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中途岛海战(六十三)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中途岛海战(六十三)

就在梅西少校鱼雷机中队惨遭杀戮的同时,美军三个轰炸机中队的攻击已取得赫赫战果。俯冲轰炸机的攻击要选择高空,看到梅西转向北飞之后,莱斯利带领机队沿南云部队东部边缘同样转向北方,试图寻找一处逆风的最佳攻击位置。在这段时间里,莱斯利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飞机上新安装的电动投弹装置出了毛病。少校示意各机作好投弹准备,同时按下了电动开关。他这一按不打紧,那颗炸弹不但未能进入投弹位置,反倒忽忽悠悠直接掉到海里去了。另外3架飞机也出现了相同问题,4颗454公斤炸弹只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激起了四条冲天的水柱。

莱斯利只好电令其余同伴全部改用手动开关。进攻尚未发起,包括自己在内的4架飞机就自动解除了武装,少校真是说多懊丧有多懊丧。侧后的保罗·霍姆伯格少尉看到中队长为此气得狠拍自己的脑袋。虽然飞机上还有机枪,但拿机枪扫射航母那样的大家伙,和拿匕首去戳坦克没啥两样。与格雷不同的是,已经没有炸弹的莱斯利毫无退意,毅然率领机队奋勇前行。他想,日本人可不知道自己已丧失了进攻能力,他的飞机就是到敌舰上空去转悠一圈,也能分散敌人的注意力,给同伴创造更好的机会,哪怕用机枪扫射几把过过瘾也行。

莱斯利错误地认为,肖特上尉的侦察轰炸机中队就在身后。美国海军的军事准则规定,如果两支中队对两个目标同时发起攻击,率先发力的中队攻击较远的单位,后边的中队则攻击较近的目标,这样攻击就更加合理,敌人防守起来难度更大。鉴于此,莱斯利为自己选择了较远的“苍龙”号。10时15分,他发电给身后并不存在的肖特上尉,“你干左边的那艘(‘飞龙’号),我干右边那艘(‘苍龙’号),如何?我这就要开始攻击了。”未收到肖特的回音让他颇有些困惑,他不知道此刻肖特和他的机队正静静地躺在“约克城”号的甲板上生闷气呢。莱斯利认为,没有友军同时攻击其它诱人的目标实在是莫大的遗憾。不要遗憾,少校先生,你绝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兄弟们——麦克拉斯基、贝斯特、加拉赫很快也会干起来的!

10时20分,莱斯利在无线电中听到了梅西少校请求战斗机支援的狂呼,此时他已到达位于目标东北方的最佳攻击阵位,少校决定立即发起进攻。他将中队分为三个小队,开始对“苍龙”号俯冲发出致命的一击。

“苍龙”号似乎并未觉察到危机的来临,它正简单地调整向东航行,准备在10时24分放飞战斗机。这次转向使它巨大的舰体恰好与美机飞行方向平行,这对俯冲轰炸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攻击机会,可以保证投放的炸弹有最大的命中概率——鱼雷机的最佳机会则是与攻击目标垂直。当日军瞭望哨发出“敌俯冲轰炸机,注意云间空隙”时,为时已晚。一架“无畏式”从阳光中直冲出来,沿着40度仰角从右向左直扑“苍龙”号。当飞机俯冲至5000米高空时,后边500米处的另一架飞机也出现了。炮长金尾良一中佐发出了声嘶力竭的狂呼,“瞄准敌机,开火!”“苍龙”号迅速向左转舵,右舷的高射炮全部喷出了火舌。对此美国人毫不在意,轰炸机的机翼上反射着金光,以完美的俯冲姿势“无所畏惧”地冲了下来——“无畏式”果真是名副其实!

