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柳传志出来澄清的那次投票,作用没你想得那么大

原标题:柳传志出来澄清的那次投票,作用没你想得那么大

华为提出的方案被采纳成为标准的一部分,只能说它的专利更多,但不能说别人没有,实际上许多大公司都是多方布局的。

本文共计3547字,阅读时间8分钟。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轮值CEO徐直军介绍华为3GPP 5G科技成果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刘景丰 刘素宏

编辑 / 赵力

一个联想是否在5G标准上给华为投票的争论,发酵到让74岁的柳传志亲自“出山”,甚至用“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来呼吁。而随后马云、周鸿祎等企业家也纷纷表态支持柳传志。

为什么一个已经过去近两年的晦涩的专业讨论会引发如此轩然大波,5G之争体现了什么?一个编码投票真的能上升到爱国的层面吗?

5月17日记者就5G之争、编码投票等问题,采访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手机行业门户网站集微网创始人王艳辉。在他看来,5G是一组复杂的标准,编码投票仅是其中一部分,而且对编码投票完全是商业行为。

“这其实和爱不爱国没有关系,不可能我有一些LDPC码还要去投Polar码的票。”即使有个别企业在某些编码的标准上有优势,也并不代表其就是赢家,“就算我有1个,你有5个,但是我的标准是整个标准里必不可少的,实际上到了最后即使你卖得多了,我也不吃亏。”

编码之争不存在输赢

寻找中国创客:有观点认为,华为没有赢得数据信道主导权,不等于全输,因为仍会参与其中;华为赢了Polar码在控制信道的主导权,也不等于全赢或者碾压了谁,因为这个领域也要合作。

王艳辉:这不是赢和输之分。实际上像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不会只赌一个赛道,只不过其在Polar码领域的技术积累比较久,专利比较多,一旦它被确立为标准了,这些专利就会变得有效。”对标准的追求说到底还是对未来专利话语权的追求,因为专利越多,未来在收费等方面更有优势。

寻找中国创客:具体怎么理解?

王艳辉:这个话语权与普通个人或企业的关联并不大,实际上如果华为在Polar码更有话语权,未来其在与高通等公司谈相关授权的时候会更有优势,但对于别的公司如联想、OPPO而言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向谁交专利费的问题。

这完全是一个商业行为。如果说这会对中国的通讯产业有多么大的影响,现在还谈不上。华为提出的方案被采纳成为标准的一部分,只能说它的专利更多,但不能说别人没有,实际上许多大公司都是多方布局的。

寻找中国创客:对于联想来说,第一轮(RAN1#86bis)投票时选择LDPC技术方案意味着什么?

王艳辉:对于联想而言,如果其此前在LDPC码领域有一些技术积累、有相关专利的的话,选择LDPC码更符合自己的利益,因为未来在这方面积累的专利也会受益。这其实和爱不爱国没有关系,不可能我有一些LDPC码还要去投Polar码的票。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

5G是一组标准,一次投票没有决定性作用

寻找中国创客:2016年那次投票对于5G标准的制定有多重要?

王艳辉:5G标准是由一组标准组成,那次大会确定的只是一个编码方式,仅从这一点很难判断其对整个标准的形成有多重要。

不过每个公司都希望自己有那么一两个必须的标准,这样在和别人谈判的时候才有更大的话语权。就算我有1个,你有5个,但是我的标准是整个标准里必不可少的,实际上到了最后即使你卖得多了,我也不吃亏。

寻找中国创客:企业在5G信道编码标准的选择上,会综合考虑哪些因素?

王艳辉:会更倾向于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面,比如在某个领域我正好也有专利,我当然就支持这个领域的编码。另外相同的技术上,如果你在专利收费上给我的价格低,我当然也会更支持你。

寻找中国创客:华为跟联想在整个标准制定中,有怎样的关系?

王艳辉:联想和华为的竞争关系更多体现为站队。华为提出Polar码是基于自己在这个领域的专利积累,如果联想在LDPC码领域有专利积累,去站高通也很正常,实际上它站的不是高通,而是LDPC码。

寻找中国创客:6月还将举办一次独立组网(SA)标准的投票,这个投票有多重要?

