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32岁的小鲜肉,演个配角却助力中国票房称霸全球,这个狙击人心的“新人”,早就该火了 | 专访

原标题:32岁的小鲜肉,演个配角却助力中国票房称霸全球,这个狙击人心的“新人”,早就该火了 | 专访

这是司马推送的第 746 个与众不同的人

32岁,有人开始进入中年危机,有人开始自居人生导师,尹昉的32岁,却被称为“小鲜肉”。

这个名词一般出现在国内新生代偶像身上,他们代表了中国女性对于弱冠美好少年的所有幻想,当尹昉出现的时候,年龄的鸿沟好像被轻飘飘地忽略了,弹幕一吨一吨地刷:“好可爱。”

且慢,事情并不止“可爱”那么简单。

《红海行动》的累计票房,最终定格在36.48亿。

大年初一,惯例笑笑闹闹的合家欢,

硬生生让位给了硬汉电影。

尹昉回老家的时候,

有亲戚拿出照片,请他签名,喊他“李懂”。

“那时候,我体会到了‘红’的感觉。”

据美国电影杂志《Variety》报道,中国票房在《红海行动》帮助下,于今年首季已打破美国票房,成为全球最卖座票房国家。

他的微博粉丝涨到了22万,

B站关于他的各种剪辑,一共有349个,

影迷们喊出“尹昉尹昉,势不可挡”的口号,

距离尹昉作为舞蹈家出道,

十年过去了。

属于他的“势不可挡”,却在2018年刚刚到来。

尹昉的采访,是一个绝对的反转。

开初,我们以为他是一个高龄的小鲜肉;

然后,我们以为他是一个跟外表形成落差的正经艺术家;

最后,我们被他自己都没发觉的冷幽默,笑出内伤。

一尘不染的白球鞋,条纹西装上衣,里面搭着白得发光的T恤,像言情小说里面最爱描写的少年,新片《路过未来》的上海观影会上,主角尹昉刷新了对小鲜肉的定义。

但面对媒体与粉丝,他却表现出稍稍的不安,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迷妹们乐于看到一个羞涩的偶像,在台下尖叫“好可爱啊!”虽然尹昉的佛系粉丝们,不接机,不刷榜,不送礼物,算得上是最克制的一个群体。

喝一口水,底下就响起此起彼伏的相机快门声,他像在溪边喝水的小鹿被惊吓到了一样,睁大了眼睛看来看去,生怕打扰到了在场的观众。

你很难相信,这样一个散发着纯粹少年感的人,已过而立之年。32岁,现在的尹昉会说,“活得有趣才是活着最大的动力。

《路过未来》上海观影会 摄影/朱朱

他真正的主角,

其实不是从《路过未来》开始,

他最初的动力,

其实也不是“有趣”。

而他最初的职业,

是一个白领。

《蓝色骨头》和5月17号上映《路过未来》,应该算是尹昉真正意义上的主角作品,海报图摆在一起,莫名有种色彩上的和谐

别人都赞他,演什么像什么,是天生的演员,但他却认为这有赖于自己的舞蹈。

“我不敢说我掌握了什么演技,我只能说我把曾经做舞者的经验,和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放到电影的表演里面。”

舞蹈是尹昉表演的灵感来源,尽管他也曾经一度试图放弃。

11岁的时候考入中央芭蕾舞团学员班,那时候他什么都不懂,甚至以为“北海”和“什刹海”是真的海,于是怀揣着看海的愿望只身去往北京,自然,海没看成。而偌大的北京城,尹昉已经要学会如何独立生存。

除了舞蹈专业,还攻读了文学与管理双学位。“我梦想去哈佛读商学院。”行动还没开始,就在大学毕业的第一天被打回原籍。在北京这个生活了九年的第二故乡,一瞬间,他变成了异乡人。

他自暴自弃式地找了份小白领的工作,一个月1500块的工资,在北京开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活。

直到一年后看到皮娜鲍什(德国最著名的现代舞编导家,德国现代舞第一夫人)在北京的演出,尹昉深受震撼,于是他选择重回舞台。

尽管生活依然拮据,可是尹昉却感受到了从来没有的坚定。这份坚定让他“怎么样的生活都可以接受。

只要可以跳舞。

舞蹈作品《生长》

舞台上的尹昉是发光的。不是耀眼夺目的那种,而是犹如森林中投下的月光,不招人眼球,却也让人无法忽视。

2010年,崔健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蓝色骨头》,就找了尹昉就在其中担任男主角钟华,一个地下歌手兼黑客。

