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中途岛海战(六十二)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中途岛海战(六十二)

当时机动部队上空有零式战斗机36架,且很快就增加到42架。请师兄们稍加留意,这从侧面说明日军航母的飞行甲板仍在进行战斗机的起飞作业,而不是像渊田说的那样在定位攻击机。这些战斗机大部分聚集在“加贺”号周围,一部分正往东南方向追杀林赛机队的幸存者,原田要的小队正在爬高试图追击格雷的战斗机,它们几乎全部分布在从西北到东南的轴线上。

就在此时,梅西少校的鱼雷机中队突然从低空拍马杀入战场。与沃尔德伦、林赛不同,梅西有萨奇少校的6架野猫战斗机护航。“赤城”号上,远远瞥见攻击再次降临的增田中佐禁不住慨叹道,“这真是地狱般漫长的一天”,他肯定料不到真正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作为美国海军最有作战经验的鱼雷机驾驶员之一,梅西在“企业”号上服役时曾参加过早期的历次战斗。1942年4月17日,他调任“萨拉托加”号鱼雷机中队中队长,并与精明强干的萨奇少校在战斗机护航战术方面有过密切的研究与合作。野猫要想与零战对抗,只有飞得更高一些才能获得足够的俯冲速度。萨奇派出两架野猫在750米高度紧贴云层下方飞行,一旦遭日军截击就迅速发出警报,他自己率领其余3架野猫在1500米高度飞行,接到警报就立即俯冲下来发起进攻。区区6架战斗机保护一支鱼雷机中队,还要兼顾莱斯利的俯冲轰炸机中队,萨奇和梅西肯定都有了战死的思想准备。

在此之前,由于“约克城”号的鱼雷机中队在珊瑚海海战中遭受重大战损,“萨拉托加”号又因伤在西海岸维修,它的三个中队有幸获得了参加中途岛海战的绝佳机会,只有未能第一波出击的肖特上尉的侦察轰炸机中队原隶属于“约克城”号。战前当他们登上这艘航母时,弗莱彻一度还不太高兴,他们在战斗中的出色表现为自己赢得了应有的荣誉和尊重。

梅西机队的突然杀出立即引起了零式战斗机的高度关注。之前正在追击格雷和林赛机队幸存者的零战立即掉头冲过来应付新的威胁。“筑摩”号重巡洋舰以主炮开炮的方式发出示警,西北到东南的轴线上迅速出现了大批零式战斗机。此时在海面上,“岚”号驱逐舰并未注意到身后的那些不速之客,它在10时11分从234度航向汇入了主力舰队。

梅西立即遭遇了类似沃尔德伦和林赛的盛情接待,他的前方和左右出现了大约15到20架零战。紧要关头,萨奇率领高空的4架野猫以少敌多奋勇杀出——不知道格雷看到这一情景会有什么感受——爱德华·巴西特少尉的野猫很快被来自下方的零战击落。剩余3架野猫使出了高级动作“萨奇剪”,开始连续驱逐彼此机尾处追击的敌机,并利用俯冲和翻滚优势大偏角射击迎面而来的零战。日军对这一新战术显然极不适应,他们很难找到合适的进攻角度,有4架零战反而被接连击落。这些野猫对零战造成了史无前例的重大伤亡,击落这些可恶的入侵者为同伴复仇立即成了其余零战的首要任务。日军飞行员的一味斗狠在此处再次显现出来,他们的明智做法是留下少许零战与敌军毫无攻舰能力的野猫缠斗,将主要精力用来攻击美军的鱼雷机。

就在萨奇与日机缠斗的同时,托马斯·奇克和丹尼尔·薛地少尉的两架野猫继续掩护鱼雷机队艰难前进,后者居然还忙里偷闲击落了一架零战。但是寡不敌众,到10时20分,梅西已完全失去了战斗机的掩护,但他们也借此获得了足够的操作高度,在此过程中仅仅损失了威斯利·奥斯马斯少尉的一架鱼雷机。梅西选择的攻击目标是“飞龙”号。“苍龙”号的藤田大尉立即扑了上来,这是他今天的第三次升空。由于头天晚上太激动没有睡好,藤田早上起晚了连饭都没吃。他本想抓住飞机加油补弹的机会填填肚子,一口饭还没进口战斗警报就拉响了。他和两名队友紧急升空,他的小队是“苍龙”号唯一能立即投入战斗的飞机——藤田单枪匹马一口气干掉了4架鱼雷机。