王艳辉:今年6月举行的独立组网(SA)标准的投票,也只是5G标准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打个比方就是,目前已经确定了一部分,还有很多部分需要讨论确定。至于对未来的影响,还需要各家经历很长的谈判过程。

目前看,这次的讨论也是相关企业来提议案,然后一起讨论,至于谁能参加、提出什么样的议案,目前也还很难说。

评论

柳传志哽噎背后以一场投票来讨伐企业不爱国有多荒谬

已经不再担任联想集团任何职务的柳传志这一次再“出山”,收拾一场联想所面临的空前的舆论危机。在流出的一段柳传志的录音中,74岁的他字字铿锵,谈到有人要把“卖国”的帽子扣到联想头上,难掩愤怒。

5月16日,中国创客导师、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联合他的接班人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向联想集团全体同仁发出了一封信,题为《联想荣誉保卫战》。

这封信复盘联想参与“5G标准投票”事件的过程,柳传志还特意点出与华为任正非通话,结论是,“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柳传志 图/视觉中国

公开信发出后,得到马云、周鸿祎等众多企业家声援。

随着多方信息的披露,以下事实已经澄清:

  • 此前网上有言论指责,联想在2016年两次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会议上,没有支持华为提出的5G技术标准,致使其败给高通等外国厂商。 而事实上是,“第一轮(里斯本会议)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在第二轮投票(内华达会议)时,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柳传志写道。
  • 此前自媒体提出的联想在“短码投票”中投了弃权票,最终使得华为惜败。 而据多家媒体报道,最终会议纪要中并未发现相关记录。 全程参与了这几次会议的联想副总裁、无线研究实验室负责人黄莹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联想从未投过弃权票。”

即自媒体们所谓的联想弃权票之说子虚乌有。

情绪比事实更容易传播,冷静来看,通过5G标准来批评联想卖国,逻辑荒谬。

荒谬之一,把一场正常的技术标准探讨、商业决策与爱国、民族情绪混为一谈。

把一场国际化的技术标准探讨里的投票,联系到企业爱不爱国,甚至扣上“卖国贼”的帽子,让人不寒而栗。

背后更深层的问题是,我们的文化中是否缺少一种对于商业价值的正确审视?是否缺乏评价企业的正确价值观?用民族性去替代企业价值,用情绪去取代事实,会让辛苦建构的商业文明回到草莽时代。

须知,6月是5G标准制定关键节点。

全球5G标准的制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欧三方企业阵营的竞争和角逐,而不是单一取决于联想一家的投票,也不取决于联想与华为的博弈,更何况,在这件事情上,联想与华为等中国公司的利益高度相关。

荒谬之二,错误地去引导商业竞争,华为与联想作为通信巨头,确实有竞争,但企业之间的关系绝非恶意打压,在全球化语系中,需要中国企业抱团合力之处,却被忽略。这是对竞争的错误理解。

更加魔幻的是,这场源自自媒体的讨伐,仅仅靠情绪以及未经核证的消息,就让舆论掀起滔天巨浪。

这场舆论漩涡中,没有旁观者。因为背后荒谬的价值观,会让所有人受害。

又想起哈耶克的那句箴言,“社会的进程只能因观念的改变而改变”。

一念一菩提,我们从不放弃对商业巨头的审视,但也从不纵容用情绪与狭隘的民族性去绑架误伤企业的危险价值观。

柳传志 图/视觉中国

最后回顾一下整个事件:

5月6日,知乎平台出现一篇题为《为什么很多人说联想是“美帝良心”企业?》的问答帖子,随即网络上出现大量关于联想的讨论。

此后5月9日、10日,知乎平台又相继出现题为《如何看待5G标准上联想的投票?》和《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的帖子,有网友指责联想为“叛徒”“卖国贼”。

联想回应,在3GPP举行的5G标准Polar短码方案(由华为等企业主导)投票中投了赞成票,网帖故意混淆视听。

5月16日,柳传志“出山”,和几位联想高管发出联名信称,联想投票遵循两个原则:维护企业的利益、注重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联想的投票原则、执行都没有问题。

联想北京总部 图/视觉中国

这事背后有何门道?6月即将投票新的行业标准

事实上,有关5G的每次会议也有记录可查。当然,会议纪要是全英文的,而且动辄数万字之多。这就给一些人断章取义、制造事端,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5G是未来10年全球信息通信技术的战略制高点,世界各国都在倾力抢占5G技术标准的制高点,希望以此在未来的市场大蛋糕中多分一杯羹。

在2017年12月首个5G非独立组网(NSA)标准确立之后,今年6月,独立组网(SA)标准也将投票确立,接下来还有5G其他应用场景的技术标准陆续开始制定。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