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我们的未来,属于北上广深吗?

原标题:我们的未来,属于北上广深吗?

不久前,第71届戛纳公布了入围名单,影迷们再次沸腾了。

最引人关注的,是贾科长的新片《江湖儿女》,带着老婆赵涛又一次杀入了主竞赛。

此外,还有毕赣的新片《地球最后的夜晚》,王兵的纪录片《死魂灵》也入选电影节。

不过在今年的盛况外,很多人没注意到,去年戛纳的一部华语片,也恰巧在最近上映。

《路过未来》

不但入围入70届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还是当中有且唯一一部的华语片。

和大部分走入戛纳的电影相比,《路过未来》成本不高,演员不大牌,导演也没啥名气,它究竟有啥过人之处受到戛纳青睐?

小盾抱着疑惑参加了首映,却在看完后,立即理解了评委为何会选择它。

《路过未来》首先带给人的印象,是刻入骨髓的现实主义。

大量定焦长镜头,去戏剧化的故事与表演,又不断跳出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事件。

看似平淡的故事下充满不安和压抑,也正如许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生活状态。

这几年国内电影市场蓬勃发展,商业巨像的一个接一个,20亿,30亿,一次高过一次的数字令人麻木。

但与之相对的,我们似乎却再难见到十几年前,像《小武》《秋菊打官司》那样贴近生活的优秀的现实主义文艺片。

《秋菊打官司》剧照

在追求“国际化”的过程中,部分电影仿佛丢了本心。

幸好,我们依然拥有赤诚着的青年导演们,李睿珺便是当中一位。

他的名气还不大,但是电影已不少,之前的《老驴头》,《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都是有口皆碑的作品。

如果你看过他的电影,一定会惊讶,这个刚过三十的年轻导演,居然拥有如此强烈的个人风格,和像是怎么诉说不尽的关怀。

这次他离开了农村,将视角投射向了当今中国城市最常见又最容易被忽略的人群:来自底层的异乡人。

笼罩在光芒下,各种宏大又冰冷的建筑中栖息着的,被遗忘的大多数。

女主耀婷,也是他们的一份子。

她是一名深圳二代移民,父母来自甘肃,几十年却并没有混出什么名堂,一家四口至今租住在铁道旁狭小的小屋里。

耀婷自己也混的不好,学历不高的她只能在工厂打工,因为制造业不景气,还动不动停薪休假。

但她始终有一个坚定的念头,她会留下。

电影其次让我惊喜的,是对“异乡人”拥有着真正深切的认识,从各种角度丰满的塑造了人物形象。

拍穷人的电影很多,文艺片更多,但有太多电影,仅仅是虚伪的消费底层形象,或像隔了层纱似的俯视他们。

当然那也是种关切,却像大象怜悯蚂蚁,高高在上又冷漠抽离。

李睿珺显示的态度,则是平视与了解,镜头跟踪角色们的生活,不止记录他们的艰苦,同样记录他们的娱乐和欢笑。

他们会去KTV唱歌,会去夜宵摊吃小龙虾,他们是城市里被某些人瞧不起的蝼蚁,但也有着自己的精神世界与享乐。

形形色色,又鲜活生动,几个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就像楼下那条巷子会发生的故事。

这是一部体现‘异乡人’艰难处境的电影,却没有为了引得观众同情,刻意将角色朝脸谱化的方向塑造。

贪婪的小混混新民,靠招揽陌生人做高度危险的试药赚钱。耀婷的室友李倩家境贫寒,却把每个月赚的钱都拿来整容与买化妆品。

看到这样的情节,观众会忍俊不禁一笑,可在笑过之后更是心酸,他们的卑劣,价值观歪曲,其实和耀婷的隐忍一样,都是阶级对自我不可磨灭的影响。

导演以不偏不倚的语调,平和却精准的刻画了他们。

但《路过未来》野心并不尽于此,除了描绘打工者的生活,它还深入了它们的心理状况,揭露他们心中最大的不安:无处安放的归属。

和绝大多数深圳的打工者一样,耀婷有着“双重身份”。

一方面,她是甘肃人,她的父母都来自甘肃,她的户口也在甘肃。

但在心理上,她觉得自己更像深圳人,深圳才是她的记忆和经历,也是她不愿离开的生活。

但一个意外打破了耀婷生活的平衡,因为年纪大了,父母在同一时间被公司双双辞退。

面对突如其来的厄运,两人深思熟虑,最终决定离开深圳,带着女儿回到甘肃老家。

然而回到甘肃后,一家人的生活也并不如意。

老房子破破烂烂,成了别人的羊圈。

想靠种地过活,却发现家里的土地早已因政策变为他人所有。

那给别人打工吧,却又因为腿脚不灵便弄伤了自己,两人再次被辞退。

更糟的是,耀婷在这完全没有家的感觉。

一草一木都不是熟悉的景色,说是家乡,却全然陌生。

于是她决定回到深圳,继续拼搏,要买下一套房子将全家人接回去。

李睿珺《老驴头》剧照

寻找死亡的老人,寻找父母的孩童,“我归何处”,是李睿珺电影里不变的主题,也同样延伸至《路过未来》。

从异乡而来,寻找未来的年轻人们,他们的未来,又能通向哪一个目的地?

电影给出的答案相当残忍,对大多数人来说,目的地根本不存在,因为他们和自己的未来,只是路过。对于心中的理想生活,他们只是匆匆过客。

他们的结局,就如同电影开始耀婷的父母,在大城市辛苦打拼几十年,初来的希冀与热情,只是一次次得到钢铁般冰冷的回应。

他们真的在深圳就无法生活下去了吗?我不这么认为。只是他们终于被没有变化的机械生活所磨灭了信心,所谓“老天的意志”,也只是自我安慰的借口。

最终在某个日子,他们决定离开这里,返归原处。而城市对此一无所知,正忙着吞噬新一波闯入它怀中的人。

其实,又岂止他们。在你我之间,又有几个人最终不是“路过未来”,不是过客?

我们作为渺小的异乡人,都希望在庞大的城市中扎根,遇见属于自己的未来,

但残酷的是,遇见未来的永远只是有少数,那些大多人,也许比我们目之所及还要庞大的太多人,他们只能通向未来的道路上折戟沉沙,奔向他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