随着零战的不断到来,之前的屠杀模式再次上演,攻击这一机队的日军战斗机达到了18到20架。日本人仍然集中攻击长机。梅西少校的飞机未能飞越由驱逐舰组成的外围防线就被击落。他的僚机驾驶员最后看见他时,中队长已爬出烈焰腾腾的座舱站在飞机残存的翼上,却由于高度太低无法跳伞,只能随飞机一同坠入大海。剩下的鱼雷机很快被撕裂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仅剩一架,第二部分也只有4架冲出了重围。

速度缓慢的鱼雷机经过漫长飞行,直到10点35分才对“飞龙”号发起了进攻。长安大尉指挥火炮猛烈开火,对来犯敌机发射出一连串曳光弹。威廉·埃斯德斯上尉一马当先,带领残余的5架飞机冲向“飞龙”号并投放了鱼雷,其中一条鱼雷因释放装置故障侧翻进海里。山口的旗舰几乎被鱼雷的航迹所包围。加来舰长猛地把航母转向右舷,结果两条鱼雷从舰首方向疾驶而过,另外两条从舰尾方向脱靶。埃斯德斯无暇观察攻击结果究竟如何,他的身边到处都是零式机。他的飞机遭受重创,但仍幸运摆脱了追击。最终上尉在“约克城”号刚好可以观察到的海面紧急迫降,晚些时候被“汉曼”号驱逐舰救起,他的机枪手因伤势过重已经阵亡。在零战和高射炮火的联合攻击下,梅西中队的12架飞机只有两架侥幸生还。

统算起来,6月4日从三艘美军航母上起飞的三个鱼雷机中队共有41架“蹂躏者”,最后仅4架返回了航母,参战的82名队员中68人阵亡,只有14人侥幸生还,三位少校中队长沃尔德伦、林赛、梅西均不在其中。血淋淋的事实证明,陈旧笨重的“蹂躏者”早已过时,应该尽早由“复仇者”来替代。可惜了三位英勇的少校和那些年轻的生命。此外,除了“蹂躏者”本身存在的问题,他们在攻击过程中也受到了日本人的重点关照。首先在于鱼雷机的攻击需要在低空进行,因此在很远距离上就已被敌人发现,日军可以从容组织狙击。其次日本人认为对舰船最有效的攻击武器是鱼雷,他们本身也最擅长鱼雷攻击,对这个战术简直着了迷,所以就会集中主要力量对付敌人的鱼雷机。

但他们的牺牲同样具有重大价值。尽管只有少数飞机完成投雷且无一命中,但所有参战者作战勇敢,视死如归,他们持续不断的无畏攻击导致南云部队整个上午都疲于奔命,尤其是零战的飞行员们承受着巨大压力,极大消耗了它们的战力,并在关键时刻分散了日军对前来实施高空攻击的美军俯冲轰炸机的注意力。对这些牺牲者的评价同样适用于来自中途岛的陆基飞机。至少在这一点上,参战的美国人都为最后的胜利作出了一定贡献。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勇猛过人的藤田大尉在冲入美机编队中心猎杀鱼雷机时被己方的高射炮火击中,他的零战瞬间起火。“飞龙”号上的长安大尉远远看见了这一幕,他认为飞行员肯定无法幸免。藤田选择了跳伞,他的零式机此时已坠落至距海面只有200米处。不过他还是在飞机坠海前的一瞬间打开了降落伞。幸亏他穿有救生衣,才得以迅速浮出水面。藤田被降落伞上的绳子缠住,挣扎了许久后才勉强脱身。

(“约克城”号鱼雷机中队中队长梅西少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