“你不知道他试戏的感觉有多好,很真实、自然、内敛,是我希望的那个钟华的样子”。一试镜,崔健就敲定了这个完完全全的电影新人,如同找到一个宝贝。

片中长达6分钟的演唱,

崔健那字字落锤的声音,

跟黄幻缠绵悱恻的女声交织在一起,

尹昉在银幕上演足了一个摇滚歌手的范儿。

尹昉把这以上的一切都归功于“幸运”和“神的选择”,可是“有束光”却觉得这大部分源于他本身。

在接受“有束光”采访时,每一个问题他都会沉默,眼睛看着下方,几秒或者十几秒后抬头。将脑内编织的语言用声音传递出来,完全不会任何技巧,大眼睛在说话的时候紧紧地盯住你,那是一种近乎笨拙的认真

这种认真除了体现在交流中,尹昉甚至将它渗透进了工作与生活中,坊间传说,他为《路过未来》的人物,写了一万字分析,我们问起来,他淡淡地说,“我不是科班出身,没学过真正的表演,我只能自己下苦功夫。”

可是,因为审片的问题,《蓝色骨头》在国内的上映,被整整压了4年。无形中,尹昉也体验了一把穷困出诗人的艺术家待遇。

在这四年间,尹昉转身回到独立剧场中创作与跳舞,尽管之后不断有电影邀约。

《火锅英雄》里,他演的猴子说一不二,往陈坤脸上吐口水,揍起人来从不留后手,但也帅到银行职员服被他穿成了高中校服。

《青禾男高》里,他是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弱不经风,却在对抗霸凌团队时,从不后退的谭家木。

《路过未来》里,他饰演的异乡人李新民,在深圳这座光怪陆离的大城市,给孤独无依的女主杨子姗撑起了一片天。

命运真正的转折点是在《红海行动》,正如粉丝所说的宣传语一样,“尹昉尹昉,势不可挡”。这根导火线一路冒着火花向尹昉冲去,他瞬间就火了。

李懂是整个电影里成长变化最大的人。因为前狙击手的负伤让他“亚历山大”,对于自己的能力也产生了怀疑。后来在顾顺的帮助下,克服了心理障碍,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观察员。

随之而来的,还有媒体的镜头,全对准了他,过往经历通通被挖得一干二净。

面对自己的“红”,尹昉笑着说,“除了亲戚拿着我的照片找我签名之外,我觉得也没什么变化。”

怎么会没变化呢?微博评论从2011年的十几个,到2014的几十个,2018年之后,每一条微博后面,都跟着几百上千条回复。

当“有束光”形容他单纯,尹昉低下头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接着抬起头来,说,“还有复杂呀,对了,现在还有幽默。”

“幽默”,曾经是尹昉最想拥有的品质。

“我不会讲笑话,一回答问题就特别正经,对很多事情都很严肃和认真,因此失去了一些‘旁门左道’的乐趣,有的情况也许绕个弯,就有一些有意思的思路,但我唰的一下直达本质,本质是一个太无趣的东西了,导致我失去了生活的幽默感。”

可他自带一种延迟几秒的幽默感,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太明白。

我们问:朋友对你做的菜如何评价?他答:普遍都不错,主要我做菜特别慢,一般两三个小时,把大家饿得不行了,就觉得什么都很好吃。

我们问:黄景瑜说你是“能把生活点亮的人”,你自认为呢?他回答:他还能说出这个诗意的话吗!不止是点亮,我也会把生活扑灭。

号称能把生活扑灭的尹昉,实际上不断地在生火。

接受采访时总会有一个固定的问题等着他——“最喜欢的事情是什么?“而尹昉,在罗列了一堆正儿八经的爱好后,最后一定说到:“还有喜欢的就是,做饭。

于是,弹幕一水儿“尹昉哥哥,我喜欢吃饭。”“我喜欢洗碗。”

那个爱好如此固执,以至于他的微博上,永远不缺家宴邀约。

2011年10月26日,他写:“本地食材+家乡味道=Yin's Meal。现在开始接受预定。”

