的官话“官官相护”,与第七十一回中的“同僚三世亲”的寓意差不多,就是说封建官场的封建官僚都会向着同朝为官的,而不会向着老百姓说话,老百姓就是再有理也斗不过官。

《金瓶梅》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吴月娘大闹授官厅》描写,陈敬济口里直骂,声称是那个淫妇孟三儿陷害了他,他是太冤枉了。而这个徐知府终究是黄堂出身官人,听见这一声,必有缘故,才打到十板上,就喝令停住了,说是改到明日再审问。李通判有些不解,觉得徐知府不该停止审问他,于是他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人心似铁,官法如炉”,暂时从容他一夜倒没什么,就怕翻供口词。徐知府说,这没什么,我自有主意了。当下狱卒把陈敬济、陈安押送监中去关了起来。这回目中的官话“人心似铁,官法如炉”,点到晚明封建官场法律变幻无常,法律可以朝定夕改,法律执行也不严格,随意性较大,可按法律条文办,也可不按法律办,老百姓在官法面前没有说话的权力。

《金瓶梅》中潘金莲有一句至理名言“南京沈万三,北京枯柳树,—人的名,树的影儿。”这是句歇后语式官场官话。在小说中第三十三回和第七十二回先后出现过两次。明朝有京师北京,又有留都南京,设官分职,北京的一套人马,南京也有相同的一套人马,这在历代王朝中也是一个特殊的现象。这句话的意思是把事情清楚明白地摆在那里,就象南京沈万三的名气,北京枯柳树的影子一样,想遮盖都遮盖不了。

来稿/良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