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焊匠”刘仔才:学好技术就像“升级打怪”

原标题:“焊匠”刘仔才:学好技术就像“升级打怪”

“工匠精神”最难能可贵的就是持之以恒,十年如一日地认真做事。

今年五月,刘仔才评上第22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作为中国能源建设集团的一名焊接教练,刘仔才获得过“全国最美青工”“央企技术能手”“全国劳动模范”等一连串荣誉,2017年当选为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

尽管此前获奖不少,这次拿到全国优秀青年的最高荣誉,刘仔才还是觉得很意外,为此高兴了很久。在家人看来,他比之前又多了一份荣誉,在刘仔才眼里,这份代表中国优秀青年的最高荣誉让他感到沉甸甸的认可,为他这么多年的奋斗做了一个注脚。

刘仔才还记得九年前,在做焊工的第五个年头,因为工作枯燥想要放弃,临行前他去了一趟师傅家。在这个老技工家里,刘仔才看到一面墙整整齐齐挂满了各类荣誉。“当时给我的感觉很震撼,我意识到,沉下心来做焊工,也总有‘出头’的那一天”,因为这一念之差,当时没有辞职的刘仔才如今像自己的师傅一样,荣誉多得可以挂满整个墙壁。

不过真到了这一天,在他家里反而见不到一张证书,所有荣誉都被他拆了包装收纳起来,他知道,荣誉意味着过去,躺在光荣簿上是没有未来的。

这一切是广东翁源深山里的少年刘仔才不可想象的。当时他18岁,面临的头等大事是要不要二战中考。家里条件困难,刘妈妈想要儿子复读,可刘仔才偏科严重,他对自己另有打算——进职高学一门技术,早点挣钱补贴家里。

至于学什么技术,刘仔才打听了一番,符合“学费少,就业好,待遇高”标准的就是焊接专业了。2002年,拿着借来的5000块学费,刘仔才入校为将来当一名焊工做准备。

2004年,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招聘,刘仔才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在公司,刘仔才最爱钻研问题,每天来得早,走得晚。当时风气比较保守,有的老师傅话不说全,本领不教完,甚至是遇到难题无人可问。所以不少同期学员这个活儿一旦做不好就跳过换另一个。刘仔才喜欢自己琢磨试验,为此走了很多弯路,身上的每一道疤痕都是吃过的苦头。

“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我家条件不好,我无路可走,我必须得学好这门技术”,凭着动脑筋、摸索试验、不断练习,像升级打怪一样,刘仔才一点点实现给自己定的目标——用三年时间超过老师傅,再用三年超过教练,再用三年获得比赛第一名。

如今,在国际焊接技能大赛取得世界第一的刘仔才不用再花精力证明自己的技术水准,作为业内顶级“焊匠”,不少企业向他抛出橄榄枝。刘仔才是个容易动感情的人,当公司安排他做教练带徒弟时,他决定留下来。“我想改变保守的教学风气,你不教的我来教,我毫无保留地教学生,现在公司风气变得很好。”而今,刘仔才已经带出了200多名新生代焊工,去年他的得意弟子余峰在国际焊接大赛中拿下了第一名。

徒弟们和刘仔才关系很好,直接称呼他为“才哥”,有什么事儿都会找他诉说。最近刘仔才有点郁闷,因为有些徒弟“跑了”,不做焊工了。其中一个徒弟,刘仔才很喜欢,直夸他有悟性,前段时间这位徒弟向他告别,改行卖房子去了,因为卖一套房的收入要比焊一个月的工更可观。

刘仔才不是不知道,他和徒弟谈心,听得最多的就是“技工地位低”“社会认可度不高”。刘仔才经常跟着公司跑到偏远山区招人,好不容易招来人,但人员流动性较大。最近又一名徒弟告诉刘仔才自己要去做主播了,看着徒弟每天在农村直播抓鱼挖笋,刘仔才不懂这怎么维持生活。