2012年3月26日,“来北京都找我啊,做饭给你们吃。”

2012年5月13日,他苦口婆心地召唤在丹麦演出成功的舞蹈同行:“这次回来就不要去吃火锅了,直接来我们家我下厨给大家庆功。保证三分之一以上是新开发的菜。”

直到拍《红海行动》,尹昉在异国他乡,受到了挑战。

《红海行动》中的队长张译,在知乎上对于尹昉的爱好有一段极具喜感的描述。

从中国到非洲,李懂的行李严重超重,打开给我们一看,一大半都是锅。

我劝过他:听说非洲也有锅。

李懂就很不屑。我也不知道这是对我的不屑,或者是对非洲的不屑,还是对非洲的锅的不屑,总之很不屑。

但是他做饭确实好吃,而且每天都做,煎炒烹炸焖溜熬炖,这才是他最重要的工作。我都觉得他不是来拍戏的,他就是来非洲做饭,顺便拍个戏的。

而且做饭做菜,规矩最重要,比如十个菜,差一个没上齐,有人敢偷嘴,他能哭给你们看。特别是菜上来,必须摆放整齐,要好看,桌面不能乱,这些规矩,比口感和我们的饥饱更重要。所以我又觉得他可能也不是来非洲做饭的,他是来非洲立规矩的。

我们试图求证,到底有没有一袋锅。尹昉显得有点焦急,“我就带了一个,其它都是当地买的,我真的只带了一个!虽然当时行李的确超重罚了五千块钱。”不止我们,尹昉回过神来,笑了起来。

他的幽默感,仿佛总是慢了半拍。

这样“认真的笨拙”所造成的幽默效果,

一直以来都存在在尹昉身上,

早在成名前就显现出来。

他在微博回复问粉丝“你是?”

透着一股莫名的呆萌。

12年和14年他在微博与粉丝的互动

当“有束光”问他,

对粉丝称他“尹老师”如何评价时

尹昉一脸调皮地问道

“这样我是不是就不能干点坏事了?”

江湖风传尹昉家中有十几只猫,这些猫在洁癖成性的处女座尹老师的家中,作威作福,横行于床单与沙发之间,猫毛与春天北京的柳絮齐飞。

尹昉笑了。“家里最多的时候有十只猫,来来去去的,最后剩下两只。我去瑞士驻留的那段时间,就都给朋友养了。”

说完这句话,尹昉的眼神慢慢沉下去,“我还是最喜欢第一只猫。”

坐在空旷的放映厅里面,尹昉说起第一次遇见那只猫的事情。

“是和舞团同事回家的时候捡到它的,它躲在一个草丛里面,特别可怜,我们就想救回家养养试试。我本来不喜欢养宠物,但到最后反而变成我照顾它最多,我们俩感情也特别好,所以我搬出去的时候,它就跟着我了。”

那只猫陪伴他走过了最难熬的那几年。

2017年末,网络上流行PO出“你的18岁”,

尹昉跟了个风,

那是18岁的尹昉

岁月过去,

他是在巴黎沉溺在古着市集上的尹昉,

是在影展前夕,

搭车搭到睡着的尹昉;

是在2017年戛纳影展上,

为杨子姗体贴提起裙摆的尹昉;

是在拍戏间隙,

拉上杜江一起去找羊的尹昉;

是有时候长得丑,

有时候长得帅,

被说过又像元彬,

又像木村拓哉,

又像刘亚仁的尹昉;

是在舞蹈与电影之间,

越来越势不可挡的尹昉;

是在少年的脸和流逝的时间里,

越来越平衡的尹昉;

也是在严肃与幽默,拘谨与自由之间,

越来越自由切换的尹昉。

曾有人问尹昉,是否觉得自己是艺术家。他斩钉截铁地回答,是。

因为对于他来说,艺术家不是一个身份,而是对待生命的一种方式。

当我们问到他打算在这一行做多久时,尹昉说:“做到自己具有选择权后,再去寻找新的属于自己的方向。”

在这个迷雾森林中他从来都没有迷失过,不管是东南西北,他都有路可以走。

图片来自@尹昉InFun

非常感谢尹昉接受有束光的专访~

电影《路过未来》历经大象点映“百城首映礼”之后,

终于于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上线,

大家一起支持尹昉的新作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