莱斯利率先驾机俯冲,可惜无弹。他只好用机枪向敌舰舰桥扫射,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机枪卡壳。少校只好在航母上空一掠而过飞向东南。这一来引领机队进攻的任务光荣地落在了霍姆伯格头上。在大致沿舰尾到舰首的方向飞行时,少尉从瞄准器中看见了甲板上那个巨大的太阳。他俯冲的时间比通常要长,到大约60米的高度才向上拉起。日舰两舷高炮齐鸣,喷射出一条条火舌,少尉感到似乎有一块弹片击中了飞机,但他的俯冲动作依然完美无缺。飞离该舰时,他看见敌军航母中弹爆炸,烈焰腾腾。舰上正在起飞的一架战斗机也被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掀入大海。

又有7架轰炸机接连俯冲投弹。副中队长德威特·沙姆韦上尉后来汇报说:“又有5颗炸弹命中目标,3颗差点中的。”这话说的稍有些过了,事实上投向“苍龙”号的9颗炸弹只有3颗命中,就这已经够日本人受的了。莱斯利中队携带的都是454公斤重磅炸弹,三颗炸弹让“苍龙”号受到的损伤极大。第一颗炸弹落点距一号炮台很近,把周围的一切炸得粉碎。12米外的飞行员待命室前面的舱壁全被炸碎,熊熊火焰窜出了船舱。第二颗炸弹穿透飞行甲板中央直达机库爆炸,滚滚浓烟迅速冒了出来。第三颗炸弹击中了船尾的飞行甲板,爆炸闪出刺眼的金光,航母整个上层建筑顿时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放眼四望,金尾中佐的眼中一片血红,到处都是高炮手、地勤人员的尸体和残肢断臂,他甚至怀疑自己已是“苍龙”号唯一的幸存者。

“苍龙”号是日军参战航母中最小的一艘,结构轻巧,一旦中弹就会造成不可修复的结构损伤。它的机库分为三个防火区,美军轰炸机恰好在每个分区都投中了炸弹,这使日军在某一局部控制火势的可能性不复存在。大火笼罩了整艘航母,熊熊烈火烧得噼啪作响。舰长柳本柳作大佐站在舰桥右侧的信号台上,大声发号施令展开营救,同时恳请舰上的人要爱惜自己——这句话让老酒对柳本产生了一丝敬意,尊重生命的人至少尚未丧失理性。甲板烫得像烧红的煎锅,机库甲板的门被烧得熔化卷曲起来,活着的人都逃上了甲板。锚机甲板成了临时露天医院,医生和卫生兵像机器人一样忙碌着,冒着呛人的烟雾给重伤号打针、包扎止血。已经注定要死的被搁置一边,先抢救尚有一线希望的。前甲板上聚集了大批水兵。一声剧烈的诱发爆炸将许多人掀进了海里,其中也包括金尾中佐。他本能地伸手抓住了一根绳子,却未能阻止身体继续下滑,最终“噗通”一声掉进了海里。到这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只会打炮不会游泳,于是只好紧紧抓住绳子呆在那里,连绳子另一端是系在哪里都不知道。

最后4架美机没有继续向“苍龙”号投弹,避免了在珊瑚海海战时向“祥凤”号尸体继续捅刀子的浪费现象。埃尔德、库纳两位少尉看到战友们的攻击卓有成效,那艘接连中弹的航母已在劫难逃,就想在“一艘担任快速救援的轻巡洋舰”身上试试运气。他们声称有“一颗炸弹近距离脱靶,一颗击中尾部甲板”。实际上那是航母的护卫驱逐舰“矶风”号,且只有一颗炸弹差点儿命中,落在了“矶风”号的舰尾之外。怀斯曼上尉和巴特勒少尉对一艘他们认为是战列舰的更大舰只发动了攻击,并说“有一颗炸弹命中了舰尾,还有一颗近距离脱靶”,事实上这两颗炸弹也未命中。和那四艘航母相反,这一天南云的护航舰只似乎运气都特别好。

(美军“无畏式”俯冲轰炸机投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