看着一个又一个徒弟离开,刘仔才不难过是假的,但他尊重他们的选择,希望他们过得好。刘仔才放出话来,如果在外面发展不如意,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回来。

1986年出生的刘仔才思维上更像老一辈人,严谨务实,只想踏踏实实地做一份事,安安稳稳地过一家的日子。他从来没想着自己要挣多少钱,要谋来多少名,解决一个技术难题带来的成就感更让他心满意足。而带出更多好徒弟,为社会培养更多技术人才,则是他给自己定的新目标。今年6月即将有一场国际比赛,他培训了三个徒弟准备参加,“希望他们能取得好成绩。”

工作之外的刘仔才兴趣不多,不爱玩手机,不爱看电视,有时间他更喜欢钓鱼,因为钓鱼很磨炼耐力,“搞技术的,沉不下心是做不好的。”

刘仔才的心一沉就是14年,最近他新成立一个劳模创新工作室,专门做新材料和新技术攻关。一想到这富有挑战性的任务,那种压力、兴奋的混合感直冲上头,让他内心充满力量。这个时刻的刘仔才,看起来不起眼,放人流里会很快消失不见,但如果他停下来和你交谈,你一定会觉得不一样。

Q&A

《中国青年》:作为从基层出来的党代表,你了解到的基层青年技工的心声是什么?

刘仔才:基层工人反映最多的是技工社会地位不高,社会认可度低。要搁以前,工人社会地位高,都说工人有力量,现在他们做工人感觉没面子,过年回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工厂里做工人。这种基层技术工作,虽然辛苦但收入还可以,可很多年轻人还是不愿意干,因为觉得不体面。

《中国青年》:你觉得怎样可以改善这种状况?

刘仔才:还是得做些改变。最近国家层面在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鼓励大家精益求精、爱岗敬业。这就很好,有利于提高我们的荣誉感,也影响大家的认知,从而改变我们工人的社会地位。

《中国青年》:你怎么理解这个“工匠精神”?

刘仔才:一进公司,我就立志要把所有经过我手的产品做成精品,做到最好最完美。当时我不知道这原来叫“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最难能可贵的就是持之以恒,十年如一日地做事情,不能三分钟热情,“工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中国青年》:就你了解的基层青年技工,他们理解这种“工匠精神”吗?

刘仔才:青年人理解“工匠精神”还有很长的路,社会风气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其实没有那么容易,现在很多人很务实,我们在弘扬精神的同时也应该在物质方面落实到位,让工人体会到做工人是有奔头的才好。现在很多地方评比劳模、工匠等,也是设有奖励的,这样做工人也能有荣誉也能获利,就更容易调动人的积极性,不然只靠精神鼓励是造就不出工匠精神的,也留不住人才。

《中国青年》:现在你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刘仔才:不光是我,很多人向我反映的问题是,关于退休的问题。因为广东省这边焊工定的不是特殊工种,所以退休上是延迟的,很多人要干到60多。但是焊工是青春饭,40岁之后可能没办法胜任,因为手也抖,眼也花。所以大家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中国青年》:你怎么理解“奋斗”?

刘仔才:从一个焊接学徒到今天,我的青春一直都是在奋斗中过来的。当初和八个人一起进公司,有些人还在原地踏步,奋斗让我取得更好的成就,这14年虽然不容易但真的很值得,我没有虚度生命。不过奋斗,讲究有目标,有目标才有方向,才会有动力去奋斗。劳累的时候,想停下来的时候,我就会想我的目标还未达成,我不能停歇,累也要坚持。说真的,奋斗的周期拉长,可能是一辈子,你定太远的目标也不行,要定个人生的小目标,不要太远,一年两年,你就有奔头了。

《中国青年》:幸福指数满分10分的话,你觉得自己能打几分?

刘仔才:9分,事业干得有劲,一家人其乐融融,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文章原载于《中国青年》杂志2018年第10期

责任编辑:浮琪琪 图片提供:刘仔才

点击原文,一键直达官方微店,点赞就在下方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